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万丈高楼溃于蚁穴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2021字
  • 2022-05-03 21:08:37

回到府上,陈怀瑾刚让管家给三人安排好住宿,就瞅见陈牧之气势汹汹地从门外走进来。

“你儿子我现在是巡查御史了,赶紧去买串百响的鞭炮挂门口,广而告之!”陈怀瑾打趣道。

陈牧之瞪了他一眼,一拍桌子,震得桌上茶杯都跳了起来:“逆子!你是不是当街揍了吴启德!”

“是啊……国舅爷来找你麻烦了?”陈怀瑾点头承认道。

“不然呢?你怎么把人打成那样?!”陈牧之痛心疾首道,“你就算是打人,下手也轻点啊!”

“他辱骂朝廷命官!我这是振兴朝纲!”

陈怀瑾理直气壮,振振有词。

“狗屁!”

陈牧之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指头几乎戳到陈怀瑾鼻子上,怒声呵斥:“你以为这巡查御史是好当的?你今儿揍了吴启德,明儿国舅就得在朝堂上奏你滥用权柄!”

“为父多年来兢兢业业,如履薄冰,你怎么就没学到为父一星半点的优点呢?一天到晚除了打就是打!”

陈怀瑾静静地看着陈牧之,等他喘气的时候,慢悠悠地说道:“爹,至少我长得还是很像你的。”

陈牧之闻言,一口气差不丁点没上来,好一会儿才长吐口气道:“今天陛下找你说什么了?”

“叫我查贪污。”陈怀瑾懒洋洋地说道,“陛下估摸着是忍不下去了。”

“查贪污?”陈牧之脸色铁青,咬牙道,“陛下这是要你死啊……”

陈怀瑾哭笑不得:“爹,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得往好处想,做好了我不就能升官了。”

陈牧之愠怒道:“我怕你还没查完,自己就死了!我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

陈怀瑾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心底某处柔软被触动,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放心吧爹,能杀我的人……还没出现呢。”

陈牧之沉默地坐在原地,面色变换不停,良久缓缓说道:“你准备从哪儿开始查?”

陈怀瑾挑眉:“爹,你现在是终于下定决心了?”

“少废话!快说!”

“好啦,既然要查,那肯定从户部尚书查起,账目流通都要经他之手的。”

“狗屁!户部尚书什么人,怎么可能会留下这样的破绽给你查!”陈牧之恨铁不成钢道,“万丈高楼崩于蚁穴!”

说着,他豁然起身,朝着房间内走去。

陈怀瑾一脸懵逼,看着他走进去又走出来,手里多了几个线装本。

“这是去年大旱时赈灾的账目,其中有问题的地方我都给你标注出来了。”陈牧之黑着张脸,瓮声瓮气道。

说完,豁然起身,拂袖而去。

陈怀瑾愕然地看着自己这个便宜老爹的背影,半晌才无奈地一笑。

“老头子身板不小,脾气倒挺大的……”

这些线装本显然不是原版,应该是陈牧之通过自己的渠道找到的资料,朝堂斗争深似海,全都是人精。

表面上一团和气,私底下指不定暗中收集了多少黑料。

线装本里记载了去年大旱的各项物资,表面上看账目没什么问题,但实际上有些地方很不合常理。

尤其是在收购地方物资上的花销,明显大得有点过分了。

纵览一遍后,陈怀瑾合上账本,手掌摸着茶杯慢慢摩挲。

户部有问题是显而易见的事,但记录中所有的支出都是合理的,想要下手还得从细节处入手。

他目光落在其中一条上,眼神颇有深意。

“万丈高楼溃于蚁穴啊……”

翌日。

顺天府大兴县,地处长安毗邻之地,距离京师不过百余里地。

“嘿,这地方还能闹山贼,当那些禁军都是吃粪便的啊。”

陈怀瑾骑在马上,身子随着马摇摇晃晃,显得逍遥自在。

三儿跟在他身后,骑着矮了一头的毛驴,满脸苦涩道:“少爷,咱们来这儿地方干嘛啊,晒死人了要。”

陈怀瑾瞟了他一眼,笑道:“三儿,你这身子骨,当心以后被你老婆压死!”

“我,我才不会呢!”三儿被说得脸红,声音如蚊蝇,“我喜欢的小翠……人长得可瘦了。”

“小翠?”陈怀瑾皱着眉头想了想,“以前厨房那老李那闺女?”

“嗯……”

“他闺女十四岁的时候不就已经快一百五十斤了吗?!”陈怀瑾大惊失色,“三儿,你的审美很独特啊!”

“少爷!”

“好啦,不说你的心上人了,再不走快点,日头就升起来了。”

一马一驴,晃晃悠悠地往前行去,眼看着县城的门楼出现在眼前。

两侧乌木支柱,正中央一块丈余的门匾,大兴县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熠熠生辉。

此时正值晌午,日头当空,阳光映得牌匾金灿灿的一片。

陈怀瑾以手遮阳,凝望片刻后收回目光,转头看向路边的田里,一个中年汉子正奋力挥舞着锄头。

他翻身下马,慢悠悠地溜达过去,蹲在田埂上招了招手:“大哥,这里距离长安还有多远啊。”

汉子抹了把汗,抬头看了他一眼,低下头继续耕地:“往南边再走五十里,看见路边有茶摊就到长安城了。”

“噢……大哥,我是来赶考的读书人,听说这附近闹山贼,是不是真的啊?”

中年汉子冷哼一声,猛地呸了一口,愤愤道:“山贼?要说山贼,倒不如说这满县的都是山贼!”

陈怀瑾露出一副感兴趣的模样,好奇道:“大哥你这话说得有点意思,给小的说道说道,让我好有个防范?”

中年汉子正准备继续说话,忽然像是看见了什么,猛地低下头继续耕地。

陈怀瑾一愣,转头看去,不远处一队衙役正说说笑笑地走过来。

“张大牛,你上次交上来的数不对啊!”一个衙役来都田埂边,吊儿郎当道。

说话的时候,一张瘦猴脸挤眉弄眼,说不出的奸诈。

中年汉子扔下锄头,怒声道:“你们还讲不讲理了,租你们这田一年收八百回租!还让不让人活了!”

“嘿!欠租子还这么横,兄弟们,给我把他拖回去!”

衙役一呼百应,几名衙役登时冲了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