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人屠枪!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3541字
  • 2022-04-27 21:03:12

呛啷!

这是匈奴士兵出刀的声音。

没有人怀疑下一秒,只要军臣桃夭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扑上来把陈怀瑾这胆敢靠近他们九公主的大楚人剁成肉泥。

“还是那般烈性。”

陈怀瑾淡然道:“早该料想到,你父王军臣单于大败之后染上重病,你几个哥哥忙着争权夺利抢夺下一任单于大位,王室之中,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来和谈?”

一边说话,陈怀瑾一边把这几十名匈奴士兵视若无物,抬手便捉住了军臣桃夭的手。

那柔嫩的手掌,手指纤细,掌心桃红,手背雪白,明净得能看见皮肤下的青色经络。

“瘦了。”

陈怀瑾两个字,让勃然大怒的军臣桃夭身体轻颤。

美丽无比的眼眸中,有一抹润意。

可陈怀瑾下面的话,让她的心又瞬间跌入谷底。

“倘若是你,那么我便只要求匈奴认输,交还燕云十六州,战争赔款三千万两白银,并且由单于写国书对大楚皇帝称臣,匈奴永不进犯大楚国土,每年进贡牛羊一万六千匹,岁银二百万两。”

此话一出,整个后院辱骂声四起。

陈怀瑾听得满耳的污言秽语,眸子一凌。

他转身面对那些大声叫骂的匈奴士兵,语速平缓但却力道千钧地说:“你们要是不服气,那么就继续战场上见。”

“为什么今日是你们匈奴使团到长安城来求和,而不是我去你们匈奴王庭求和?”

眼神一个一个地扫过那些叫嚷的士兵,陈怀瑾淡漠道:“因为你们输了。”

“你们的大都督呼延灼烈,以三十万铁骑号称八十万,重兵压境,企图取月牙关长驱直入进入大楚国境,更甚者扬言要纵马于长安,杀我儿郎,淫我妻女。”

“但是月牙关一战,三十万铁骑被打得落花流水,大都督呼延灼烈战死,仅存四万残兵败将丢盔弃甲地奔逃。”

“你们一路逃,白马义从一路最,到了燕云十六州,老虎滩前,三万对你们汇聚起来的八万大军。”

“此战,幽州王战死,你们八万大军全军覆没。”

“至此,出了燕云十六州,取道长白山,进入大草原畅通无阻,白马义从一路打到匈奴王庭,屠城!”

“至收兵回归之日,白马义从与匈奴打了大大小小共计一百二十四场战斗,匈奴战死者、逃亡者、失踪者,四十七万八千六百九十人。”

“白马义从三万人,死伤过半,战死者一万二千九百七十六人,残四千九百五十七人,至于伤……三万人!人人带伤,无一幸免。”

不知从何起,随着陈怀瑾的讲述,现场安静下来。

只剩下了陈怀瑾的声音。

那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数字,代表着尸山血海,代表着的是匈奴前所未有的大败和耻辱。

话说完,陈怀瑾转身一把揽过军臣桃夭纤细柔嫩的腰肢,将她整个身体贴进自己怀中,坚实的胸膛抵着军臣桃夭挺拔而丰润的胸口,这一层美妙触感,天底下只有陈怀瑾能独享。

看着怀中女人惊骇又羞怒到了极致的脸色,陈怀瑾缓声说道:“我的条件,已经给出,没有谈判的余地,同意则签署国书,不同意……”

“不同意又怎样!”

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军臣桃夭甚至顾不上自己正被陈怀瑾轻薄,她抬头颤声问道。

陈怀瑾没有开口,他猛地一跺脚。

地面震颤,如同山河崩裂,地震来袭,周遭之人只感觉双腿摇晃,几乎站立不稳。

而凉亭门口的三儿身上,那破旧木箱突地打开一条缝隙,其内一杆一人高的漆黑长枪一声嗡鸣飞跃而出,陈怀瑾抬手抓住那杆长枪,一杵地面。

轰隆作响,凉亭坚硬的大理石地面裂开密密麻麻的蛛网纹路,朴实无华的长枪上,惨烈而霸道的血腥杀伐之气弥漫四周。

“那便再屠你王庭。”

揽着军臣桃夭腰肢的手掌上滑,移到她冰冷的俏脸上,大拇指缓缓摩挲过那殷红嘴唇,陈怀瑾轻声道:“你,也逃不掉。”

凉亭外,那一直没几乎开口的副使见到这杆漆黑长枪,只觉得肝胆俱裂,惊恐到了极致,他失声骇然道:“人屠!人屠枪!他是人屠大将军!”

人屠大将军!

霎时间,整座凉亭如沸腾的开水,喧腾起来。

匈奴士兵们面色惊恐万分,甚至顾不得自家主使被冒犯,神色惊骇地快退数步,几乎抵到了院墙之下。

这个名字宛如梦魇,让他们每在午夜梦回时,屡屡惊醒!

军臣桃夭眼眸震颤,几乎不敢相信!

半晌,她似乎是回过神来,脸色煞白,颤声道:“你……是人屠大将军?”

“最后一次机会,同意,还是不同意。”

陈怀瑾面无表情,漠然的眸子中,没有丝毫的人类情感,身上溢出的血腥杀伐之气,几乎让军臣桃夭喘不过气来。

丝毫不让人怀疑,桃夭一旦说个不字,使馆中的匈奴人便会被屠戮一空!

面对如此摄人的压迫,军臣桃夭忽然咬牙恨声道:“你不可能是人屠!”

“此前一战,他身受重伤,早已不在军中,说不定就已经死了!”

“你大楚,当真还有余力吗?”

“轰隆!”

