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及万分之一!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2181字
  • 2022-04-21 15:54:49

陈怀瑾泡好了药浴,陈牧之从皇宫中回来了。

面色沉重,心事重重。

“爹,皇帝跟你说什么了?”

陈牧之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和蓝家女儿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

“定下来就定下来啊,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又不是咱家的爵位被削了,那才叫惨。”

陈怀瑾的话让陈牧之气不打一处来,呵斥道:“你可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年轻公子都垂涎于蓝家之女的美貌,可就是无一人去提亲?”

“知道,她是当皇后的命格。”

陈怀瑾乐道:“服了你们,一个死了十多年的老道士临终之前的昏话,你们居然信了这么多年,她要真是皇后命格,皇帝非要把她嫁给我,那我未来还能当皇帝?”

这话一出,陈牧之豁然变色,起身厉喝道:“住嘴!你这逆子,是要我陈家灭族!?”

陈怀瑾见自己便宜老爹是真上头了,悻悻道:“行了行了,我不说就是了,反正我是不在乎这个。”

陈牧之看着自己儿子吊儿郎当的样子,心头堵得慌,沉着脸说道:“我已经与蓝大学士商量好了,蓝大学士找了他多年的至交好友,如今仅存还在世的大贤明镜先生亲自教导你和蓝家小儿子,明日你去蓝府,可要恭敬一些,更不可对明镜先生有任何不敬。”

“等你学有所成,过半年,皇帝就会颁布圣旨,将你和蓝家之女的婚讯布告天下。”

陈怀瑾懒洋洋道:“皇帝把有皇后命格的蓝虞兮嫁给我,就是看重我不学无术,你们非要我去学这个学那个,咋想的?”

“我陈家就你一根独苗,皇帝如今年纪也大了,未来下一任新君登基,你觉得新君会放任你和蓝虞兮?我不提前给你安排,等新君登基之日,就是你的死期!”

陈牧之愠怒道:“若是你争气一些,表现出来一些能力,让皇帝有了顾忌,指不准这半年之后的婚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陈怀瑾错愕半晌,竖起大拇指说道:“还是你们这两头老狐狸狡猾,这权谋之术给你们玩的,厉害!”

“不过这么前怕狼后怕虎的干啥,皇帝要杀我,我就反了他。”

“你这逆子!给我滚出去!多看你一眼我都少活几天!”

……

第二日,陈怀瑾穿戴整齐,准时准点地出现在蓝家府邸门口。

看了一眼马车中亲自押送自己过来的便宜老爹那警告的眼神,陈怀瑾叹了一口气,敲敲朱红大门的门环,客客气气地说道:“国公府陈怀瑾,前来拜会蓝大学士,望通告。”

门后的小厮忙堆起笑脸,打开门说道:“原来是少国公,老爷说过了,少国公过来不必通报,直接进去就可,老爷正在后院,小的带少国公前去。”

“不错,有赏。”

陈怀瑾心情一好,随手甩出了几块碎银,乐得那小厮忙不迭地高喊少国公英明神武,帅气非凡。

跟着小厮来到后院,还没见到蓝大学士人,陈怀瑾就先被一名风度翩翩,气质不凡的青年拦住去路。

青年拦住陈怀瑾,眉宇之间多见鄙夷,傲然道:“你便是要娶我妹妹的长安城第一纨绔,陈怀瑾?”

蓝家老爷蓝庭弼身为当朝大学士,其家属子女,陈怀瑾早就了然于胸。

蓝庭弼一共三个子女,两个儿子和最小的女儿。

眼前这个,大概率就是大哥蓝致胜。

当年也是号称长安城神童的主儿,十三岁便写得一手锦绣好文章,十六岁就被皇帝破格录用,到南方担任了三年知县。

现在俨然已经是翰林院高级编修,看似是个闲差,却是镀金的好职位。

陈怀瑾听老爹说过,这蓝致胜开年之后大概率会被提拔到地方上担任一州巡抚,可谓是真正的年轻俊杰。

他和眼前这充满儒生气质的青年对峙,道:“你就是那个传说中五岁因为其他小朋友跟你妹妹牵了手就揍得人家鼻血直流的护妹狂魔蓝致胜?”

蓝致胜瞳孔一缩,冷笑道:“有点意思,很久没有人在我面前提起这个外号了。”

陈怀瑾后退一步,抬手客客气气地行了一礼,道:“妹夫陈怀瑾,见过大舅哥。”

蓝致胜冷哼一声,说道:“想做我的妹夫,你够资格?”

“蓝家世代书香门第,自我太爷爷开始,后代男丁最差都是进士身份,一门六代两状元,两榜眼,一探花,你看看你,除了有个当国公的爹,还有什么本事?”

陈怀瑾恍然道:“对啊,蓝家世代书香门第,一个个都是有大才的,那最差都是进士身份,这个进士,好像就是你吧?原来大舅哥是蓝家最弱的短板?”

这番话激得蓝致胜面红耳赤,他道:“若非当今圣上让我直接去当知府,没去参加会试,我必夺状元!”

“那你是觉得圣上安排有错?”陈怀瑾笑道。

蓝致胜知道自己说错话,冷哼一声说道:“我不屑与你这纨绔子弟一般见识,要入我蓝家门墙也可,我出一题由你做诗,做出来了,就算你过关,不敢或者做不出来就滚回去!”

要不是自家老爹手持家法在家里等着,陈怀瑾还真扭头就走了。

想想后果,陈怀瑾还是说道:“出题。”

“虽然自不量力,但也算勇气可嘉。”

蓝致胜冷笑一声,说道:“我也不为难你,不出刁钻题目,便以两年之前月牙关大战为背景,你作诗一首,此战人屠大将军扬我国威,是百年来前所未有之大胜,你再纨绔,总该知道一些。”

陈怀瑾想起惨烈战场,月牙关前斑驳城墙的黄昏下,人和人厮杀成一团,到处是血浆飞溅,断臂残肢铺满了苍茫大地。

他眸光一闪,下意识地便开口道:“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吟完,陈怀瑾已经擦着蓝致胜的肩膀而过。

蓝致胜僵在原地,双眼瞪圆。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只此两句,便胜却人间无数。

蓝致胜只觉得头皮发麻,呼吸急促的他竟感觉耳边轰隆隆地传来了千军万马奔腾的马蹄声,仿佛身置惨烈战场,万军厮杀。

他万万想不到,一个只知道欺男霸女的纨绔子弟,如何能把一名战场将军回归之后,思忆战争的情绪描绘得如此入木三分?

这,这纨绔……

骇然转过身去,蓝致胜已经找不到陈怀瑾的身影。

他咬牙握拳,心潮澎湃,知此诗中的大才,他不及万分之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