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不想死滚远点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2100字
  • 2022-04-24 22:37:01

“好,好,我知道。”

蓝致铭信心满满地应道:“这两日,大哥和我都在家中温习,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有什么特殊?”

蓝虞兮摇头道:“没什么特殊的,真要说,也就是陈怀瑾也会参加这一次御前考问。”

此话一出,蓝致铭还没什么反应,蓝致胜却是脸色一变。

他知道,自己那首送给弟弟的诗,真正的作者可是陈怀瑾。

不等他说话,蓝致铭就哈哈大笑道:“那样的草包也敢来?他在别人面前犯浑就罢了,真要上了御前,一旦惹怒了圣上,就是他爹都救不了他,真是不知死活。”

话说完,蓝致铭一拉蓝致胜,说道:“大哥,我们先进去,占个好位置。”

蓝致胜欲言又止,可见弟弟如此心智高昂,实在不好在此时把话戳破,否则自己弟弟必然心态失衡,影响临场发挥。

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这兄弟两人刚走,蓝虞兮正要回府,就见一辆豪华无比的马车摇摇晃晃停在身前。

睡眼惺忪的陈怀瑾揉着眼睛从马车里钻出来,哈欠连天。

两人一个在地上一个在马车上,一个俏脸含霜一个哈欠连天,看了个对眼。

陈怀瑾正要打招呼,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唷,这不是少国公。”

一个肥头大耳身穿锦衣的胖子笑哈哈地说道:“少国公,我那新找来了几个嫩雏儿,三年前你就最好这一口,什么时候来尝尝啊?”

此言一出,蓝虞兮俏脸越发冰冷,冷哼一声,上了马车就走。

陈怀瑾也绝了跟蓝虞兮打招呼的心思。

他扭头看着这胖子,知道这人是忠勇侯家的小侯爷,铁废物一个,但他却有个极其牛逼的哥哥,当朝国舅爷的女婿。

国舅和国丈,两个人一个是五军都督府大都督,一个是把持朝政二十年的三朝元老,当今朝廷最顶尖最牛逼的权贵,别说老陈和蓝大学士不敢惹他们,就是当今皇帝,都轻易不敢招惹这两个大权在握的权臣。

“天天糟蹋那些黄花闺女,吴胖子你小心遭天谴。”陈怀瑾懒洋洋地说道。

吴胖子哈哈一笑,眼神却冷的厉害。

三年前,他可少没挨陈怀瑾的揍。

他这股火憋了这么些年,总算把消失的陈怀瑾给等回来了,复仇之心已经迫不及待。

“这话说的,真要遭天谴,咱哥俩也是你先遭啊,你糟蹋过的那些黄花闺女比我少?”吴胖子嗤笑道。

陈怀瑾也懒得解释,反正前身造的孽,他都背习惯了。

没搭理吴胖子,陈怀瑾跳下马车就要入宫。

“少国公,咱俩好歹也是这么多年没见的好兄弟了,招呼都不打就这么走了?”

吴胖子跑到陈怀瑾身前,双手抱胸说道。

陈怀瑾皱眉说道:“本公子赶着去太和殿参加圣上考问,哪有功夫搭理你,闪一边去。”

嗤笑一声,吴胖子眼神阴冷说道:“谁不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啊,就你还去参加御前考问,这不是丢我大楚的脸面,还是别去了,兄弟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保证你满意!”

说话间,吴胖子就朝着陈怀瑾伸出手。

陈怀瑾眉毛一掀,抬手捏住吴胖子的手腕,右脚足尖绷紧成弓,抬腿便踢在他膝盖上。

吴胖子惨叫一声,膝盖一软就单膝跪在了陈怀瑾身前。

“这么客气?”

陈怀瑾戏谑地说道:“今儿个出来急,没带红包,下次肯定给你补上。”

吴胖子恼羞成怒,大吼道:“陈怀瑾,你找死!?”

话才说完。

啪的一声脆响。

一个响亮的耳光在吴胖子油腻的脸颊上炸开。

手掌在吴胖子的衣服上擦了擦,陈怀瑾淡漠地说道:“没事儿少吃点屎,多吃点饭,张嘴就喷粪,影响别人的心情。”

说完,陈怀瑾一把抓住了惨叫不已的吴胖子头发,让他仰起头来看着自己,杀机毕露的陈怀瑾轻声说道:“不想死的话,见到我滚远点,知道了?”

吴胖子满心的怨毒几乎要溢出来。

可当他看到陈怀瑾那双没有丝毫人类感情的双眸,杀机浓郁得几乎要将他整个人冻住。

好像眼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尊魔神。

一个不小心,自己立马会被分尸。

这种死到临头的大恐怖,让吴胖子浑身颤抖。

他艰难地点头说:“知,知道了。”

得到满意的回答,陈怀瑾松开他的头发,大摇大摆地进了皇宫。

一直到陈怀瑾走出去老远,吴胖子才双手支在地上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刚才,他真的有一种陈怀瑾会杀了自己的错觉。

等缓过劲来之后,吴胖子扭头怨毒至极地盯着陈怀瑾的背影,咬着牙一声不吭,站起来捂着自己肿胀的脸蛋就回马车。

“陈怀瑾,你给我等着,我马上就弄死你!”

进得皇宫,五步一岗十步一哨。

身穿铠甲手持长枪或长刀的御前侍卫表情严肃,彼此之间互相连接,空出一条过道,在皇宫的红墙绿瓦之中指引着本次参加御前考问的人通往太和殿。

在这里,不管你多大的背景家里有个多牛逼的老爹,都要夹起尾巴做人。

没有人敢在皇宫大内放肆。

不管是谁,被这些御前侍卫盯着,都多少有些胆怯。

唯独陈怀瑾,昂首挺胸无比自然,步伐方正,如同回家了一样轻松写意,显得格格不入。

无他,这些看起来吓唬人的御前侍卫,在陈怀瑾的眼里,也就是个花架子。

这些没经历过战场洗礼的士兵,真到了边疆,就是新兵蛋子。

“站住。”

一声严肃的喊声,叫住了陈怀瑾。

扭头一看,陈怀瑾有些惊讶。

眼前这名百户打扮的御前侍卫,行走之间的动作,眼眸中丝丝缕缕的煞气,一看就知道是上过战场,杀过敌的老兵。

而对方走到陈怀瑾身前,面无表情地问道:“身份?”

“家父陈牧之,在下陈怀瑾。”陈怀瑾答道。

此人微微惊讶。

他正是见到陈怀瑾气度不凡,举手投足之间有一股极其内敛晦暗的狠辣铁血,这种气息,他太熟悉了!

在战场上那些真正的百战之将才会有的气场,却不想,他竟然是长安出了名的纨绔子弟。

“原来是少国公!”

“快看,草包被御前侍卫拦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