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真正的战场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2032字
  • 2022-04-29 21:47:18

这场闹剧并没影响到宴会的气氛,众人很快便再度热络起来,推杯换盏之声不绝于耳。

忽然,有人惊呼道:“戴姑娘来了!”

众人不约而同地停下手中动作,齐刷刷看向二楼的方向。

映入眼帘的是一抹耀眼的火红,如凤凰扇翅。

烛火映照下,勾边金线上光芒流转。

纤如莲藕般的玉臂,如凝脂般白皙的脸颊,一双凤眼顾盼生辉,盼目流转。

国舅次女,当朝郡主——戴清岚!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几乎挪不开。

吴胖子忍不住抹了把嘴,喃喃道:“没想到啊,戴姑娘居然能这么好看。”

许安之厌恶地瞟了他一眼:“死胖子,那是你大哥的小姨子,注意着点。”

“知道知道,看看总行了吧。”

吴胖子大哥是国舅家的女婿,算起来他和戴清岚还算是亲戚。

戴远秋迈步走上台阶,笑意盈盈地伸手,扶着戴清岚款款而下。

“诸位,感谢各位赏脸来此,借着今日诞辰,本郡主欲进行文武之选,为我大楚选拔人才。”

话音刚落,人群中顿时响起一阵喝彩声。

“不愧是戴姑娘,为国之心拳拳。”

“我们一定会支持戴姑娘!”

“早就准备好了!”

陈怀瑾坐在二楼,端着酒杯,目光遥遥地看向下方。

在他对面,蓝虞兮面若冰霜,气鼓鼓地坐着:“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说,今日之选,最后那些人才会落入谁的手里?”

“陈怀瑾,我问你话呢。”

“马上就是一年一度的推举了,戴清岚忽然搞这个幺蛾子,国舅爷所图甚大啊……”

“陈怀瑾!”

“要不我去给他们说说,蓝大学士闺女的滋味?”

“……”

半晌,蓝虞兮纷纷不平地低声怒斥:“无赖!”

陈怀瑾无所谓地摇了摇头,仰头灌下一口酒,目光灼灼:“蓝虞兮,你不会真以为陛下把你嫁给我,是因为你的那什么狗屁万鸟共尊命格?”

蓝虞兮好看的眉头微微撇起,略微犹豫:“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蓝大学士已经老了,国舅与国丈如今一手遮天,我爹年纪也差不多了,你猜陛下会怎么做?”

说完,他放下酒杯,俯身靠近蓝虞兮,宽厚的手掌覆上她的脸颊。

蓝虞兮猝不及防,脸颊“唰”地飞起红霞,眼神中闪动着慌乱。

轻轻揉了揉耳垂,陈怀瑾嘴角微微勾起:“所以啊,你嫁我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你到底什么意……唔!”

良久,陈怀瑾起身,抹了抹嘴角,像是只偷腥的猫,晃晃悠悠地离开。

蓝虞兮本想发火,但想到方才那番话,心中思忖。

她能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靠得不仅仅是美貌与命格,同样还有才学。

“难道……”

蓝虞兮豁然起身,看向楼梯的方向,陈怀瑾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一楼。

良久,她缓缓坐下,微微偏头。

“这家伙好像……也没有那么不学无术。”

楼下,一帮勋贵子弟围坐,正中间空出了大片的空地。

一个个青年才俊,纷纷上台,展示着自己的才学。

如果被人看中,不出意外在明年,就会在朝堂上见到这些才俊的影子。

“好诗,好诗!赵公子之大才,不愧是闻名遐迩的才子!”

“此等诗词,我自当将其抄录下来,传唱各方。”

此时,一名身材修长,面容削痩的文人,刚刚念诵了自作的诗词,引得各方喝彩。

不少达官贵族家的女儿,眼中异彩连连,分明是有了倾心之意。

他连连拱手,笑容矜持,眼中却是止不住地欣喜。

目光掠过戴远秋,对视时两人不约而同地微微颔首,随即交错而过。

赵开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作为戴远秋亲自挑选出来的才子,自身就有几分本事。

加上众人造势,不出意外,今夜这文魁非他莫属!

有国舅在身后做大树,他几乎能看到一条光耀门楣的道路,在眼前徐徐展开。

忽然,他目光落在陈怀瑾身上,眼珠转了转,忽然高声道:“少国公留步!”

陈怀瑾脚步微顿,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位不日将一飞冲天的才子,好笑道:“赵开?有什么指教?”

赵开缓步来到陈怀瑾面前,整了整衣襟,轻咳两声,摆足了姿态:“少国公以为,在下方才那首诗词如何?”

闻及此言,众人中传来一阵闷笑。

世人皆知,长安第一纨绔陈怀瑾吃喝嫖赌,打鸟遛狗,不学无术。

问他诗词,等于对牛弹琴,焚琴煮鹤。

“赵公子,少国公性子闲散,不喜诗词。”

戴远秋笑盈盈地道,言语间却丝毫不客气。

就差没指着陈怀瑾鼻子说,你懂个屁的诗词歌赋!

赵开闻言,故作惊讶,拱手道:“是在下唐突了,忘了少国公最擅吃喝玩乐,这诗词一道想来非少国公所擅。”

说罢,转身便走,心中窃喜。

他就是要踩着陈怀瑾上位!

长安第一纨绔被自己当众羞辱,大快人心啊!

“狗屁不通!”

刚走出没两步,身后陡然响起一声冷呵。

他脚步一顿,脖子僵硬地转过头,满脸不可思议:“少国公,你刚才说什么?”

陈怀瑾嘴角勾起,大步上前,站定在赵开身前。

他比赵开高半个头,俯瞰着冷笑道:“我说你的诗词,都是垃圾!”

“表面花团锦簇,实则全是放屁!”

众人只当是陈怀瑾恼羞成怒,赵开心中却是陡然腾起一股怒意,文人的清高让他完全接受不了这种评价。

“好,好!那少国公,你对诗词又有什么见解?”

嚯,好家伙。

众人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钦佩。

没想到啊,还有人敢硬顶少国公!

有勇气!

陈怀瑾扫视一圈,将这些意味分明的目光尽收眼底,笑着摇了摇头。

“你刚才的诗词,是说人屠将军,白衣义从的英武血勇,战场英姿对吧?”

“没错。”

陈怀瑾想起马革裹尸的血色荒原,眼前一幕幕尽是残肢断臂,耳旁厮杀声震天。

他眼神一冷,浑身散溢出丝丝缕缕的杀意。

“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战场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