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吃了屎不擦嘴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2030字
  • 2022-04-28 21:50:14

众目睽睽之下,被陈怀瑾牵着手同行,蓝虞兮满面羞红,都不好意思应对四周的目光。

她刚到没多久,就看见戴清岚也来了。

本着不与主人公争锋的想法,便留在了马车上,准备等戴清岚进楼再进去。

却没想到陈怀瑾直接把她从马车上抱了下来,当着众人的面,拉着她的手就走!

虽然大楚风气开放,不禁止女子抛头露面,但这番露骨的行为,让这位大家闺秀心中颇为羞恼。

她竭力想要挣脱陈怀瑾,然而对方的手掌就像一把钳子,死死地抓住她的手,根本挣扎不得。

众人也有些傻眼,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眼睁睁地看着陈怀瑾大摇大摆地走进楼里。

他竟然都没有搭理戴清岚!

态度简直嚣张到了极点!

蓝致铭面色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陈怀瑾这种行径,分明是不给戴清岚面子,可偏生配合对方的是自家的妹妹。

站在自身的立场上,他不管是说好话还是坏话,都没有什么立场。

戴清岚凝望着陈怀瑾的背影消失在楼中,面色微沉,眼底掠过一抹微不可查的怨毒之色。

陈怀瑾!

三年前你是这模样,三年后你依旧如此!

我戴清岚,就这么让你看不上眼?

情绪的失衡一掠而过,她很快便整理好神情,冲着蓝致铭微微颔首:“多谢蓝公子的礼物,不如我等先进酒楼?”

蓝致铭面色一喜,没想到这个机会竟然落在自己头上,连忙点头道:“是在下的荣幸。”

其余的公子哥只能羡慕地看着蓝家兄弟,跟在戴清岚兄妹身边,进入楼中。

虽然这并不代表着什么实质性的关系进展,但也意味着,至少在开头这关,蓝致铭占了优势。

“准备得怎么样?”许安之目送着几人进楼,看向身旁。

吴启德,也就是吴胖子冷冷地道:“放心吧,人都准备好了,今天定要给陈怀瑾那混蛋一个终身难忘的回忆。”

随即,两人也动身走向楼中。

醉霄楼内,朱红色的柱子支撑起高悬的吊顶,满堂金玉铺满华贵异常,繁复的画卷挂在两侧,小厮穿梭其中,格外忙碌。

任何人来到醉霄楼,第一感觉必然是奢华。

陈怀瑾牵着蓝虞兮,一路到了二楼的某个房间,这才松开。

蓝虞兮登时往后弹开,如同被蜜蜂蛰了似的,羞恼不已:“陈怀瑾!你太过分了!”

“呵,我不过是提前使用丈夫的权利罢了。”

陈怀瑾懒洋洋地坐下,随手拿起桌上的果子啃了一口,上下打量着。

“不错,很适合你,比戴清岚好看。”他给出评价。

蓝虞兮今天穿着一袭玉色长裙,以黑线勾边,淡淡的墨色山水描于其上,显得清新淡雅。

“陈怀瑾,你真的是个混蛋!”蓝虞兮冷冷道,转身便要走。

没走出两步,忽然感觉手上传来一股力道,竟是陈怀瑾拽着她的手,将她直接拉过来坐在腿上。

“你干什么……唔!”

蓝虞兮顿时羞红了脸,惊呼出声,紧接着便感觉嘴上传来一股温热!

她猛地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一柄铁锤重重地砸在心间,脑海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新鲜的空气重新涌入,陈怀瑾笑意盈盈地摸了摸嘴角,给出评价:“不错,很甜。”

蓝虞兮怔怔地望着他,一股热血冲上头顶,脸上刷地布满红霞。

“陈怀瑾!你个登徒子!混蛋!”

大楚虽然民风开放,但也没开放到这个程度!

她还是个清白姑娘!

羞恼之下,蓝虞兮顾不得其他,抓起桌上的酒盏便要砸出,却被陈怀瑾一把抓住手腕。

两人的距离瞬间拉近,鼻息交缠如耳鬓厮磨,空气中的温度仿佛不断上升。

陈怀瑾宽厚的手掌顺着下滑,落在蓝虞兮腰间,感受到那抹温软纤细,嘴角勾起。

“如果我告诉你,我是人屠大将军,你会信吗?”

蓝虞兮闻言,原本混乱的心绪瞬间定下来,眼神骤然涌起怒色,用力推开他,怒斥:“人屠大将军乃不世英雄,你这样性情顽劣的纨绔子弟,连人屠将军的一根毫毛都比不上!”

“如果你想要靠这种手段便让我喜欢上你,简直是痴心妄想!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说完,蓝虞兮快步跑出房门,面上潮红未退,也不知道是愤怒亦或是其他原因。

陈怀瑾耸了耸肩,随手将啃了一口的果子扔在桌上,无奈叹息。

“这年头,说真话倒没人信了……”

楼下,此时已是一片欢快的场面,公子哥们互相攀谈饮酒,源源不断的菜肴送上桌,歌姬们于台上随歌而舞,姿态翩然。

陈怀瑾正在场内晃悠着,胡斐忽然凑了上来,身旁跟着两个年轻人。

“哟,这不是少国公吗?看你这样子,在军中似乎被磨砺了不少啊。”

胡斐嬉皮笑脸道。

陈怀瑾淡淡道:“我就说今天怎么闻着有臭味,原来就是你吃了屎不擦嘴。”

“少国公说话还是这么有水平,就是不知道去边军当了三年兵,这身手有没有提升呀?”胡斐也不恼,只是笑眯眯地盯着他,“听说少国公三年没有点过一次卯,该不会是担心上战场被吓尿裤子吧?”

陈怀瑾懒洋洋地道:“胡大人长袖善舞,手段圆滑,怎么能生出你这种蠢货,被人当枪使还紧赶着往上凑,你该不会不是亲生的吧?听说当年胡夫人嫁给胡大人之前,曾经有一个相好,后来无端失踪了……”

此言一出,胡斐当场破防,涨红了脸皮怒斥道:“陈怀瑾!你真以为还是三年前?你一手遮天的时候早就过去了!”

啪!

清脆的声音回荡全场,尚未散去,紧接着又是两下。

三个巴掌来得猝不及防,陈怀瑾没有收回手,反而一把卡住胡斐的脖子,像拎小鸡一样提到面前,浑身杀气四溢:“胡公子,你猜我今天在这里宰了你,会不会有人来找我麻烦?”

胡斐被众目睽睽扇耳光,心中理智瞬间瓦解,怨毒地大吼:“还他妈愣着!给我弄死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