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荀贵妃遇刺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2033字
  • 2022-05-18 20:08:48

“他叫小春子,今年刚入的宫。”一旁,韩虎翻看着手中的资料,在陈怀瑾耳边低语。

陈怀瑾嗤笑一声:“难怪看着刚才身手最差,自尽的动作都要慢一步。”

小春子咬着嘴唇,眼底满是惧意,全靠着一口气撑着没有倒下。

“小,小的什么都不知道,今晚只是被宫里的前辈,带着出的宫……”

说话的时候,他几乎不敢抬头。

陈怀瑾上前一步,掐住他的下颌,强迫着抬头看向自己。

自己则是伸手接过一个水漏,放在旁侧,声音嘶哑道:“水漏十下,说不出,一只手。”

小春子身子一颤,眼底泪水跟着就要涌出来。

“哭?哭也算时间的。”

陈怀瑾说完,便站直身子,将长刀架在他的手上。

滴答,滴答……

水滴的声音清晰可闻,时间仿佛都变得缓慢起来。

“十。”

陈怀瑾说了一声,猛地挥刀。

小春子猛地抬头,目眦欲裂,撕心裂肺地吼道:“我说!我全都说!”

对于一个年轻人而言,变成残废远比死更可怕。

尤其是在他并没有对幕后操控者,建立起足够畏惧的时候。

刀刃堪堪停在距离手腕一寸的地方,陈怀瑾冲着他咧嘴一笑,忽然长刀微挪,移到手指头上,猛地砍下。

“啊!”

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一根手指随着鲜血飞溅,掉落在地。

陈怀瑾随手将长刀扔回架子,轻飘飘地说道:“慢了。”

钻心的疼痛弥漫全身,小春子几乎要缩成一个虫蛹,但还是死死地咬着牙不肯出声。

两侧的狱卒看得一阵心惊肉跳,陈怀瑾的手段并不怎么血腥,他们在牢里还见过更残忍的手段。

别的不说,光是站在旁边那位年轻的少卿大人,审问犯人的手段可以说是层出不穷。

当初就有传闻,说犯人被袁千刃给虐杀至死,死的时候身上没有一寸好的地方,整个人就跟一坨烂肉,完全想象不出来究竟遭遇了怎样的酷刑。

而陈怀瑾则是另一个极端,他的手段很简单,然而那一瞬间所爆发出的杀意,却是举世罕见般的强烈。

宛如面对尸山血海,无穷无尽的刺骨冰寒将人淹没,瞬间摧毁人的意志。

饶是你再如何铁骨铮铮,面对这种出声不对立刻就死的杀意,也会生出畏惧。

在他身上,你完全感受不到自己像是个活人,只会觉得自己仿佛待宰的猪狗,毫无尊严可言。

“说,谁派你来的?!”陈怀瑾又问了一遍。

小春子满脸肉疼之色,抬头看向他:“大人……小的说了,能保住一条命吗?”

哧啦!

话音刚落,又是一根手指飞落,只不过这一次是被硬生生扯下来的!

剧烈的痛楚瞬间将小春子淹没,他眼睛几乎要瞪出眼眶,脖子上血管暴起,喉咙里发出无意义的“嗬嗬”声。

陈怀瑾抬手伸出食指,轻轻点在他的额头,神情漠然:“问什么,说什么,再有废话,死。”

小春子艰难地点头,几乎要把牙齿咬碎了,喘着气道:“小的自幼被……人给收养,送入宫中……平日里不会有命令。”

“这次……是上头的人下令让我们行动,如果小的不依言行事,必定会死。”

又是上头的人?

陈怀瑾面色不变:“上头的人是谁?”

“小的不知……小的从未见过更上面的人,就连这次一起来的人,小的也是第一次见。”

“你们怎么联系?”

“纸条,刻字,画像……总之只要能传递信息的东西都会随时出现,看见标识我们就能明白,那是给我们下的命令。”

眼见陈怀瑾不说话了,小春子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低声道:“小的猜测……宫中应该有一位负责传递消息的人,不然我们是没有办法在同一时间收到这些消息的。”

陈怀瑾挑了挑眉,有些意外这个小家伙,还挺有想法。

“行,把他带下去疗伤吧。”

几名禁军上前,将小春子给带走,同时又押了另一人前来。

面容刚一显露,他就感觉身旁钟百奎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瓮声瓮气道:“大人……那一夜,就是此人诱属下入的宫!”

“她?”

不等陈怀瑾询问,袁千刃便抢先一步道:“此人应该是储秀宫的宫女。”

“你认识啊?”陈怀瑾问道。

袁千刃摇头:“不认识,但我手中有各宫妃嫔及其麾下的宫女,此人名绣冬,是储秀宫荀贵妃最亲信的近侍宫女。”

被叫破身份,绣冬眼底掠过一抹慌乱,徒劳地挣扎着。

陈怀瑾摸了摸下巴,眯起眼睛,凑近她:“王贵妃是你的上线?”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绣冬咬牙道:“我只是看不惯这等欺男霸女的混蛋!所以才来刺杀!”

“你这谎撒得可真没水准。”陈怀瑾啧啧感慨,正准备汇报上去,就看见韩虎急急忙忙地跑进来。

“陈大人,宫中出事了!”

陈怀瑾与袁千刃对视一眼,飞快地往外跑去。

至于此地,让韩虎守着便好。

……

储秀宫。

两人此时正在殿门外,皇帝先一步进了殿,正在院子里等着。

陈怀瑾施了一礼,皱眉问道:“陛下,荀贵妃遇刺了?”

皇帝点了点头,凝重的神情中带着一抹愠怒:“这些刺客简直胆大包天!朕绝不会轻饶了他们!”

一名太医从殿内退出,毕恭毕敬道:“陛下,荀贵妃只是受了些皮肉伤,失血过多而已,安心调养半月,自然无碍。”

闻言,皇帝神色稍霁。

荀贵妃乃是他最宠爱的贵妃,自然不希望对方出什么事。

唯有陈怀瑾皱着眉头,心中思绪不定。

刚刚查出来点眉目,荀贵妃紧跟着就遇刺。

杀人灭口?

亦或者是……苦肉计?

最关键的是这位荀贵妃的身份不简单,是当朝英朝候的女儿。

而英朝候与戴望舒走得极近,双方在朝堂上一向共进退。

眼下这种情况,让他很难不将此事与戴望舒联系在一起。

“哎……大楚啊,你就不能安稳一点吗?”

陈怀瑾凝望着月色,幽幽感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