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真凶出现浮水面
  • 凤仵九天
  • 凡尘望月
  • 2018字
  • 2022-05-28 10:59:07

“什么?义庄路上装神弄鬼的人居然是你?”见到绳索和翠娘手心的老茧痕迹密接后竟然出奇的吻合,小镜子当即惊诧不已,要知道当时差点就把她给吓死了,所以她很记仇的看着眼前的贾翠娘,说了这样一句话。

“这样普通的绳索到处都是,就算是偶尔和我手心的老茧重合,也不能说我就是使用这条绳索的人!”贾翠娘当即诡辩着说道。

“没错,这种绳索的确是很普通,任何一个人都可以随便在作坊和店铺里面购买到,并且拿出来使用,但是因为这些绳索都是手工编织,每一条的大小都会有细微的不同,一般人不仔细看自然是发现不了,但是本官却发现了不同!”苏萱当即对着贾翠娘说道,言语上的自信就像是发自本能一般,说得振振有词。

“有何不一样?”贾翠娘一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架势,摆出一副非要对方拿出证据来的样子。

“本官手里这条绳索连接处有一条细微的断痕,可能是在长期使用的过程中造成的裂口,口子灰尘明显,自然不是近期才有的,因为只是细微的创伤不会影响到使用,所以你并没有发现,一直以来都在使用这条绳索,从而让你右手所生出的老茧也留下了这个口子的痕迹!”苏萱这个时候对着翠娘说道。

翠娘手心里的茧子成为了最有力的证据,直接让贾翠娘无从再做任何辩解。

“而且,你因为回来的比较匆忙,还没有来得及换下之前穿的鞋子,所以这会你脚下的鞋子依旧粘着义庄道路上留下的脚印,以及大树掉落的叶子。”苏萱这个时候看向了贾翠娘的鞋子,发现了一片枯叶黏贴在贾翠娘的鞋子底下,这就让苏萱寻找到了第二个有力证据,直接证明贾翠娘是去过义庄小道那边,装神弄鬼吓唬他们的便是此人。

“就算是如此又怎么样?也不能证明我就在包庇谁!”贾翠娘继续辩驳着说道,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虽然证据都证明她去过义庄路口,利用白色衣裙吓唬人,那又能怎么样?根本就没有办法证明她就是凶手的帮凶,所以她当即对着苏萱说了这样一番话。

“陆捕头,将她和老家丁扣押起来,并散出文告,说本官已经缉拿到本案凶手,明日押赴府衙,交由赵大人发落!本官就不相信她的同伙不会出现!”苏萱当即对着陆捕头说道。

现在她手里的证据还十分有限,不能将眼前的贾小姐怎么样,但是她相信她这一招打草惊蛇一定会奏效,因为贾小姐想要保护的那个人对贾小姐重要,反过来贾小姐对那个人也很重要。

所以她只要将整个事情安排好,就等着她期待的结果出现就行,其他的都不再重要了。

“你……”贾翠娘当即被苏萱的一番操作给弄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于是她只是从牙齿缝隙里挤出来一个你字,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或许此刻的她心里只是期待上天眷顾,那个她身后的人不要出现,不然所有的一切就将付之东流了。

苏萱让人将老家丁和贾翠娘带走后,又在陆捕头的跟前小声嘀咕了几声,然后所有人都在贾家留了下来,一起等待结果。

院子内由方捕快他们几个轮番职守,看护好一切,俨然一副守备森严的架势。

但是一直到深夜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小镜子有些扛不住了,正趴在桌子上开始了睡觉,而苏萱却在屋子里来回踱着小步子。

依照她的判断,贾小姐身边肯定有那样一个神秘人,只是这个神秘人耐得住性子,到现在也没有动静,这让苏萱心里有些着急了。

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必须沉住气,只有沉住气了,才能有机会等着真正的凶手出现,才能将整个案件缺失的部分给串联起来。

因此她为了让自己静下心来,沉住焦躁不安的心情,就只能靠着自己在屋子里来回走动消耗体力来维持。

凌晨时分,院子外面果然有了动静,方捕快他们察觉到异常后,本能的朝着苏萱他们所在的屋子那边而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条黑影突然翻墙而入,直接冲向了苏萱他们所在的屋子,冲开了那扇门,飞身进入了屋子里。

“你终于来了?”苏萱这个时候背对着这个进入屋子的人,并没有回身就直接对着这个人说道。

此刻这个人一身夜行衣装扮,戴着蒙巾生怕别人认出来的样子,就站在门口。

当听到苏萱的话,似乎已经知道上当了,正要转身离开,却见到陆捕头和方捕快他们迅速包抄了那扇门,他想要出去已经比登天还难了。

于是他放弃了出去的想法,整个人放松全身肌肉,就站在门口等待着,毕竟该来的一定会到来,这样的场景或许他不止一次在脑海里出现过,只是他没有想到居然会是以这种形式出现。

“如果本官没有猜错,此刻的贾贵恐怕已经命丧黄泉了吧?”苏萱这个时候转过身,看向身后的黑衣人,然后对着黑衣人说道。

她很清楚,凶手布这样大一个局,目的就是要杀掉贾贵,要是不达到这个目的凶手是绝对不会出现的,现在这个凶手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自然是完成了那个目标的,所以苏萱才会在这个时候对着这个黑衣人说了这样一番话。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何故有此一问?”对方听到这话,当即对着苏萱说道,俨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本官不明白的是,你与贾贵到底有何愁怨,非要将贾贵给杀死不可?”苏萱这个时候询问道。

她很疑惑,以贾贵的身份和眼前这个凶手的身份,应该没有任何交集才对,但是凶手却不惜一切代价的要取贾贵性命。

但是不管如何,杀人就是杀人,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