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哀殿的间接性表白

“你这次袭击有什么目的?”柯南询问道,而贝尔摩德则是撇了他一眼也不做过多的隐瞒

“只不过是见识一下那个能把琴酒弄成重伤的人罢了,身体能变大变小,真是神奇啊”

什么?!

柯南瞳孔一缩,这个家伙已经把清摸透了?

“不过你放心,我对你们还感点兴趣,所以并不会上报组织,而且我相信你不会把我弄晕交给警方吧,毕竟你也是个聪明人”

贝尔摩德说罢便将香烟扔进一个袋子里放在摩托车上

“那么再见了”她跨坐在摩托车上戴上了头盔后便扬长而去

而柯南则是收起了手表,没错,他是个聪明人,若把贝尔摩德弄晕并交给警方的话组织一定会调查贝尔摩德的行踪

到时候就会查到呆在古堡的人员,有他、毛利叔叔还有兰以及香阪夏美

到时候组织一定会发现江户川柯南是个凭空出现的人,然后....

“唉”柯南叹了口气,走一步看一步吧。

医院

此时慕容清已脱离危险,他望着一旁给他削苹果的灰原哀不津笑出了声

“你还笑的出来?”灰原哀白了他一眼,“不过你命真大,那种情况下都没死”

“我怎么可能会死?我死了我家小哀不就孤独了?”

“谁稀罕你啊!”

“是吗?”慕容清托着下巴道

“那为什么快斗说某些人抱着我的时候都哭了呢?”

“你去死!”灰原哀脸色微红的一拳打来,慕容清则握住了她的拳头将其拉入怀里

好巧不巧,灰原哀脚一滑整个身体扑进了慕容清的怀里,脸怼上了他的脸,两唇又是好巧不巧的吻在一起

“唔!”

霎那间灰原哀的大脑一片空白,更是好巧不巧的是病房门在这一刻被打开

“清,我和小兰姐姐来探望你....呃,打扰了”

毛利兰与柯南刚走进房间便看到了这一画面又立刻退出了房间,还识趣的将门关上,二人愣了一会

唔!

灰原哀立刻挣脱出了慕容清的怀抱,“你个笨蛋?你刚刚在干什么?”

“呃,抱歉,一时失神,不小心就....”

“你不小心你伸舌头干什么?笨蛋!”灰原哀瞪了他一眼便红着脸走出了病房

良久

柯南与毛利兰再次走了进来,“小清啊,虽然....你有女朋友也不是件什么坏事,但我还是想提醒你一下,注意分寸”

“???”

慕容清有些无语,七岁的身体能干什么啊?好像除了亲....其他啥也干不了吧?

“清,刚刚我们问过医生了,他说你明天就能出院,所以后天毛利叔叔要去一个剧组你来不来?”柯南询问道

剧组?慕容清思索了下,“好,那我带上小哀可以吗?”

“没问题”

晚上,毛利侦探事务所

“唉,大叔也真是,酒喝的未免太多了吧”柯南打开房门走了进来

发现毛利兰正一边手扶摸着上次在路边救的白鸽一边望着窗外的雨,“爸爸本来就是那个样子你也不用去管他了”

毛利淡道,旋而将白鸽放在桌子上,整个人转身对着柯南

“今天柯南在古堡时喊我的时候好帅哦,特别像....特别像一个人”说着眼眶里开始泛着泪水,随时准备滑落出来

兰,柯南有点于心不忍,他低下头不敢直视毛利兰的目光,要不要说呢?

“你们,不是一个人,对吧?”毛利兰询问道,她说出这话时心情是五味杂陈的,既希望柯南不是也希望柯南是

柯南望着她,摇头苦笑了下,伸起右手缓缓的摘下了戴在脸上的眼镜

见到这一动作毛利兰浑身都是颤了一下,难道.....

就在此时一男声从门口传来

“嘿小兰”,听到声音二人都立刻将视线放在门那

只见一长得跟工藤新一一摸一样的男子站在了门口

“新一?!你怎么....这段时间你去哪了?看看你全身都湿了我去给你拿毛巾!”毛利兰说罢便冲上楼去了

而柯南则是愣在了原地,我?我怎么会在门口?不对,这人绝对不是!

只见男子吹了声口哨,被毛利兰放在桌上的白鸽伸开了翅膀飞到了男子的肩上,柯南见状便心里有数了

“基德你....为什么要帮我?”

“只是感谢一下你们替我照顾鸽子的事情吧”男子说罢便走下了楼

而柯南并未尾随,他则是缓缓走到了窗旁看着雨中的男子,只见男子全身一个旋转化成了怪盗基德

“再见了,在世纪末的钟声响起前,我们还会再见的”快斗说完便离开了

而毛利兰则是姗姗来迟,“新一呢?”柯南闻言淡笑了下

“新一哥哥说他还有急事就走了”

走了?毛利兰将手里的毛巾放在了桌子上,又是这样....

很快她调整好了心态,“柯南,时间也不早了,去睡觉吧”

“好”

柯南点了点头便离开了房间往三楼走去,而毛利兰则是望着他的背影摇头苦笑了下

她刚刚怎么会觉得柯南是新一呢?她真傻

医院里,嗒嗒嗒,一阵脚步声在病房外响起

嗯?慕容清睁开了双眸,这么晚了是谁?护士吗?不可能啊,对了,这段剧情.....

脚步声停在了门外,咔哒!门被打了开来,一娇影走到病床旁

咔!一把黑漆漆的手枪对准了慕容清,他睁开眼睛望向了来人

“小哀?”此黑影正是灰原哀,“你拿着一把枪对着我干什么?”

“很抱歉了,在你这里卧了这么久,我的体内还流着组织的血液,所以在我杀了你后我会去解决掉工藤新一那个家伙”

慕容清闻言瞪大了双目,将不信、悲痛表演的淋漓尽致,“那么再见了”灰原哀说罢便扣动了板机

哒!

迎来的不是子弹,而是七束玫瑰花

“唉?”

慕容清惊讶了一下,虽然早知道剧情了但还是很惊讶,毕竟七束玫瑰花语是个人都懂

柯南:“你是在说我不是人?”

“怎么,有必要那么惊讶吗?”灰原哀将花插进了花瓶里旋而望向他淡道

“对啊,因为我知道含义了”慕容清说罢便直接将灰原哀抱到床上揽在了怀里

“呀!你在干什么啊笨蛋!”

“你说呢?”慕容清将头靠在她的头发上,嘴对着她的耳朵低语道

“在夜深人静没有旁人的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你说我会干什么?”说罢便往她耳里哈了口热气

这使得灰原哀浑身颤抖了下,面色发红,耳朵也是变的通红,红里透粉特别诱人

“我告诉你啊,你可不要乱来”灰原哀低语道

她知道清会变成成年体,到时候自己是服从呢还是服从呢....

慕容清不语而是轻含住她的耳垂,“唔!放开!”

她浑身颤抖了下想脱离慕容清的怀抱却毫无作用,“小哀,不要乱动,好好睡觉”

“那你先放开我”

“不行”

“......”

隔天车上

“唔,我感觉还是医院好啊”慕容清感概道

“哼!”

灰原哀则是脸色微红的轻哼一声别过头去,柯南扫着二人,昨天晚上一定发生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