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义庄路上诡异事

  • 凤仵九天
  • 凡尘望月
  • 2163字
  • 2022-05-23 10:51:07

“回大人的话,正是小女!”翠娘当即回答,不敢有半点怠慢的意思。

“可曾认识这两个物件?”苏萱听到对方肯定的回答,脸上充满了疑惑,当即将手里的两件首饰拿到了贾翠娘的面前,对着贾翠娘询问道。

“此物甚是精致,无论雕工还是材质,都堪称顶级,应该不便宜吧?”翠娘将东西拿到手里,仔细打量了一下,然后对着苏萱否定着说道,“只可惜小女子今天才见到,否则定不会让这等上品首饰落于大人之手!”

说完这话,翠娘便将手里的两件首饰递送到苏萱的手里,眼神里却充斥着对这两件首饰的不舍,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喜欢这两件东西,只可惜这不是她家的。

苏萱在接过首饰的时候,观察到贾翠娘右手手心和指头上有多个老茧,虽然对方小心隐藏,但心思细腻的苏萱自然是能够发现端倪的。

可苏萱不打算打草惊蛇,便没有揭穿,而是将接过的首饰顺手交给了一边的小镜子,紧接着就询问贾贵说道:“既然如此,本官就不在此打扰了,告辞!”

说完这话,便和陆峰小镜子他们一起走出了贾家的大门,来到了贾府门前的街道上。

曲捕头自然也跟了出来,并第一时间追上苏萱说道:“迟大人,实在不好意思,这贾贵平时仗着自己有点钱,就没将任何人放在眼里,跋扈惯了,刚才对大人无礼,还请大人海涵!”

“曲捕头和这贾某人关系不一般吧?不然如何能特意说出来替贾某人向本官道歉?”苏萱当即抬头看向曲捕头,然后询问道。

“曲某和这贾贵是同乡,都是从外地过来禹州府定居的,所以和旁人相比,关系自然是要近一些的,让大人见笑了!”曲捕头当即对着苏萱说道,把自己和贾贵的关系轻描淡写的描述了一番。

“哦?那么这贾贵老家何处?何时来到这禹州府,又为何要迁居禹州府的?”苏萱一听到这话,立刻询问道。

今天在贾家,苏萱见到那贾家小姐的那一刻,就感觉整个贾家充斥着怪异,和寻常的富贵之家完全不同,这让苏萱心里充满了好奇和不解。

如今曲捕头说起贾贵是迁居过来的,也就没有任何犹豫的询问曲捕头关于贾贵迁居禹州府的原因了。

“贾贵是定远县人士,十七年前迁居禹州府的,因为之前就在禹州府这边买下数百亩良田,家境十分殷实,便成为了禹州府首屈一指的富户!”曲捕头继续说下去道。

“如此的话,这个贾贵还是有些来头的!”苏萱当即评论了一句,然后抬头看了看贾府门口的那块匾,心中涌现了各种思绪。

就在这个时候,禹州府衙那边一个捕快跑到了曲捕头跟前,对着曲捕头说道:“捕头大人,您怎么还在此处?知州大人正四处找您呢!”

“迟大人,不好意思,衙门有事情,曲某不能奉陪了!”曲捕头当即说道,然后转身让那捕快立刻招呼贾府内的所有差役一起离开。

看着曲捕头他们离开贾家,朝着知州府衙门走过去的背影,小镜子当即对着苏萱说道:“大人,这首饰店老板不是说手镯和耳坠都是贾大善人给女儿打造的吗?而且是独一份,绝不会有相似之款出现,但我们来到贾家之后却得到了所有的否定,难不成是首饰店掌柜说谎了?”

小镜子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贾大善人和掌柜所说的话会出入如此之大?

“掌柜的没有说谎的动机和理由,更何况当时我们假扮主顾去购买首饰,掌柜的一心只想做成买卖,又岂会有生意不做,而说出这样一番言语来哄骗咱们?”苏萱当即反驳着说道,“倒是这个贾贵,平日嚣张跋扈的态度和贾大善人这称呼背道而驰,实在是太让人感觉吃惊了。”

“大人,要不要派人盯着他?”陆峰这个时候对着苏萱说道。或许是他也觉得这个贾贵十分可疑,因此在听到苏萱这样说之后,立刻对着苏萱建议道。

“让盯着的弟兄小心谨慎些,切勿被其发现!”苏萱当即默许了陆峰的建议,觉得盯着贾贵也不是一无用处,毕竟这个人太过奇怪,有些事情不弄清楚是没有办法解开心中之谜的。

“大人放心,属下一定会叮嘱好他们的!”陆捕头当即应声,表示一定交代好下属办好这件事情,绝不出麻烦。

说完这话,陆捕头就立刻安排其他两名捕快留守在贾家附近,紧盯着贾家大院门口,时刻留意着贾家动静。

要知道苏萱他们一直穿着便装,只要他们自己不说是捕快,别人看上去就是普通老百姓,不会让人生疑。

于是那两个捕快大哥就找了一个靠近贾家大院的茶寮,坐下来喝茶,并时刻留意着贾家的动静,将贾家门口发生的一切都仔细记录着。

安排好这一切,陆捕头才来到苏萱面前,对着苏萱复命道:“大人,一切都准备好了!”

“凌捕快,辛苦你去定远县走一趟,查查这个贾贵的来历,又为何要举家迁徙到禹州府?”苏萱这个时候对着凌捕快说道。

“是!”凌捕快当即应声,然后从小镜子那里拿了些盘缠,就离开了苏萱,去了定远县办事。

“我们现在去义庄找贺年,去看看小叫花子身上还能发现一些什么!”苏萱见到凌捕快走了,于是转身对着小镜子和陆捕头说道。

当时检验小叫花子尸体的时候,苏萱奇怪小叫花子被人勒死为何没有挣扎痕迹,甚至于手指甲都是干净的。

当时她觉得尸体刚被发现,有些东西是需要时间才能显现出来的,所以苏萱准备过一些时间再去看看尸体。

如今时间已经到了,她觉得是时候去义庄看看情况了。

“是!”陆捕头和小镜子当即应声,然后和方捕快一起紧跟着苏萱,朝着义庄方向而去。

这个时间天已经黑了,前往义庄的道路又比较崎岖,还要经过一片茂密的树林,再加上周围寂静无声,偶尔传来几声乌鸦的叫声,让人不禁后背泛凉。

就在这个时候,前沿突然出现一个白色漂浮物,沿着他们眼前飘来荡去,并时不时的发出尖笑声,瘆人的感觉瞬间提升了几个档次。

陆捕头本能的用右手紧握着手里的佩刀,做好警戒一般随时准备拔刀出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