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一步登天!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1996字
  • 2022-05-16 19:44:49

“等等,你们不会在我房间外头听了一晚吧?”陈怀瑾眯起眼睛,身上陡然流露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裴子方直起身子,慌乱地摆手:“不不不,我等只是在这里等了恩师半个时辰罢了,没有恩师想的那么久。”

陈怀瑾让三儿给自己拖了张椅子,坐上去端起茶碗,翘着脚优哉游哉道:“说罢,找为师何事?”

三人互相看了看,眼中发狠,似乎是下定了决心,齐声说道:“恳请恩师让我等自学!”

陈怀瑾“噗”地一口将刚喝下去的茶水喷了出去,目光不善地盯着几人:“你们这是……看不起为师的授业?”

“我,我等断然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们什么意思?”

“……”

裴子方都快哭了。

他们也不想这样,但前两天陈怀瑾教他们读书,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寒门欲成贵子,当揭竿而起,差点把他们当场给吓死。

而在陈怀瑾入宫这些日子,他们分别找了相熟的同窗了解自家恩师的过往作为,听得那叫一个触目惊心。

别说什么德才兼备的大德,就算是当成普通人看也不够格啊!

奈何已经拜入门下,若是改换门庭,即便恩师是陈怀瑾这种人,也会被天下读书人嗤笑。

无奈之下,他们只好狠下心,恳请陈怀瑾让他们自学。

至少不用遭受这名纨绔子弟的狗屁学说荼毒,这已经是他们最后的指望了。

末了,陈怀瑾喝了口茶,慢悠悠道:“看来为师今日是要给你们露上一手了。”

说着,豁然起身,唤来家仆,直接在院内摆上书案笔墨,要在院内教导三人。

这个年代的八股,相当恶心人。

尤其是近两年出题,大部分都是所谓的截搭题。

比如“皆雅言也,叶公问孔子于子路”。

前后句分别取自两篇毫无干系的文章上下句,两者之间根本毫无联系。

打个比方就是,原话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和“八百标兵奔北坡。”

出题人改成了床前明月光,八百标兵奔北坡。

考生不但要迅速想到原文的内容,还要考究出两者之间的联系,做出一篇符合制式的八股文。

饶是陈怀瑾来自应试的世界,也不得不感慨出题下贱到如此地步,简直该死!

当初穿越过来后,他发现大楚的考题和以前世界的某朝代题目基本一模一样。

为了谨慎起见,陈怀瑾还是将自己记忆中五花八门的考题全都默写下来,交给三名秀才做。

最简单的办法,最极致的效果。

应对八股,题海战术便是最有效的方法。

三名秀才看着眼前几乎摞成山的考题,感觉眼前一阵发黑。

“加油,为师看好你们。”

陈怀瑾笑眯眯地鼓励了一句,随即悠哉悠哉地走开了。

接下来的几天,裴子方等人做题做得简直想死。

清晨起来就是题,晚上睡觉前也是题,说是试题农奴都不为过。

而朝堂上,接连出现了几件大事。

皇帝因为白景慕逼宫一事,雷霆震怒,直接裁撤了三千营的大部分将领,将不少中坚将领全部换成了陈家一系下的人。

同时将此前被刺杀一事重新提上案前,清缴江湖草莽,让兵部尚书刘勇加快进度,抓紧武选开展。

一时间,整个长安城风起云涌。

如今楚汉摩擦稍定,疆场上暂无建功立业之处,而这武选便是那些武夫出人头地的机会。

虽说一次刺杀,一次逼宫显得危机四伏,但同样帮助皇帝抓回了不少权柄在手上。

至少如今三千营与皇宫金吾卫的大权,已然都在手中。

而陈怀瑾对一件事,始终放不下。

当时在大兴县查处的那个李承德,直到今天自己也没有查到韩虎背后究竟站着谁。

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和能量,可以悄无声息在长安城外如此放肆地培养势力。

不过眼下韩虎已经被自己丢给了钟百奎,前往西北剿匪去了。

……

转眼,九月已过,初冬将至。

扑面而来的风,都带着些料峭的寒意。

一道振奋人心的消息,传遍整座长安。

钟百奎所带领的天枢营,仅仅以八百的伤亡,扫平了整片西北的匪徒!

虽然还有少许的流寇,但无伤大雅,成不了什么气候。

皇帝大喜,亲自出城迎接钟百奎,陈怀瑾随侍在侧。

大军穿城而过,铁甲铮铮,蹄声如雷。

百姓夹道欢迎,欢呼声众。

钟百奎一身铁甲寒霜,神情坚毅。

当然,游行一段时间后,天枢营便直接散了,只有钟百奎与几名将领入宫接受封赏。

帷幕后,皇帝威严的声音带着一抹不易察的喜意:“此次,钟将军得立大功,诸位爱卿以为当作何封赏?”

陈怀瑾没说话,反倒是戴望舒先一步开口。

“臣以为,此次剿匪乃不世之功,钟将军可封拔胡左将军,领天衡,天玑,天权三营,护卫皇都。”

陈怀瑾闻言,顿时眯起了眼睛。

拔胡左将军乃是从四品军职,仅次于位比三公的车骑将军,得封此号说是一步登天也不为过。

这老家伙今天转性了?

身处龙椅的皇帝,显然也没意料到戴望舒居然会有此一言。

就他犹豫这么一会儿,百官纷纷响应。

“臣以为,此封号可赐。”

“钟将军劳苦功高,当有此号。”

“没错,恳请陛下赐钟将军此封号。”

天权,天玑,天权是守卫皇陵的队伍,兵强马壮,乃是当之无愧的强兵。

“既然诸位爱卿皆以为可,那便依卿等所言。”

“传朕旨意,封钟将军为拔胡左将军,统领天权,天玑,天衡三营,赐黄金千两,锦缎五百匹。”

皇帝威严的声音在殿内回荡,钟百奎强压下眼中的激动,磕头谢恩。

文武百官纷纷向钟百奎道贺,主动向他示好。

一位新晋的左将军,未来可以说是一条金光大道,直通向那万人之上的大将军之位。

陈怀瑾站在人群最后方,目光遥遥地落在戴望舒身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