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闹寿宴熟人见面

  • 凤仵九天
  • 凡尘望月
  • 2081字
  • 2022-05-21 10:51:00

“你们两个找死呀?不知道夫人神智不清呀?惊扰了客人该怎么办?还不快带夫人下去休息?”贾贵一听到这话,立刻冲着那两个丫头吼道,然后直接吩咐丫头们将贾夫人强行带离。

贾夫人一脸茫然就如没有被满足小愿望的小孩子一样,满脸委屈的被两个丫鬟无情拉离现场,那种无助的感觉让人看了不得不产生同情。

“等会!”苏萱听到刚才那句关于首饰雕刻隐藏的诗句,当即对着那两个丫鬟说道,要阻止她们继续执行贾贵的命令。

“怎么?连贾贵的家事也要管?”贾贵一听到苏萱的话,当即对着苏萱说道,一副抗议和不满的样子立刻在贾贵脸上展露出来,心中的怒火不断的燃烧膨胀,就差将胸口给撑破了。

“这可不是你的家事!”苏萱可不理会贾贵的跋扈,当即对着贾贵撂下一句话,紧接着对陆峰说道,“将贾夫人留下!”

“是!”陆捕头没有耽误时间,立刻朝着那两个丫鬟那边冲了过去。

两个丫鬟到底是女孩子,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当即被吓得松开拽拉贾夫人的手,迅速逃到一边去了。

陆峰很容易解救了贾夫人,并且第一时间被带到了苏萱的面前。

“这位公子,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在贾贵的寿宴上为难贾贵?”贾贵见到苏萱的人已经将贾夫人带到了这里,当即冲着苏萱质问道。

“事情没有弄清楚,贾夫人暂时不能离开!”苏萱可不打算跟贾贵废话,直接敷衍了一句,然后转身对着贾夫人问道,“你可识得此二物?”

刚才贾夫人见到这两件东西,能够立刻念出那两句诗,由此可以判断贾夫人是认得这两样东西的。

为了得到更加准确的答案,苏萱只能再次询问贾夫人,希望贾夫人可以正面回答她的问话。

“闭嘴,疯疯癫癫的在这里能说什么?小心祸从口出!”贾贵当即冲着贾夫人说道,那样子就摆明了不允许贾夫人说任何话。

贾夫人见到贾贵点态度,眼神里透过一丝害怕,当即对着苏萱傻傻笑着,只是傻笑,却什么也没有说,就像是无法正常沟通一般,让人感觉脑子有病,正如贾贵所言神智不清一样。

“贾夫人不必害怕,只管说来,我一定为你做主!”苏萱知道贾夫人是遭到了威胁,不敢多说半个字,所以苏萱很着急,希望贾夫人可以相信她,对她说出一切。

“公子,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贾贵,贾贵也就没有办法对你再行忍让了!”贾贵当即冲着苏萱说道,并第一时间交代自己的护院,“立刻去找曲捕头,就算有人大闹我贾贵寿宴,让带着兄弟们过来管一管!”

“是!”护院当即应声,转身就朝着外面跑了出去,看这架势是要第一时间去告官,想要依靠自己在这里的乡绅身份,让官府为贾贵做主。

但苏萱显然不吃这一套,眼下她只想弄清楚一切,其他的东西暂时不打算理会,更何况赵东晨身为禹州父母官,总该为这个案子承担点责任吧?

因此苏萱压根没有理会离开的护院,继续对着贾夫人说道:“夫人只管放心,我在这里,量贾大善人也不敢怎么样!”

此刻的苏萱对贾贵的这个称呼让她自己都感觉讽刺,要知道此刻贾贵的行为完全和贾大善人这个称呼背道而驰,压根感觉不到半点善来。

但是不管苏萱怎么说,贾夫人只是胆怯的看了看贾贵,那种恐惧感远远超出了一个妻子害怕丈夫权威的感觉,让人觉得里面还藏着什么事情,这使得贾夫人依旧不敢多说任何话,本能的朝着后面退了几步,躲到了墙角。

看这情形,苏萱不管说什么,贾夫人都不会有任何改变,这不禁让苏萱分不清贾夫人之前表现对那两件物品认识的样子是碰巧说出来的,还是此刻刻意隐瞒?

就在这个时候,曲捕头带着几个衙役来到了贾家,见到寿宴的宾客已经四散逃离,一场好好的宴会就这样无形中被破坏,当即冲着里面大声说道:“是谁胆敢在贾大善人寿宴上捣乱,不想活了是不是?”

随着这一句话出来,所有进来的捕快立刻将苏萱他们给围了起来,那架势就是要强行将苏萱他们几个带走。

这个时间的贾贵脸上立刻露出得意的微笑,好像眼前的一切都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中了一样,如今就该苏萱他们倒霉了。

谁都知道那位在州府衙门坐堂的垂钓老爷什么德行,不被剥一层皮,将整个家底给压榨干净,是不可能放人的。

因此贾贵就一副等着看热闹,看苏萱倒霉的幸灾乐祸心态表现的淋漓尽致。

“曲捕头,就是他们,他们几个一来到这寿宴上,就开始捣乱,还特别能打,将贾贵手里的几个护院全都打趴下了,寿宴也没有办法举行了!”贾贵当即来了个火上浇油,第一时间对着曲捕头说了这样一番话,直接控诉苏萱他们几个。

“我倒要看看谁这样大的胆子!”曲捕头也很好奇,在禹州府地界上,还有什么人敢公然挑衅衙门,挑衅他曲捕头?于是他第一时间走到苏萱他们身边,打算去看清楚这个人是谁。

“怎么着?曲捕头来得这样快?”苏萱这个时候转过身,看向曲捕头那边,然后对着曲捕头说道。

曲捕头一听到这个声音,当即傻眼,天怎么也没有想到贾贵嘴里所说扰乱寿宴的人居然会是苏萱?

“迟……迟大人?怎么是你们?”曲捕头惊愕的下巴差点直接掉地上捡不起来,当即对着苏萱结巴起来。

“本官过来这边是调查浮尸案的,却不想这位贾大善人不配合,所以本官就只好教他如何做人了!”苏萱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下经过,然后对着曲捕头说道,“难道说本官如此做有违何种法度不成?”

“不,当然没有,只是这贾大善人向来和善,想来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所以……”曲捕头当即解释着说道,他也不想被这个事情给牵扯进来,只能尽可能的调停好他们双方的矛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