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重建金吾卫!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2009字
  • 2022-05-12 10:34:10

翌日,朝堂上。

百官汇聚,不等启奏,陈怀瑾直接越众而出,在殿前跪下,为殷肖辩解。

“此事非殷大人之过,乃臣往日错误所造成的后果,还请陛下宽恕殷大人。”

话语诚恳,眼神真挚,不管谁看都会觉得此人宽厚仁德,心地善良。

百官闻言,看陈怀瑾的眼神都变了。

开什么玩笑……这个纨绔家伙居然会帮人求情?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哼,天子之令,岂可朝令夕改!”

戴望舒冷哼一声,面色不善。

他既然已经放弃了殷肖,自然不会让这个已经对自己有所嫌隙的人出来,继续掌握金吾卫。

一直以来,他都是在持续拉拢殷肖,本来都已经成功了,谁知道出了这档子事。

刚好,趁此机会换掉殷肖,选用真正忠于自己的人。

然而,陈怀瑾此刻却是抬起头,义正言辞道:“所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若是做错了事,付出代价改正即可,但若是做错了事却执迷不悟,这才是天大的罪过。”

他微微偏头看向戴望舒,眼神深邃:“国舅爷,您说是吗?”

戴望舒脸色铁青,与陈怀瑾对视,眼神冰冷。

百官闻言,心头纷纷一跳,目光齐刷刷地看向陈牧之。

在他们看来,陈怀瑾不过一纨绔子弟,如何能说出这种话,还在朝堂上当众与国舅爷对峙。

想来,多半是陛下对朝中的局势感到不满,借陈怀瑾之口点他们呢。

蓝庭弼低声道:“恭喜啊牧之兄,看来陛下这次是真的打算重用怀瑾了。”

“陛下从未让我转述。”陈牧之脸都黑了。

“我懂,此事不假于他人之口。”蓝庭弼一脸心领神会的表情。

而帷幕之后,皇帝也很配合,思忖良久,缓声道:“陈爱卿所言极是,既然如此,那便赦殷肖之罪。”

很快,一袭囚衣的殷肖便被带到太和殿,显然已经经过简单的伤口处理,身上的囚服也换了一套。

只有脸上未曾掩去的苍白,表明他曾经遭受了多少的折磨。

一到殿上,殷肖纳头便拜,声泪涕下:“臣,谢陛下恩德!”

皇帝淡淡地说道:“望爱卿日后躬耕自省,尽忠职守。”

“臣万死不辞!”殷肖抬头,目光从陈怀瑾身上一掠而过:“臣还有一事启奏!”

“有何事启奏?”

“此次因臣之过,使少国公身陷险境,臣深感自责,自知不配再担任金吾卫大将军一职。”

“臣愿退至将军一职,至于大将军,肯定陛下另择贤良担任。”

此言一出,百官震动。

殷肖居然有引退?!

然而皇帝却像是早有所料一般,语气平淡:“爱卿不必如此,爱卿忠君为国,尚需爱卿维护长安安定。”

殷肖态度却是坚决无比,执意要请辞大将军职位。

文武百官看着这一君一臣来回拉扯,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良久,皇帝长叹一声:“爱卿若退,还有何人可担此职?”

“臣以为……陈少国公可担此一职。”

戴望舒眼睛一亮,感觉明白皇帝在想什么了。

陛下这是想要,将长安金吾卫掌握在自己手里!

他当时就急了,连声道:“臣以为,少国公已担任巡查御史一职,恐无力再任金吾卫大将军,臣以为左大营副将方齐更适合此职。”

左大营副将升任金吾卫大将军,看似平调,实际上手中权势扩张可不是一星半点。

其后,百官中有不少人,也纷纷出列进言。

“臣以为,国舅爷所言极是。”

“方齐多年来担任副将,对皇城巡防一事了如指掌,担任金吾卫大将军一职再合适不过。”

“臣附议。”

面对众人的议论,殷肖低着头,一言不发,似乎周围的事情与他无关。

皇帝威严的声音,从帷幕后传来:“殷爱卿以为如何?”

殷肖抬起头,平静道:“方齐虽为左大营副将,但心性不佳,恐难担此大责。”

作为前金吾卫大将军,他对于谁来担此之位,有最大的发言权。

戴望舒又提出几个人选,都被一一否决了。

两方人彻底陷入了僵局,任何一方想要让自己人上位,都会被否决。

戴望舒眯起双眼,忽然说道:“既然如此,不如从金吾卫中重新挑选,想来应当再合适不过了。”

“国舅爷说得极是,可惜如今金吾卫人才凋敝,可堪大任者少矣。”陈怀瑾站出来,沉声道;“臣以为,不妨开武选,重新挑选新的金吾卫,成为陛下的忠君之师。”

上一次陈怀瑾遇刺后,长安城内金吾卫便被清洗了一便,文武百官就该如何选拔新的金吾卫,早已有过激烈的争执,不曾想陈怀瑾会在此时忽然提出这件事。

“臣以为,此次选拔可从寒门子弟中选拔。”

陈怀瑾一句话,顿时在朝堂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就连皇帝有些愣住了,一时间竟然没有说什么。

蓝庭弼满目震惊,扭头看向陈牧之:“陛下疯了吗?他居然让怀瑾说这种话!”

陈牧之脸色也变了:“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正如陈怀瑾此前所言,大楚早已阶级固化,官职都被门阀贵族牢牢把控着。

金吾卫作为皇城护卫,乃是各大门阀子弟镀金的好去处,里头走一圈待两年,出来就可以下放军伍从百夫长做起,亦或是安排到地方当将领。

不管朝堂怎么斗,那也只是贵族们内部的争斗。

可寒门选拔,等于是要动所有贵族的蛋糕!

一时间,满朝文武不分派别,纷纷激烈反对,一个个脸红脖子粗。

不少儒生进仕的官员,以头抢地,恨不得以死明志!

陈怀瑾跪伏在下方,仿佛感受到皇帝那满是深意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

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是皇帝推出来的棋子。

但棋子,也会有自己的想法。

帷幕后,皇帝长久地沉默,似乎也陷入了纠结中。

陈怀瑾目不斜视,直直地看向朦胧的帷幕,脑海中回忆起自己与明镜先生的对话。

陛下,您……会怎么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