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贾家小姐的秘密
  • 凤仵九天
  • 凡尘望月
  • 2051字
  • 2022-05-27 10:59:08

“贾贵?他不是令尊么?”苏萱听到这话,表示十分不理解。苏萱知道这个贾家小姐身份有待商榷,在听到这话的第一反应,自然就是好奇在眼前这个贾家小姐心里贾贵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何贾翠娘要以丧尽天良来评断自己的父亲?

“他不是,他根本不配!”翠娘眼中充满了憎恨,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男人造成的,地址那个男人的错。

“如何不配了?”苏萱听到翠娘是有话想说却又没有说出来,于是继续追问道。

“因为他是……”也不知道是冲动还是不小心,贾翠娘居然说出来这四个令人浮想联篇的话,让人立刻就感觉到这里面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你的父亲,对吧?”苏萱见她欲言又止,于是索性帮着她说出来后面的半句话。

尽管苏萱之前就有这样的揣测,但是没有证据,现在看到贾翠娘的反应,这才认为自己的揣测没有错,于是在贾翠娘面前说了出来。

但是这话一说出来,小镜子和陆捕头他们都惊愕得说不出话来,他们不管怎么样都没有办法联想到这对父女居然会是虚假的关系。

贾翠娘看着苏萱,惊诧和不敢置信的样子站了起来,眼神里面充满对苏萱聪明程度的质疑,她不知道苏萱是如何猜到这些的,而且还是在她想说又不想说的时候,接着她的话说了出来。

“你一定很好奇本官是如何知道这些的,因为贾贵他不可能告诉本官这些,你也还没有来得及告诉本官,所以这层关系应该是无人知晓,可本官却偏偏知道了,对吧?”苏萱见到贾小姐的反应,当即对着贾小姐说道。

贾翠娘依旧诧异的看着苏萱,无法想象自己被苏萱看穿心思的那一刻会是什么样子?但是此刻她正被苏萱看穿了一切。

“你右手的老茧出卖了你们的关系!”苏萱当即指着贾翠娘的右手说道。

听到苏萱的话,翠娘下意识的将自己的右手缩了一下,虽然动作很小,但却逃不开所有人的眼睛。

“一个富家千金,十指不沾阳春水,如何能生得这般老茧?本官相信所有人都很好奇,对吧?

其实本官也好奇,这个问题困扰了本官很久,但是本官拿出那两件首饰摆放在贾小姐手里的时候,贾小姐并不认得,但却对那两件首饰喜欢得紧。

而在此之前,本官在首饰店掌柜那边核实到,这两件首饰是贾贵亲自带人去首饰店为女儿定制的,包括上面的纹饰雕刻,还特意交代掌柜的不允许仿造,保证这两件首饰的唯一性。

可见贾贵对这个女儿的疼爱是到了难以用言语来形容了,然而在贾小姐的右手上,本官却看不到半分疼爱的迹象。

所以本官推断,贾贵一定有着另外一个疼爱的女儿,而这个女儿绝不是如今站在我们面前的贾小姐。”

苏萱言语犀利,将自己能够推断到的一切都给说了出来,几乎没有任何避忌。

翠娘底下了头,虽然什么话也没有说,但却表现出苏萱言中一切的状态,仿佛这一刻在苏萱面无处遁形来一般。

“难道说贾翠娘只是一个替代之人?”小镜子听到苏萱的推断,当即转身看向贾翠娘,然后提出自己的质疑。

“原本本官也是这样想,觉得是贾贵找人替代那位贾家小姐出来见人,迷惑本官,阻止本官在贾家查出什么端倪,因为贾贵就是谋害那位真正贾家小姐的真凶。

但是以贾贵对那位小姐的疼爱是断然做不出这种事情来的,更何况众目睽睽之下,他贾贵想找一个人来冒充小姐,又怎么能躲过所有人的眼睛?

这显得十分矛盾和没有合理性,本官陷入迷茫,一直破解不了这个谜,直到本官再次来到这贾家大院,见到老家丁的时候,本官特意问起贾家小姐的事情,老家丁的回答没有任何迟疑,由此可见贾翠娘确实是贾家小姐,而且如假包换!”

苏萱进一步的推断,一步步的将自己心中的谜团给解开,“只可惜她和那位千金不同,因为自小就被逼着你干粗活,过着和丫鬟一般日子,在人前却要佯装大小姐的模样充当贾贵的门面!这就是我们在见到她的时候,为什么可以做到在人家知书达理,在背后却吞咽着自己的眼泪!”

“原来是这样?”所有人顿时都对着贾翠娘投过去同情的眼神,谁也没有办法想象贾翠娘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

“贾翠娘,你的遭遇固然值得让人同情,但你所犯之罪却让本官无法对你宽容!”苏萱这个时候话锋一转,直接对着贾翠娘说道。

“大人这是何意?”贾翠娘听到这话,当即从之前的失神感叹里醒转过来,看着苏萱问道。

“本官检验过令慈尸身,令慈根本就不是自杀,这一点本官的验尸格目里有详细记载。

可本官告诉你令慈离世的消息,你本能的就认定令慈死于自杀,本官揣测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知道她今天会死,而且是被悬吊于横梁之上而亡,是也不是?”苏萱当即对着贾翠娘灵魂拷问。

“大人,天底下有女儿谋害亲娘的么?”贾翠娘当即反问道,似乎觉得苏萱给她套上的罪责毫无道理可言。

“说得好,天底下的确没有亲生女儿谋害亲生母亲的事情,也做不出这种事来,你也确实没有谋害,这一点本官从未怀疑,可你却包庇了元凶!”苏萱当即对着贾翠娘指控着说道。

“大人身为父母官,怎么可以信口雌黄冤枉好人?”贾翠娘当即喊冤,拒绝苏萱对她的指控。

“把你的右手伸出来!”苏萱当即命令的口吻说道,不允许贾翠娘有半点拒绝。

贾翠娘只能将长满老茧的右手伸出来,苏萱立刻让陆捕快将义庄路上的那根绳索拿出来,摆放在贾翠娘的手心里。

当即看到那根绳索的粗细与翠娘手心的痕迹吻合如一,很显然这根绳索就是贾翠娘所使用过的,而且是经常使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