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真相露出案中案
  • 凤仵九天
  • 凡尘望月
  • 2026字
  • 2022-04-25 10:51:04

“原来是迟大人,请罪学生失礼!”听到苏萱的介绍,林晚荣不敢有所怠慢,当即在苏萱面前鞠躬作揖,很显然他没有忘记自己是个读书人,需要在苏萱的面前表现出该有的气度和礼貌。

“有功名在身?”见到林晚荣的举动,苏萱询问道。

一般在官员面前自称学生的,必须有功名,否则只能称呼自己为草民或者小人,此刻这个林晚荣在她面前自称学生,苏萱自然揣测是有功名之人。

“回大人的话,学生戊戌年乡试侥幸中得一个秀才!”对方回答。

“既有功名,想必也是出于名门,何以自甘沉沦上门充当赘婿?”苏萱继续询问,似乎想要林晚荣将原因说个清楚明白。

“学生自幼清贫,双亲在弱冠之前便已离世,靠着叔叔接济才侥幸得以存活,几年前叔叔病逝,堂哥自是没有供养在下之责任,为图生计,才选择上门做了一名赘婿!”林晚荣将苏萱让进屋内,并一边引路,一边对着苏萱说道,“好在岳母垂怜,妻子贤惠,才有学生的今天!”

“听闻你近次科考落地,性情大变,你家岳母才甚至怀疑你并非原先女婿,这又是如何?”苏萱走到了大厅,对着林晚荣询问道。

“十年寒窗,名落孙山的确让学生情绪低落,但却并无性情大变,此话一定是学生岳母神智不清所言!”林晚荣这个时候对着苏萱说道,“请大人勿要听信片面之词,还要明察秋毫才是!”

“哦?你家岳母患有神智不清之疾?”听到这话,苏萱继续盘问,她必须弄清楚所有的细节。

“确实如此,自从三年前,家母不慎摔倒,撞击后脑之后,至今都是如此,糊涂之时甚至于不认当前之人,学生和贱内也只能好生照料,别无他法!”林晚荣紧接着解释着说道。

“本官可以单独询问你夫人夫人阿碧几句话吗?”苏萱觉得自己询问林晚荣的话已经问完,于是对着林晚荣说道。

“当然,大人请便!”林晚荣自然没有办法拒绝,只能答应下来,并招呼自己的妻子过来,而他自己则主动撤下去,看上去一副君子坦荡荡的样子。

苏萱自然没有理会林晚荣的坦荡,见到阿碧来到了自己面前,当即对着阿碧询问道:“阿碧,本官问你话,如实回答本官,你可能做到?”

阿碧点了点头,但是眼神里却冲刺着一些惶恐和不安,不知道是因为没有见过官的紧张,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你母亲宋婆婆一年前曾经摔倒可是撞到了前额之后出现脑子不清醒?”苏萱当即询问阿碧。

“摔倒……?”阿碧听到这话有些震惊,但是很快又缓过神来,对着苏萱说道,“确系如此,民妇还照料了好一些时间呢!”

“说谎,你夫林晚荣说的明明是三年前你母摔倒,碰伤的部位也非前额,而是后脑,你身为女儿怎能不知道?”苏萱的一番试探,果然察觉到不对劲,于是她第一时间质问阿碧,“其实你母并没有摔倒,也不曾碰到头部,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夫林晚荣编造,而你是因为想帮着你夫圆谎,却因为事先不曾串供,弄巧成拙,反而暴露在本官年前,是也不是?”

“不是,是民妇记错了,民妇是乡野村民,没有见过什么世面,见到大人十分紧张,所以就……”阿碧当即对着苏萱狡辩道。

“一个老人在家里摔伤,身位女儿的悉心照料原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如何能够连自家母亲伤在哪里都能记错?”苏萱当即怒斥着说道,“快点如实招来,否则本官带齐衙役,将你带赴公堂,可就不是如今这般处理了!”

“大人……”就在这个时候,林晚荣从外面走了进来,直接来到了阿碧的身边,然后转身看着阿碧心疼的说道,“阿碧,我们说出来吧,看来这件事情想瞒是瞒不住了!”

“不,不能说,母亲她会受不了的!”阿碧摇着头,满脸的不乐意,想要阻止林晚荣说下去。

“我实在是不忍心见到你现在这个样子,虽然我不是他,但我的心已经交给了你,我不能让你再蒙受这种折磨了!”林晚荣这个时候对着阿碧深情的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转身跪在了苏萱的面前,说道,“大人,其实我根本就不是林晚荣,更加不是阿碧的丈夫,我叫阿木,只是一个要饭的,因为阿碧的丈夫给过两个馒头,让我有了一餐温饱,我才在林晚荣临死前答应帮助他照顾他的岳母和妻子。”

“林晚荣死了?”苏萱听到这话,十分震惊,原本以为只是李代桃僵的案子,却不想这里面还有这样一档子的事情。

这个时候宋婆婆刚好从里屋出来,听到这话,当场也晕厥过去,倒在地面上。

阿木和阿碧立刻将宋婆婆搀扶到床上,苏萱让小镜子去请大夫。

在大夫给宋婆婆诊断的时间里,苏萱继续询问假林晚荣:“林晚荣是如何死的,当时你又是如何去到的现场?”

“那天是大考的日子,我和往常一样在禹州府大街各大酒楼茶肆附近沿街乞讨,刚巧撞上了大考之后在高升酒楼喝酒的几位学子,当时林晚荣就在其中,他炫耀自己的文章如何好,如何能拿到本轮州试第一名,并且将身上所有的银钱都打赏给小二和店家,我也是在那个时候得到了两个馒头!”阿木继续说下去。

“然后呢?”苏萱继续询问道。

“我吃完馒头,正打算趁着林晚荣心情好,再要点打赏,可当我再次上楼的时候,却发现那些学子已经离开了。”阿木接着说下去道,“原本以为事情也就这样了,我再也见不着那个财神爷了,可不曾想就在当天夜里,我在居住的破庙外面撒尿,却见到浑身是血的林晚荣。”

“浑身是血?”苏萱听到这里,眉头微微皱起,然后继续问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