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惊天丑闻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2003字
  • 2022-05-16 19:45:11

是夜,皇帝为钟百奎特意设立的接风宴。

宴会上,向钟百奎道贺的官员络绎不绝,言语间颇有些讨好的意味。

酒过三巡,众人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说这些体己话。

陈怀瑾则是与钟百奎回到府上,于御书房中密谈。

随行而来的,还有曾经的山大王,现在的天衡营主将韩虎。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钟百奎一进书房,蹭地就跪下了。

“多谢陈大人知遇之人!”

韩虎紧跟着跪在旁边,毕恭毕敬。

陈怀瑾摆了摆手,笑道:“都起来吧,让别人看见,当朝左将军向我下跪,别人还以为我造反呢。”

两人连忙起身,各自拘谨地站在一旁,陈怀瑾招手示意两人坐下。

攀谈一番后,钟百奎面带震惊:“属下不过带兵外出半月,朝中竟然发生如此多大事。”

紧接着,他面容一肃,浑身杀气四溢:“居然有人敢刺杀陈大人!该当千刀万剐!”

“别担心,这些霄小还杀不了我。”

陈怀瑾淡笑道;“你们两人如今也算得上是朝中重臣,如今你手掌三营兵马,那戴望舒纵然身为五军都督府大都督,也不敢轻举妄动。”

所谓掌天下权,无非就是文武两道。

文能控天下文人悠悠之口,武能掌百万大军之动向,称之为权。

皇帝想要重新掌握朝政,自然只能从这两方面下功夫。

“陈大人请放心,我等一定会全力以赴。”

两人都是陈怀瑾的心腹,早已明了目前的局势。

如今陈怀瑾便代表着圣上,与国舅一系抗衡。

就兵权这一方面,陈家一系算是占了一层优势,靠着实打实的军功,拿到拔胡左将军这个实权将军职位。

“今日朝堂上戴望舒居然会主动提出立你为拔胡左将军,有些出乎我的意料。”陈怀瑾把玩着扇子,皱眉道,“不出意外,此人接下来恐怕会有动作,你且小心防范着。”

钟百奎不过是个边军起来的将军,带兵打仗的才能还算不错,但要论起朝堂阴谋,和戴望舒相比,那就差了十万八千里。

真要是戴望舒全力出手,钟百奎断然挡不住,声名狼藉都是轻的,说不准还要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属下明白,属下行事自当小心谨慎。”钟百奎抱拳低声道。

与此同时,长安城内的某处角落。

孤月老树,阴云遮天,黯淡无光。

两名女子站立在墙角,低声交谈。

“我会将你送入皇陵,至于该如何去做,你心里应当知晓。”左侧女子低语道。

右侧的女子声音清冷:“不用你说,我明白。”

说罢,转身便欲离开。

左侧那名女子忽然饶有兴致地开口道:“我能知道,你为何那么恨他吗?”

半晌,一道满是怨毒的声音传来。

“若你全家被害,自己还只能被送入宫中,当那命不由己的妃嫔,你会不恨吗?”

说罢,她转身便走,没有丝毫停留。

驻足原地的女子闻言,红唇微扬,随即也转身离去。

翌日。

陈怀瑾刚刚起床,准备去看看自己的三个学生如何,却见韩虎匆匆忙忙地闯入府门。

“大人!出事了!”

他满面慌张,扑腾一下跪在陈怀瑾面前,用力磕头:“大人!还请您救救钟将军!”

“出什么事了?”陈怀瑾眉头紧皱,拉着他到了书房,避开四方视野。

“这,这……”

韩虎一副难以启齿的神情,半晌凑到他耳边,低语一句。

顿时,陈怀瑾瞪大了眼睛,如遭雷击,差点一巴掌把桌子拍碎。

“你立即带人将皇陵封了,我现在便进宫面圣。”

两人动作迅速,分头行动。

陈怀瑾匆忙入宫,皇帝却早已在御书房等候。

见状,陈怀瑾放慢脚步,躬身道:“臣,参见陛下。”

皇帝端坐在书桌前,神情淡然:“他们想把朕当蠢货,未免也太过天真了。”

听闻此言,陈怀瑾顿时松了口气,紧接着又保证道:“还请陛下让臣查清此事,臣定会给陛下一个交代。”

“好,那就由你去查此事,但如果查不清,朕也保不住他。”皇帝长叹口气,放下手中的毛笔,眉眼间是说不出的疲倦,“你应该明白,朕……很难。”

能让一位手掌天下的帝王,说出这般示弱的话,足见他对陈怀瑾的信任。

拿着皇帝颁下的圣旨,陈怀瑾脚步不停,面上难得出现愠怒之色。

出了宫,登上马车,一道幽暗的影子从暗中浮出。

“立刻清查昨夜赴宴的官员,还有宫中妃嫔的行踪。”陈怀瑾低声道。

“是!”

影子出现到离去不过数息,陈怀瑾闭上眼睛,又缓缓睁开,眼底掠过一抹戾气。

“他妈的,动土到我的人身上,不想活了!”

马车一路疾驰,很快便到了皇陵所在。

皇陵分前后,前为兵户所住之地,可以说是一个县城,其后的漫山便为皇陵。

只不过因为驻军数量庞大,县城规模不小,比起一州府也不遑多让。

陈怀瑾下了马车,铁青着脸色来到左将军,也就是钟百奎的住处。

推门进去,屋中一男一女。

浑身赤裸,不着片缕。

男的便是钟百奎,此时他满面愧色,眼神慌乱,见陈怀瑾到了,连衣服都顾不得穿,直接跪拜在地。

“大人!”

陈怀瑾扫了他一眼,捡起衣服扔了过去:“把衣服穿上。”

钟百奎手忙脚乱地接过,飞快地往身上逃去。

那名女子则是泪眼婆娑,眼眶通红,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

一见陈怀瑾来了,顿时泪如雨下。

“御史大人,您可要给奴家做主呀……奴家昨夜不过夜行外出,便被这贼人盯上,强行掳回院内……行了那轻薄之事……”

说着,便要扯着衣裳直接去上吊。

陈怀瑾听得脑子疼,招手唤来两名侍卫,让他们将两人分离开来。

若是其他女子,此事倒也好处理,大不了出钱安抚。

可偏偏,这名女子的身份不简单。

她可是当朝皇帝的后宫之一。

燕令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