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琴酒,惨!

众人随即来到了一个大酒店

“清,来这里干什么?”柯南稍有疑惑,“你不是要消灭组织吗?咱们先抓一组织高层人员匹斯克,也叫枡山宪三”

“原来如此,不过这情报你是哪里得来的?”

“这你就甭管了”

慕容清摆了摆手旋而从包里掏出一成人的衣服,一身白,上衣背面印着一个龙字(就是刺客信条里的那个白衣啦)

他抚摸着衣服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的怀念,不过马上恢复过来,他将衣服放回书包背在了背上

“好了,王者出击!赶在琴酒之前把匹斯克抓过来!”

“不行!太危险了!”灰原哀立马摇头,“放心吧小哀,不会发生任何的意外”慕容清安慰道,“那我跟你一起去”

“呃.....行吧。”

酒店内,三个小孩快速穿过了大厅进入了一酒窖里,“柯南,用你的麻醉针对准门口,一会只要进来个人直接将他麻醉!”

“好”

柯南点了点头,找了个隐蔽的位置直接打开了瞄准镜多准门口,慕容清伸了个懒腰便找了没有人看的位置就要过去

“清,你上哪去?”灰原哀问道

“唔....我要去换衣服,小哀要来吗?”慕容清调笑道。

“流氓”灰原哀红着脸白了他一眼,不过马上想到了什么

“你换衣服干什么?”,“嘛,我不是之前说过了吗?只不过你们不信而已.....”

灰原哀则还是有点半信半疑,而慕容清也不在说话进入了没人看的位置

不一会出来便是一十八左右的男子,拥有一张帅脸和一双灰白色的瞳孔,他望着身上的白衣满意的点了点头旋而戴上一口罩

“清?”灰原哀有些不确定道

“对,是我,怎么样?帅不?”慕容清嘚瑟道

“还行吧,不过你是不是找到了恢复的药?”灰原哀淡道,而慕容清则是叹了口气,好家伙,哀还是不信吗?

就在他刚想解释时门把被拧开了

匹斯克刚推开门就被麻醉针射晕了

“好了,我把他绑起来弄醒,柯南你有什么问题就问他吧”慕容清上前用绳子绑住匹斯克的双手双脚

“清?woc,你怎么变成成人了?!”柯南这才反应过来

“我.....”

慕容清有些无语,自己都解释了多少遍了?怎么还是不信?

“.....好了,干正事”柯南摇了摇头也不在管这件事情

“没问题”,慕容清上前一巴掌将匹斯克扇醒,“说!你们组织的地点在哪里?!”

而一旁的柯南则是愣了一下,不是一般都是问你们组织有多少,有没有在警方的卧底什么的

可你怎么直接上来就问在哪里?!你是想把组织端了吗?

好家伙,柯南还真猜对了,“你们是谁?”匹斯克直接问了一个经典的问题

“关你屁事,现在是我问你!”慕容清淡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我告诉你,我们组织的成员马上就要来了,到时候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

慕容清无语了,这货一定是个弱智,他直接有手上前掐住了匹斯克的喉咙

“但我可以在他们来之前杀了你!”说罢右手开始渐渐发力,这是他前世常常用的审问手段之一

这样可以使对方感受到死亡的来临,如果意志不坚强什么的立马投降,当然他还有别的手段

不过由于小哀在现场他也不方便执行,毕竟太残暴了

慕容清算了算时间,“如果你要说就眨眨眼”很快匹斯克疯狂的眨着双眼

他将右手的力气松到了可以使他说话的地步,“说吧,在哪里”

“这...这我不知道,组织为了防止间谍、叛徒什么的,都不会告诉组织的地点,都是随机挑一个地方的,就连琴酒他们也是不知道组织的准确地点”

“是吗?”

慕容清看匹斯克也不像是在说谎就一个手刀将其劈晕,“柯南,你先带着小哀去地下室与博士汇合”

“嗯?那你呢?”柯南问道

“我?和琴酒玩玩”

“好,你小心点”柯南点了点头打算带着灰原哀走,而后者则是看着慕容清

“你...小心点”她帮不上什么忙,留在这里反而会给清增加负担

“OK”慕容清点了点头,望着二人消失在视野便活动了下筋骨,“接下来,就是琴酒的悲催时间了”

酒窖,琴酒二人刚打开门便有几发子弹射了过来。

哒!哒!哒!

琴酒右大腿和左手臂被击中,而伏特加则是右臂被击中

“啧,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慕容清从暗处走了出来,而琴酒第一时间掏出手枪想要反击一发子弹便射了过来击中了他的右臂

“哼”琴酒中枪后闷哼一声

“大哥!”伏特加也是想要掏出手枪反击不过枪还没拔出来又是飞来一发子弹干中了他的左臂

“你是谁?”琴酒看着慕容清问道

呦?这种情况下都不慌?牛逼啊,慕容清摇了摇头淡笑道

“我?我就是和你们组织对着干的,没看到我衣服都是白的吗?你大可叫我龙魂,毕竟以后你们不仅会面对FBI还会面对我哦

对了,刚刚那几枪是我替雪莉还的!嗯,还有十秒,拜拜啦”慕容清说罢便闪身进入了烟囱往天台爬去

十秒?琴酒瞳孔一缩旋而大吼,“快跑!”

停车场

灰原哀正不安的等着,轰——!突然一阵爆炸声从上面传来,她浑身一颤,该不会....

“嘿!小哀!”

她闻言立即回头,发现慕容清正缓缓走来,不过已经变成七岁的模样了,灰原哀见人没事不由的松了口气

“清,刚刚那爆炸声是怎么回事?”柯南问道

“炸弹呗”

慕容清轻松道旋而想到了什么,“不过你放心,我控制了药量不会伤及无辜,不过琴酒那两货八成已经重伤了”

某处

“哦?琴酒、伏特加重伤?真是....”一美女挂掉了电话,露出了一惊世容颜和一头长长的金发

“有意思呢”,此人正是贝尔摩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