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义庄奇异的空棺

  • 凤仵九天
  • 凡尘望月
  • 2181字
  • 2022-04-29 10:51:00

小镜子吓得直接往苏萱的怀里钻,她从很小最怕雷鸣闪电了,再加上这种阴暗的天气烘托气氛,前方又是义庄偏僻地带,自然就更加让人心里心生几分畏惧了。

剧烈闪电劈在了旁边的一棵大树上,紧接着那棵大树便起火,燃烧了起来,吓得小镜子尖叫起来。

陆峰和几个捕快不自然的拔出腰间配刀,直接守护在苏萱的跟前,生怕苏萱他们受到什么威胁。

随着那大树燃烧起来,天空的云也瞬间展开,刚才的阴沉瞬间被眼下的阳光明媚所取代,就如同他们进入了另外一个时空一样。

“什么味道……”一个捕快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但却不知道这种味道是从那里来的,于是第一时间询问道。

可是大家都没有在意他所说的话,注意力全在苏萱的安全上。

“大人您没事吧……”陆峰也从未见到过这种情形,正询问苏萱的安全,就这样打断了那个捕快的疑问。

“我没事,前面就是义庄了,我们过去看看!”苏萱倒是十分镇定,没有因为眼前的变化而有丝毫慌张,俨然超出了一个普通女孩的承受能力,倒是多了几分英勇之气。

众人紧跟苏萱的后面,朝着义庄那边走过去。

义庄是一个破旧且四面透风的屋子,是几口棺材横着摆放在中间位置,除了微风吹动那里遮挡四周的帘子外,周围寂静的让人感到窒息,仿佛一只蚂蚁的行走都能听得十分真切。

棺材上面都是灰尘,有些上面都结了蛛网,看起来应该在这里摆放了有些时间,也不曾有人过来打扫一下。

陆峰进去的时候,用手里的刀将破烂帘子轻轻挑起,却被滑落下来的灰尘给呛得咳嗽起来。

“看来这里有很久没人来过了!”小镜子轻轻捂着自己的鼻子,然后对着苏萱说道。

“这里是义庄,堆放的都是无家无主,或者是暂时没找到家人的尸体,谁愿意来到这里?”陆捕头当即说道,似乎觉得小镜子这样的询问实在是有些多此一问的意思。

“其实也不一定,各州府或者各县义庄,都应该有义庄看护员的,他们拿着官府的银钱在这里负责看护这些死人,为的就是让义庄这些无主之人能够有个归宿,让那些过来寻找尸体的人也有个地方寻找!”苏萱仔细打量着这里,然后说道,“不过这里的义庄管事好像不怎么尽心!”

“大人,那边好像有口棺材不一般!”陆捕头这个时候看向了左边的一口棺材,发现那口棺材木板老旧,却没有任何灰尘,干净的让人觉得和这里其他的棺材有些格格不入。

“打开看看!”苏萱当即带着人走过去,然后对着陆捕头他们说道。

“开棺?”小镜子可是被吓着了,她能站在这里已经算是超出自己承受恐惧的能力了,现在突然听到苏萱要开馆,这可是吓得不轻。

“你害怕就到一边等着去!”苏萱可是医学世家出身,对仵作之事也有所涉猎,自然没有半点害怕和恐惧。

此刻她要打开这个棺材,就是想弄清楚这具棺材为什么会和其他的不一样。

既然来到了义庄,那对义庄这边的情况就必须了解清楚,哪怕是任何一个细节也不可以放过,所以发现这里有任何不对劲都要查个清楚明白。

小镜子自然害怕,赶紧跑到旁边呆着,不敢再多看这边一眼。

“大人,这虽然是口老旧棺材,但很有可能是被人家取回家而留下的棺木,有些有银钱之人不用之前的棺材也是常事,咱们真有必要开馆嚒?”陆捕头也有些不理解。

“如果尸体被人取回去而留下棺木的话,棺木应该是打开的,不会有人再盖回去的。”苏萱当即说道,“这里面一定有古怪!”

听完苏萱的话,陆捕头没有再犹豫,当即招呼身边的两个捕快将棺木盖板给打开,棺木里面的情况立刻一幕了然。

但是苏萱和所有人都十分诧异,不理解为什么开棺之后会是这个样子。

“大人,这是一口空棺!”陆捕头当即对着苏萱说道。

“不对,这里面曾经躺过尸体,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挪走了!”苏萱这个时候伸手从空棺里面取出一根丝线,当即对着陆捕头说道,“这个棺木比较粗糙,有些地方的木刺没有处理干净而导致留下了这个!”

“大人果然细心,如此细小的丝线都逃不过您的法眼,属下佩服!”陆峰倾佩苏萱的观察入微,这要是他自己,肯定是察觉不到都。

“这种丝线是粗麻之衣上留下的,而且染有红色染料,用香薰熏制过,如果判断不差,这应该是一个女人身上多穿之物!”苏萱拿起丝线,在自己鼻子下面仔细闻了一闻,再看清楚那丝线上残留的颜色,做出了这样一番分析。

“大人,在下实在不明白,既然是挪尸,就应该是被家人找到了,将其带回去,为何这副原本要丢弃的棺木却依然合盖如初?而且棺木还没有丝毫粉尘?”陆捕头心里疑虑很多,一时间竟然询问出来两个迫切需要解答的问题。

“这就要问问这个义庄管事了!”苏萱自然也不知道其中内情,但是他却相信管理这里的义庄管事会清楚一些内情,因此他才这个时候对着陆捕头说道,“他应该可以给你解答!”

“但是这个管事也不在此处,而且这里都棺木都没有任何打扫的痕迹,看此情形,应该不在义庄或者跑哪里偷懒去了。”陆捕头听到这话,当即说道,“我们又去何处找他?”

“外面林子里,一定有他的踪迹,你带两个人现在过去,一定可以找到他!”苏萱当即对着陆捕头说道,就算是能掐会算一般。

“是,属下这就去!”陆捕头将信将疑,既然苏萱都这样说了,那他就带着两个兄弟走一趟,看看情况再说。

谁也不知道苏萱所言又几分把握,但是他们来这里就是来听从苏萱吩咐的,自然是需要苏萱按照苏萱都命令做事了。

在陆捕头他们出去的时候,苏萱再次仔细查看空棺内的情况,在棺椁的另外一边又找到了一条丝线,但是这种丝线和之前发现的又不一样,这是纯黑色的丝线,这就让苏萱有些想不明白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她都要保留好证据,将这两条丝线分别装进了两条丝帕内,保管好放在了自己兜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