陈怀瑾眸光一闪,一脚踏地,脚下龟纹蔓延,这一瞬间,仿佛地动山摇!

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他再次手掌猛地发力,一把将她拉到面前。

两人鼻息纠缠,不过寸许。

然而这番暧昧的处境下,陈怀瑾的目光,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冰寒。

冰冷的声音,从牙缝中逼出。

“谁……告诉你的消息?”

军臣桃夭铆足了力气,用力想要推开陈怀瑾,却始终被对方牢牢地圈在怀里。

一通挣扎,反倒是让她泄了力气,只能半靠在对方怀里。

“我从哪里知道不用你管,匈奴绝不会答应你们这些要求!”

军臣桃夭贝齿紧咬红唇,死死地盯着对方的双眸,白皙的肌肤满是潮红,神色倔强。

陈怀瑾头也不回,手腕拧转,长枪横扫,直接捅入一个匈奴士兵的胸膛。

血光飞溅!

被刺中的匈奴还没反应过来,脸色唰地白了,气息顿时微弱下去。

于生死间搏杀出来的百战老兵,在他面前就仿佛稚嫩的幼童,毫无还手之力!

“十息,超一息杀一人!”

陈怀瑾盯着军臣桃夭的双目,眼底仿佛没有任何感情。

“说到做到!不信你大可试试!”

四周的匈奴士兵惊恐不已,面对陈怀瑾,他们只感觉眼前之人身上的杀气如尸山血海,好似有无数的怨魂在萦绕嘶嚎,甚至连挥刀的勇气都没有。

“十息到!”

“我说!”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陈怀瑾挥枪动作陡然顿住,随手一甩,长枪掠入破旧木箱中。

“给你些许时间准备,到时我会来正式签署国书,希望能听到我想要的东西。”

他今儿本来就是来探探口风,可没想到居然是军臣桃夭来谈判。

虽然事情的走向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不过只要完成皇帝的任务就好。

陈怀瑾离开后,众人齐齐松了口气,眼神中余悸未消。

这些百战老兵对死亡最为敏感,方才他们真切地感受到,那种生死间的大恐怖。

生死,只在那人一语之间!

副使吞咽了一口唾沫,战战兢兢地靠近凉亭,来到军臣桃夭身前,低声道:“九公主殿下,此等国书难道我们真的要签?”

军臣桃夭仿佛丢了魂似的,神情茫然地坐在凉亭内。

听见这话,无神的眼睛扫过副使,喃喃道:“不签?那你能拦住他屠我皇庭吗?”

副使闻言悚然,人屠大将军之名威震燕云十六州,他们如果不是被打怕了,断然不会派人来商议和谈。

更何况如今皇庭内争夺单于之位正值激烈之时,如果人屠将军再度出兵征伐,根本无人能挡住攻势。

军臣桃夭仰头看着空中,白皙的肌肤在阳光下显得有些透明。

半晌,她忽然低下头,眼中掠过一抹狠色:“陈怀瑾……既然你不留生路,也别怪我了!”

她豁然起身,深吸口气,压下心中最后一抹悸动,笑眯眯地看向四周。

“本公主会签署国书,回到皇庭,所有的罪责由本公主承担。”

她虽然笑着,眼神却是越发漠然,没有丝毫感情。

回家途中,一路无言。

三儿见少爷冷着张脸,心中更加噤若寒蝉,话都不敢说一句。

少爷离家三年……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走到半道,忽然见前头一阵嘈杂,两匹骏马自喧闹的街道上飞驰而来。

眼看着快要冲到陈怀瑾脸上,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三儿惊恐万分,下意识想要冲出去:“少爷危险!”

陈怀瑾头也不抬,身子往旁边一侧,抬腿直接用力踹在马身上。

骏马一声痛嚎,宛如围墙倒下,连带着马上之人摔倒在地,连打了好几个滚。

“谁!谁敢偷袭本公子?!”

那人灰头土脸地爬起来,向四周张望了一番,目光定定地落在陈怀瑾身上。

“陈怀瑾!是你!”

“哟,这不是户部尚书家的小公爷嘛。”

陈怀瑾大摇大摆地晃悠到人面前,一只手掐住对方的下颌,笑眯眯地说道:“许安之,你跟吴胖子还真是一个德行,他不把黄花闺女当人看,你是不把所有人当人看啊!”

这家伙一直跟吴胖子狼狈为奸,私底下祸祸了不少人,当初没少被陈怀瑾的前身痛揍。

许安之面颊吃痛,口齿都有些不轻,羞恼道:“陈怀瑾,你踹我的马还有理了是吧?”

“不服?那我骑马撞你,换你来踹两下。”

说着一把甩开许安之,将马扯起来,三两下就准备翻身上马。

许安之一脸惊恐,这王八蛋是真的敢撞!

这时候,跟在许安之身后的年轻人,忽然翻身下马,笑意盈盈地走过来:“少国公息怒,许公子也是有要事在身,急于赶路,故而冲撞了少国公。”

说着,递上了一张烫金请帖:“很快便是我姐姐的诞辰,还请少国公赏脸,前来一聚。”

陈怀瑾随手接过,扫了一眼名字。

戴清岚?

微微一愣,随即看向那年轻人,顿时乐了。

“戴远秋,你们俩一起出行,倒是很合得来啊。”

“一个户部尚书之子,一个国舅家的小公爷,啧啧啧……”

没有多说什么,陈怀瑾收起请帖,大摇大摆地离开。

身后,许安之缓过劲,走到戴远秋身侧,眼神怨毒:“戴公子,这混蛋现在越来越嚣张跋扈了!”

“不急,会有人收拾他。”

戴远秋凝望着那道远去的背影,面色逐渐阴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