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臣一向好脾气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2027字
  • 2022-05-17 20:02:49

当朝新晋拔胡左将军,强抢贵人行不轨之事,说出去足以引起朝堂震动。

这可是皇室的丑闻!

“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陈怀瑾大刀金马坐下,身上不自觉地生出一股杀气。

钟百奎已经穿好了衣服,闻言连忙跪下,急声道:“属下也不知,昨夜属下回皇陵路上,见有可疑之人跟踪,于是追了出去,谁知这一追就到了景阳宫,然后臣就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景阳宫?”陈怀瑾顿时皱起了眉头。

景阳宫乃是后宫七十二宫之中的冷宫,不受待见的妃嫔贵人大多居住在此,紧邻西宫门,距离宫外只有一线之隔。

冷宫平日罕有人至,此地宫门看守不严,只有寥寥数个侍卫负责看守。

且不谈钟百奎不是那种见色起意的人,光是能从皇宫中把人带出来,还没有被人察觉,这就很蹊跷了。

“先在这儿待着,没有我的命令不准离去。”

陈怀瑾撂下这句话,匆匆离去,准备调查昨夜的具体情况。

然而不等他赶赴皇宫,钟百奎淫乱皇帝后宫的消息便已经传了个漫天飞,拦都拦不住。

“怎么回事?”

陈怀瑾唤来韩虎,面色严肃:“不是让你封锁皇陵的消息吗?”

韩虎满脸惶恐,直接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大人,属下已经将所有接触过此事的人全都监视起来了,绝对没有人能往外传消息啊!”

陈怀瑾沉默良久,半晌喃喃道:“既然不是内部人传出去的消息……那就是外面的人传的。”

此事,必然是有人暗中运作。

就如同前两次的刺杀与中毒一般,似乎隐藏在幕后那人开始将矛头对准了自己。

钟百奎刚刚得封左将军之位,声势滔天,紧接着就遇上这档子事。

所谓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一旦被罪名确凿,几乎可以预见,钟百奎此生绝对不会有翻身的机会。

国法与民心,两座大山会将他压得死死的,连带着自己也会遭受到批判,毕竟人是自己推荐上位的。

不管皇帝如何看重自己,也没有办法在这种事情上力保。

归根结底,被戴绿帽子的是皇帝,这时候还要力保,让天下人如何看这位万民之主?

“你立刻去查,昨夜经过西门,不管什么身份统统带回去问话,有问题让他们说有我扛着。”

“在军中询问昨夜与钟百奎同行的将领,我要搞清楚整件事的前因后果,一点细节都不准漏。”

陈怀瑾面色冷肃,身周杀意凛然,宛如尸山血海。

“我倒要看看,是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往我头上泼脏水!”

……

早朝,太和殿。

因为钟百奎的事情,文武百官还未等到皇帝到来,便吵翻天了!

文官御史对其破口大骂,称其为不知廉耻,辜负陛下信任的乱臣贼子。

武官这边鲜少有能反驳出声的,个个面色铁青,毕竟是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搞出来的乱子。

直到皇帝驾临,嘈杂这才缓缓平息。

朝会刚一开始,一名御史站了出来。

“陛下,今日所传关于钟百奎的丑闻,可否属实?”

“若是属实,此人实乃是道德败坏,丧心病狂之贼子,定当将其满门抄斩!”

“若无此事,还请陛下让钟将军亲自前来澄清,以正朝堂之风!”

开口的人叫于成,乃是酸腐中的代表,为人倒是一身正气,但就是太重规矩,出口就得罪人。

见有人出头,其余的御史跟磕了药似的,纷纷站出来仗义执言。

“臣以为,于大人所言极是!”

“此事关于皇家威严,应当严肃处理!”

“此等乱臣贼子,根本没有资格担任拔胡左将军一职责!”

话语掷地有声,人人心怀正义。

昨日主动推举钟百奎为拔胡左将军的戴望舒,此刻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站在最前方面无表情。

眼前众人越发热烈,于成似乎激动起来,怒声道:“听闻此人乃是少国公所推举,若是查证,少国公应当给出个交代!”

陈怀瑾瞟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那于大人以为,下官应该怎么给你这个交代?”

“下官以为,应当立刻罢免钟将军之职,进行调查,陈大人应当自检其身,这巡查御史之职暂时不便继续担任了。”

“而且此事涉及后宫,自当该严查后宫之政,臣听闻这些日子陈贵妃在后宫之中,多有跋扈之举,当年燕贵人入宫时便受其欺凌,难保此事没有其牵涉其中。”

“陈大人与陈贵妃入宫前乃义姐弟关系,此事干系甚大,臣以为当严查国公一门,以清正其名。”

众人看向于成的眼神都变了,这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查钟百奎就查,把陈怀瑾拖进来也罢,可为什么还要把当今皇帝最受宠的后妃,陈怀瑾的义姐牵扯进来?

戴望舒波澜不惊的面色此时也动了,嘴角微微抽搐。

他确实是找了御史台的人,要在朝堂上进谏,可他没有让人这么说啊!

这家伙找茬都找得这么明目张胆,这不是自寻死路?

下一刻,众人看见陈怀瑾慢慢抽出双手。

啪!

他一耳光扇在于成脸上,随即抬脚将其踹倒在地,跨腿起了上去,怒声喝骂。

“老东西,真是给你脸不要脸!”

“我义姐与此事又有何关系?”

“竟然如此出口污蔑,我今天就打死你这个老匹夫!”

砰!砰!砰!

拳拳到肉的声音,听得众人心惊肉跳。

龟龟,这就是长安城第一纨绔的脾气吗?

竟然当庭殴打朝廷命官!

偏生皇帝没有阻止,只是默默地看着这一幕发生,周围想上去劝架的官员,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都默默地退了回去。

不少武官倒是神情激动,且不谈钟百奎是不是污蔑,今日上朝这些御史说了好些关于武将难听的话,他们早就不爽了。

打,用力打!

过了好一会儿,陈怀瑾似乎是累了,这才直起身子,掸了掸袖子,拱手躬身。

“陛下,臣一向是好脾气的人,方才只是一时失态,还请陛下赎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