第60章 你应该……很累吧?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2019字
  • 2022-05-19 19:11:22

回到府上的时候,陈怀瑾感觉身体有若千钧之重,脚上仿佛灌了铅。

先前帮皇帝疗伤,耗费了大量真气,伤势就要加重的趋势。

今晚更是疲于奔波,算于心机,种种加起来,体内伤势几乎快要到爆发的边缘。

陈怀瑾拖着脚步,艰难地往房中走去,忽然听见耳旁传来一道惊疑不定的声音。

“陈怀瑾,你……没事吧?”

扭头看去,一袭蓝色缎裙的蓝虞兮,站在不远处,眼神担忧地望着他。

陈怀瑾深吸口气,勉强扯起一抹笑意:“未来娘子,你怎么来了?”

蓝虞兮本来还满心担忧,听见这调戏般的话语,忍不住气道:“陈怀瑾,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陈怀瑾慢悠悠地走到她跟前,居高临下道:“我要是个老老实实的读书人,你兴许正眼都瞧不上我吧?”

“你……你就算现在这样,我也瞧不上!”

陈怀瑾笑了两声,动作忽然一顿,站定在原地,面色阴晴不定。

不等蓝虞兮开头,他忽然脚步一软,整个人直接挂在了她身上。

“你,你要干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你别乱来啊!”

蓝虞兮顿时紧张起来,双手死死地抓着身侧的裙摆,俏脸上满是红霞。

浓厚的男子气息在鼻尖流淌,宛如厚重的棉被,将她牢牢地包裹在其中。

耳旁,嘶哑的声音响起:“我怀里有个瓷瓶,把它拿出来,给我喂下去。”

蓝虞兮闻言,连忙伸手在他怀中摸索。

薄薄的衣衫,清晰地将身躯的轮廓勾勒出来,蓝虞兮此生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男子的身体,脸颊仿佛要烧起来似的。

半晌,终于把瓷瓶给摸了出来,里头只剩下一颗药丸,她连忙塞进陈怀瑾嘴里。

吞下药丸后,陈怀瑾脸色稍缓,深吸口气:“再帮我个忙……扶我回房里。”

说罢,便再没了声息。

蓝虞兮瞪大了眼睛,左右张望,却是没能看见仆役。

又不想让外人看见自己和陈怀瑾这么亲密地搂在一起,只能咬牙扛起陈怀瑾,往院内走去。

“喂,你倒是说你房间在哪儿啊!”

“直走……看见亭子左转。”

在陈怀瑾断断续续地指挥下,蓝虞兮以娇弱的身躯,硬生生将陈怀瑾扛回了房间。

床榻上,陈怀瑾盘膝而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蓝虞兮撑着下巴坐在一旁,仔细打量着这个光凭容貌,足以称之为长安第一的男子,心情复杂。

她今晚本是因为父亲连日没有着家,得知一直与陈国公在一起,所以上门拜访了解些消息。

结果陈国公没碰上,反倒是遇上了这个讨厌的家伙。

按照她的性格,本该直接拂袖而走才是,但看到陈怀瑾那副虚弱的模样,终究还是于心不忍。

“蓝虞兮啊蓝虞兮……你怎么就这么心软!”蓝虞兮用力敲了敲脑袋,满脸郁闷。

忽然,戏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再敲就傻了,我可不会娶一个傻子过门。”

床榻上,陈怀瑾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俨然一副看好戏的神情,先前的虚弱仿佛从未存在。

蓝虞兮觉得自己被耍了,顿时气急道:“你刚才都是装的?”

“当然不是,刚才我差点就死了。”陈怀瑾笑道。

事实上,他没想到毒医居然在千秋风月散里下毒,而且引爆的导火索是因为自己曾经服用过鬼医的药。

想来这毒主要还是针对着鬼医去了,只是毒医算错了情况,自己算是倒霉被波及到。

如果不是蓝虞兮帮忙拿药,刚才那情形自己估摸着真就直接没了。

“我才不信你!”

蓝虞兮蹬蹬上前几步,站在床榻旁,满面怒色;“快告诉我,我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蓝大学士正和我爹在一块呢,一顿能吃三碗饭,身体好得很。”陈怀瑾半靠在床边,“至于在忙什么呢……就不方便告诉你了。”

“爱说不说!”

蓝虞兮得知父亲的消息,便准备离去,然而刚走出去,忽然感觉手腕被人拽住,身形陡然一晃跌倒在床榻上。

紧接着,沉重的身躯压了过来,耳畔回荡着嘶哑的声音:“累了,睡吧。”

劲风拂过,烛火熄灭。

黑暗中,只能听见粗重的呼吸声,还有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蓝虞兮整个人都懵掉了,自己在干什么?

居然和一个男子同床共枕?

这要是传出去,名声可就全都毁了!

奈何陈怀瑾环住她的手格外有力,压根推不开。

正当她准备一耳光把陈怀瑾扇醒的时候,透过窗外照进来的月色,隐约看见一道狰狞的伤口,在身旁人的胸膛出若隐若现。

她愣了愣,小心翼翼地捻起衣襟,入目尽是狰狞的伤痕。

密密麻麻,从胸膛处往下,攀附满身。

蓝虞兮惊得一下捂住嘴巴,脑海中回荡着陈怀瑾过去说的话。

难道,他真是人屠将军?

看着那些恐怖至极的伤痕,目光落在近在咫尺的人脸上,眉眼间似乎满是倦意。

蓝虞兮犹豫了一下,伸手轻轻环住陈怀瑾。

“你应该……很累吧。”

轻柔的声音如清风,在屋内盘绕了两圈,随风而去。

一夜无眠,第二天她醒来,发现陈怀瑾早已离去,吓得连忙检查一番。

确定自己没事,这才松了口气,碍手碍脚的离开房间。

……

朝堂上。

陈怀瑾将昨夜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述出来,直接引爆了整座朝堂。

文武百官再度大吵特吵,加上有陈怀瑾动手在前,不少武将都跃跃欲试,颇有准备当庭痛殴文官的打算。

昨夜长安城内多处走水,加上被捉拿到的刺客,后来又在绣冬住处搜出了千秋风月散。

几乎可以确定钟百奎是被陷害的。

但问题就在于,钟百奎与燕贵人之间是确确实实发生了关系。

此事便成了如何处置钟百奎的最大争议。

“此人侵害燕贵人是事实,断然不可轻饶!”

又是于成!

众人看他的眼光,充满了敬佩。

御史干到他这地步,真是没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