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血债血偿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1999字
  • 2022-04-30 21:43:04

翌日,陈怀瑾起了个大早,带上三儿便前往匈奴使团所在的驿馆。

经过上次的惊吓,三儿一路上都诚惶诚恐,提心吊胆,追着陈怀瑾问东问西。

“少爷,那些匈奴不会忽然砍死我们吧?”

“以前我曾经没看出来你的目光这么有前瞻性?”

“少爷,我听不懂你的话哎……”

“意思是,他们会砍死你。”

“啊!少爷那你呢?”

“他们打不过我。”

很快,驿馆的大门出现在眼前。

门口那两名凶神恶煞的匈奴侍卫,见着陈怀瑾,神情难看到了极点。

“少,少爷……”

三儿一见着两人,就吓得缩到陈怀瑾身后,探头探脑。

陈怀瑾一脸坦然,上下打量着侍卫,点了点头:“型不错,你们主子呢?”

“大楚人,你应该保持对我们九公主殿下应有的尊重!”

阿古扎面色愠怒,低声怒喝。

“输家没有尊严,赢家通吃一切,这个规矩你们匈奴人不懂?”陈怀瑾双手背在身后,气定神闲,完全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或者说,你们只是一群食言而肥的狼崽子?”

“混账!”

阿古扎勃然大怒,面红耳赤,下意识就想要拔刀。

“住手!”

就在这时,军臣桃夭的声音从驿馆中传来,听不出来什么情感。

“请特使大人进来!”

阿古扎面色阴晴不定,半晌才缓缓让开路。

“不错,是条好狗。”

陈怀瑾点了点头,慢条斯理地向驿馆内走去。

上一次,待在后院的精锐士兵们,此刻全都聚集在一楼,虎视眈眈地盯着陈怀瑾。

目光深处,隐藏着一抹惊惧。

陈怀瑾并没有承认过自己人屠大将军的身份,可当时手持人屠枪的他,身上所散发出的杀气,在每个匈奴士兵心头都留下了最浓厚的阴影。

看见他,仿佛看见那个在战场上一往无前,满身血气的人屠将军!

“特使大人,请二楼来吧。”

军臣桃夭的声音,在二楼响起。

“三儿,你出去等着。”

陈怀瑾沉默了一瞬,随即来到楼梯处。

仰头看去,漆黑一片,只能看见一片蒙蒙的光亮。

他拾级而上,久未修理的楼梯,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来到二楼,黯淡无光,两侧的房间似乎都被封死了,

军臣桃夭就站在走廊的尽头,影影绰绰看不清表情:“特使大人,随我来。”

说罢,一头钻进了房间中。

陈怀瑾嘴角微微扬起,大步向前,来到尽头的房门前,抬手按在门上,轻轻一推。

别样的风光,如潮水般映入眼帘。

粉红色的帷帐挂满横梁,金粉点缀其上熠熠生辉,如繁星闪烁。

如羽毛般轻盈的香气,在房间中流转,似有似无,像是撩人的钩子。

陈怀瑾眼神更深,似笑非笑道:“特使大人,签国书罢了,何必如此隆重。”

一双玉臂探出幕帘,随后从中钻出一具姣好的胴体。

军臣桃夭身披一袭粉色轻裳,不知道穿了几层,影影绰绰能看见诱人的身姿。

常年在草原上骑马射箭,她的身躯饱满而充满爆发力,如同矫健的母豹。

偏生那一身小麦色肌肤,细嫩得如同江南女子。

两种极致的诱惑,同时出现在军臣桃夭身上,显得她越发诱人。

“好歹曾经有过情份,特使大人就这么不解风情吗?”

军臣桃夭施施然坐下,语带娇嗔。

陈怀瑾挑眉,将拟好的国书扔在桌上。

“签吧。”

军臣桃夭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从腰间取出一枚印章,盖在国书上。

单于金印,代表匈奴认可了这份国书。

“特使大人,您还是一如既往地绝情呢。”

军臣桃夭淡淡地说道,收起金印,忽然起身坐到陈怀瑾身旁,一把抓住他的双手。

“陈怀瑾,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陈怀瑾低头看了看,那双修长的双手,在烛火的映照下显得越发润泽。

“你说。”

他淡笑道,反手抓住,“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军臣桃夭眼神微动,推着陈怀瑾站起,缓缓往床边退去。

陈怀瑾也不反抗,只是低着那双映着烛火的眸子,似乎想在里面抓住点什么。

到了床边,军臣桃夭灿然一笑,推得他一屁股坐在床上。

自己则是抬腿一跨,坐在他的身上,情深款款道:“陈怀瑾,你爱过我吗?”

暧昧的气息越发浓重,空气仿佛都变得粘稠起来。

温香软玉在怀中,两人越发靠近,几乎能感受到对方的鼻息,淡淡的香气钻入鼻腔。

陈怀瑾忽然抬手环住军臣桃夭,宽厚的手掌用力按住她纤细的腰肢,裸露在外的细嫩肌肤,足以让每个男人心脏狂跳。

他用力一扣,两人顿时紧紧地贴在一起。

“其实,我一直都记得我们之间相处的点点滴滴……”

“即便是在回来之后,我也经常在回想。”

陈怀瑾微微探头,将下巴垫在她的肩膀上,仿佛相处多年的夫妇。

看不到的地方,军臣桃夭神情陡然变得狠厉。

她甚至顾不上自己被环在怀里,行动受限,右手直接在腰间一抹,锋锐的匕首出现在掌间。

玉臂扬起,眼神中是刻骨铭心的仇恨!

她恨这个男人!

这个明明知道自己钟情于他,却还是杀光自己族人的男人!

杀了陈怀瑾,自己也离不开长安。

但她认了。

在这个决定人生命运的时候,军臣桃夭心底深处生出一抹解脱。

或许,能和他一起死在长安,这座天底下最繁华的城市,是最好的归宿。

下一刻,陈怀瑾淡然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所以我一直记得你最后和我说的话。”

“你说你会恨我一辈子……”

闻及此言,军臣桃夭面色骤变。

轰!

不等她做出反应,霸道的血腥杀气如浪潮般拍打在身上,瞬间将她打得倒飞而出,狠狠地撞在墙壁上。

“你还说,你要让我……”

陈怀瑾缓缓起身,昏暗的烛火中,他宛如杀神在世,如狱如魔!

他嘴角勾起,笑容云淡风起。

“血债血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