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皇子逼宫!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2038字
  • 2022-05-15 21:15:46

大楚几位皇子,白景慕虽为二皇子,但寂寂无名。

既不以文治武功扬名天下,也不以仁善德行广受民心,属于高不成低不就的那种。

此时出现在宫门外,着实让徐谓大吃一惊。

“二皇子殿下,陛下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出宫门!”

白景慕生得一副好皮囊,面容俊朗,眉眼间却带着几分阴枭。

嘴唇极薄,隐隐地透出一股刻薄的意味。

“本宫乃是得知父皇龙体有恙,担心有不臣之徒行不轨之事,特来觐见护驾!”

“速速打开宫门,不得有误!”

徐谓面色严肃,目光从其身后那数千铁甲上扫过,心中泛起一阵冰凉。

这数千兵士,明显是训练有素之辈,比起自己手下的精锐金吾卫只强不弱。

带这么多精锐士卒入宫,说别人有不臣之心?

“世人皆小觑了这位殿下啊……”徐谓心中感慨。

且不谈此人能力如何,在得到消息后能够第一时间痛下决心,带人前来逼宫,寻常人断然没有这份魄力。

白景慕立于宫门下,眼中隐隐地有些急躁。

他是白天刚得到消息,确认父皇是真的已经不行了,这才匆匆忙忙带兵赶过来。

如今几位皇子中,唯有他地位是最低的,不做点什么几乎没指望能够继承大统。

虽然消息的来源有几分蹊跷,可如今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速速打开城门!”

“未得陛下之令,末将不敢从命!”

两方人马一上一下,就此僵持起来。

刀剑铮鸣,气氛越发凝重。

就在即将达到一个极点时,皇帝最亲近的秉笔太监忽然出现在城头,朗声道:“陛下有令,宣二皇子陛下入宫觐见。”

徐谓见状,二话不说就开了城门,随即悄然隐没在夜色中。

白景慕顾不得其他,带着兵士大步进入皇宫中。

入了宫后,他脚步反倒是慢了下来,一步一步走得非常仔细。

就仿佛,即将入主的狮王,在视察自己未来的领地。

飞霜殿前,陈怀瑾远远地望见这一幕,撇了撇嘴。

“难怪这二皇子会被人当枪使,看起来脑子就不太好使。”

铁甲行于宫,此景堪称大逆不道之举,可白景慕偏偏越走近心中越是火热。

不出意外,今夜过后,这天下便是他的!

如何能叫人不激动!

一行人畅通无阻,很快到了飞霜殿。

白景慕掸了掸衣袖上不存在的灰,躬身道:“儿臣参见父皇。”

皇帝虚弱的声音,从殿内传出:“深夜入宫……所为何事?”

白景慕眼中掠过一抹喜色,直接站起身便往殿内走去:“儿臣听闻父皇身体有恙,特带兵来宫中护卫,警惕不臣之辈犯上作乱!”

说着,直接大步走进殿门,迎面而来便是华贵的龙床。

帷幕背后,那道曾经威严到足以镇压天下的身影,此刻却是显得那般虚弱。

“好一个带兵护卫啊……”

皇帝似乎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没力气又再度躺下,声音中多了几许无奈,“老二,你就这样等不及吗?”

“父皇,儿臣忠心为国,断无二心。”见皇帝这般虚弱,白景慕眼中更加火热,上前两步直视那道身影,连腰背都挺直了。

“你……咳咳!咳咳!”

皇帝似乎气急攻心,用力咳嗽起来。

半晌,一抹白布垂在床旁,上面满是殷红的血迹。

白景慕见状,眼中迸溅出一抹精光,大步上前,站在龙床前不过尺许。

“依儿臣之见,父皇的身体已不适合继续处理朝政,不妨下旨让儿臣担监国之责。”

“儿臣向父皇保证,定会让我大楚,成为这天下最鼎盛之国!”

皇帝此时终于勉强坐起,声音里带着些许的讥讽:“得帝位易,坐帝位难,你就这么有信心,能执掌天下?”

然而白景慕就像是没听见那一抹讥讽,眼中的火焰烧得越发旺盛:“儿臣认为,这天下终归要亲手执掌,方可知晓如何能掌。”

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一父一子,于灯火下对视。

若是有当世名家在此,必然会激动到难以复加,当场挥毫泼墨。

用陈怀瑾的话来说,就是四个字。

世界名画!

“宫闱中禁军三千,你当真觉得自己能安稳地掌权?”皇帝淡淡地说道。

白景慕嗤笑一声:“父皇,这禁军中有多少勋贵来镀金的酒囊饭袋,您或许不清楚,但儿臣却是一清二楚。”

“三千禁军,能战之辈不过半数,敢死战者不过千。”

“儿臣手下这两千精兵,都是三千营中的好手,乃是百战之兵。”

他深吸口气,连声音都有些颤抖,激动道:“父皇,赶紧下旨吧,儿臣已在清凉山无为寺为父皇搭建了一所佛堂,日后父皇便不必忧心政务,可安享晚年。”

皇帝沉默良久,忽地发出一声轻笑:“你倒是有孝心啊……光是你对于禁军之见,朕往日就有些小觑你了。”

“为人子尽孝,乃儿臣的本分。”白景慕笑道。

“就凭你说的话,朕可饶你不死。”

皇帝忽然从床榻上坐起,翻身下床,矗立在白景慕身前。

神色虽然还有些苍白,但眼眸中神光熠熠,完全不似那将死之人。

白景慕脸色骤变,眼中掠过一抹慌乱。

紧接着,他一咬牙,厉声道:“父皇,事已至此,今日这旨意无论如何,儿臣都是要拿到手!”

“不错,你这份狠厉,让朕更加欣赏你了。”皇帝微微颔首:“若你往日也能如今日这般表现,朕或许也可考虑立你为太子。”

至于为何不立?

无他,太晚了。

白景慕双手微微颤抖,已然意识到了不妙,这次自个恐怕是真的踩了雷。

可如今骑虎难下,就算他当场跪下求饶,也躲不过一个被幽禁终生的下场。

心神电转,他猛地大喝一声:“来人!”

殿外,一片寂寥,唯有一颗人头从外面扔进来。

白景慕脸色苍白,心神震荡。

那是他带来的三千营将领,此人已死,说明两千军士已在他人掌控。

殿外,陈怀瑾甩去手上鲜血,自言自语道:“难怪你当年说自个兄弟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