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真相曲折迷雾生

  • 凤仵九天
  • 凡尘望月
  • 2098字
  • 2022-05-30 10:59:10

“本州听着,你且道来!”赵东辰听到苏萱这话,自然也不想浪费时间了,于是第一时间对着苏萱说道。

“其实本案这个案子,要从定远县贾家大院说起!”苏萱这个时候走到众人中间,站在了最显眼的位置上,对着大家说道,“十九年前,贾家集,我们的这位贾夫人,刚嫁入贾家大院三个月,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但是就在一个晚上,一群不速之客闯入贾家大院,开始了对贾家的洗劫抢掠,家老爷和家丁悉数被斩杀,年轻貌美的贾夫人也被抓走当了压寨夫人。

贾夫人原本想过宁死不屈,陪着自己丈夫共赴黄泉,但贾夫人却发现似乎已经有了两个月身孕,为保住自己丈夫的骨血,贾夫人决定忍辱负重,从了那个丧心病狂的山大王。

后来,贾夫人生产,却赶上官兵围剿山寨,在混乱中产下双包胎兄妹。

贾夫人深知自身的危险,也不想自己的亲生儿女认贼作父,就想着让老家丁带着兄妹离开山寨,找一个安身之处躲避起来。

然而兵荒马乱,老家丁一个人实在带不走两个孩子,只承诺可以带其中一个离开,贾夫人只能忍痛答应,将其中的男孩交给了老家丁。

老家丁拜别主母后,便带着那个婴孩离开了山寨人马,朝着山下而去。

然而祸不单行,老家丁在出山后不多时,便遭遇了乱军追杀,婴儿与其失散。

老家丁有负主母交托,身怀愧疚,却不敢对主母直言,因此他回到山寨主母面前的时候,只说将孩子交给了山下农妇收养,让贾夫人放心。”

苏萱说着,走到老家丁的跟前,对着老家丁说道:“老家丁,本官所说可有出入?”

苏萱对着这个老家丁说话,自然是对于当年的事情有所掌握,弄清楚这个老家丁就是当年遗失小女孩的当事人。

老家丁低下了头,什么话也没有说,看起来默认了苏萱所指的事情。

贾翠娘也没有表现出意外,看起来她是知道这些事情的,所以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几乎没有半点震惊或者惊讶,情绪也没有丝毫波动。

“可能是上天眷顾吧,这个男婴被一个从山寨逃出来的丫鬟给捡起,带回了定远县乡村的老家,为报答贾老爷平时对她的恩德,她决心将孩子带大。”苏萱继续说下去道,“而山寨这边,遭到官军的绞杀,山寨被攻破,山大王只能搜集所有抢掠的财宝,带着贾夫人母女两个逃离定远县。

之后就举家带口的来到了禹州府,购置了一处宅子和天地,摇身一变成为了那个被大家称颂的贾大善人,当上了富甲一方的员外老爷。

这件事情也算是这样过去了,这位贾老爷原本以为自己可以过上安稳日子,却不想一次偶然的时间,发现了贾夫人深藏的秘密,知道自己一直关心的女儿竟然不是自己亲生的。

暴跳如雷之下,他打了善良的贾夫人,让贾夫人头部受到重创,变成了一个神智不清的疯癫之人!本官在贾夫人后脑部见到的那个愈合伤口可以充分证明这一点。

因为对贾小姐有了芥蒂,自然就没有了之前的关爱之情,有的只是嫌弃和憎恨,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的这位贾小姐就要和普通丫鬟一样,干粗活,甚至于没有做完都没有饭吃。

这就是家小姐手上满是茧子身体瘦弱,与其他富家千金是不一样的原因。

贾贵自然也不愿意整天对着一个疯癫的女人,以及那个不属于自己的闺女,于是就在外面有了另外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也为贾贵生了一个女儿,这一年正好是贾贵来到禹州府的第二年。

但是那个女人命不好,剩下那个女儿后就落下病根,不久就撒手人寰,留下了那个孤零零的女儿。

贾贵对这个女儿是异常的疼爱,甚至于不惜花重金为女儿打造首饰,还附庸风雅的让别人给了一首诗,按照诗句的美好意思雕饰出那个手镯和那对耳坠!”

苏萱说着将腰间的手帕拿出来,那个镯子和那对耳坠就摆放在了大家的面前:“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这一点是本官在首饰店掌柜那里了解到,并且特意提到贾贵要求独一份,不允许掌柜的再制作任何一个相同款式。

看似是对首饰唯一性的占有欲,其实他是在隐藏自己对女儿的关爱之情,不愿让别人议论或者说起他在外有另外一个女儿和另一个女人的事情。”

“本州这就不明白了,既然说贾贵如此疼爱此女,为何不将此女接回家里养着,却要隐匿在外不声张?”赵东辰有些想不明白,当即对着苏萱询问道。

“他是不敢声张,因为他是山寨土匪出身,在定远县还挂名通缉,倘若让人知道他的事情多了,就容易联想到这里,他平时做事为人向来低调,尽可能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更何况养外宅有私生女这样的事情?

事情在他的隐匿下,也算是相安无事的过了十六年,然而十六年后,一口棺材莫名的出现在贾家大院门口,让整个贾家都震动了。

贾老爷打开棺材,看到了那句骸骨,立刻就想到了那个被自己勒死的贾老爷。

他杀人如麻,其他人或许不记得,但是真贾老爷腿脚有残疾,走路不稳是众所周知的,本官让凌捕快在定远县查证的结果,贾老爷的状态也是如此。

他看着那具骸骨脚踝处的旧伤,自然就能一眼认出来,于是慌乱之下,他立刻让自己信得过的下人,趁着天黑将骸骨送到了自己在外的一个货站,也就是现在发现浮尸的面馆,将骸骨丢进去,并且将井盖封死。

这就是本官在水井里搜寻到浮尸后,下面发现的乌骨的由来。

只是他在做这一切的时候,却没有发现有一双眼睛正在默默注视着这一切,将所有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原本贾贵以为事情就到此结束了,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真心疼爱的女儿竟然和一个人好上了,而且还珠胎暗结,走上了私定终身的道路。而那具浮尸腹中的胎儿就是最好的证明!”苏萱继续说下去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