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暴露的隐秘身份
  • 凤仵九天
  • 凡尘望月
  • 2105字
  • 2022-05-19 10:51:05

“此二物公子从何而来?”见到那两件东西,掌柜的当场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当即端详了好一会,才对着苏萱询问道。

“你先告诉我这东西可是出自贵店?”苏萱可没有打算告诉掌柜这东西的来历,只是直接询问掌柜的说道。

“公子这是在为难在下!”掌柜见到苏萱不和他说实话,当即对着苏萱说道,“您不告诉在下此物的来历,在下不能告诉你此物的来历,这是本店的规矩!”

“贵店的规矩难不成会比大周国法还大么?”苏萱见到这掌柜不肯说,当即对着掌柜的说了这样一句话,很显然是打算亮身份了。

从掌柜见到这两样东西的反应来看,应该是人认出这两样东西的来历了,苏萱此刻要逼掌柜的回答,主要是想证明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

“这位是金山县知县大人,你若现在好好回答,或许没什么事,但若是刻意隐瞒,那我们就只好请你去州府衙门大牢里面呆几天了。”林捕头当即冲着掌柜威胁道,“真要到了那个时候,最怕是你想说,我们也没时间去听了!”

这话一出来,方凌两位捕快立刻上前一步,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其他两个捕快立刻守住外面的大门,不让其他任何人再往里面进入,也不允许里面的人从这里出去。

“大人,小的说!”见到苏萱他们的气势,掌柜的可不敢再造次了,要知道这些衙门当差的人都生得人高马大的,他们这些老百姓怎么可能是对手?

更何况现在他们已经将身份亮明,说明是官府的人,他要是再不与配合,那不是自己个给自己找不自在了?

因此他都没敢多犹豫,当即对着苏萱说了这样一句,表示自己愿意主动说明情况,让苏萱他们知道各中状况。

苏萱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来,然后对着掌柜的说道:“那你就老老实实跟本官说清楚,这翡翠手镯和金饰耳环是怎么回事?”

苏萱已经耐住性子打算聆听掌柜的说清楚这些首饰背后的故事,因此她在坐下来后,第一时间对着掌柜的询问道。

“三年前,贾大善人带着下人光临小店,说是要给自己年满十二岁的千金定制一个手镯和一对耳环。

贾大善人没怎么读过书,却要附庸风雅,于是按照那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打造了手镯和耳环的花纹装饰,并要求小店保证这套首饰的唯一性,并且附赠上了大价钱一百两纹银!

小的看着价格可观,就答应了这次的定做首饰,也是小店唯一打造的定制首饰!”

掌柜说的很清楚,丝毫没有漏掉任何细节,生怕自己漏掉的东西被苏萱他们查出来,再找上他,那样他别说做生意了,就算是应付他们就够他受的。

所以他是觉得能怎么样打发苏萱他们离开,就怎么样打发,不敢在这个事情上打任何折扣。

“如此说来,你也不曾见过这位贾家小姐?”苏萱听完掌柜的话后,当即对着掌柜询问道。

“确实不曾见到,大户人家的小姐,岂肯轻易见人?小的哪有那个福分?”掌柜的当即对着苏萱说道。

“既然如此的话,本官也就不打扰掌柜做买卖了,但是掌柜暂时不要离开禹州府,本官若有疑点,一定还会回来叨扰!”苏萱这个时候对着掌柜说道。

“小的明白,小的随时恭候大人大驾!”掌柜的哪里敢有半点抗拒,当即对着苏萱说了这样一句客气的话,就起身对着苏萱作揖。

苏萱这个时候拿起那两件物件,带着陆捕头他们一起走出了首饰店,来到了大街上。

“大人,如今看来这两样物件定是那贾家小姐的,我们是不是需要去贾家了解一下情况?”小镜子这个时候对着苏萱说道,俨然一副看透苏萱心思的架势。

“这回还真让你猜对了,我们就是要去贾大善人的家里转转!”苏萱倒是没有避讳,当即用右手指头敲了一下小镜子的额头,然后对着小镜子说道。

说完这话,苏萱立刻转身和陆捕头他们迅速朝着贾大善人的家走走了过去,丝毫没有打算耽误时间的样子。

小镜子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当机对着苏萱他们的背影说道:“痛哎,下次能不能轻一些呀?这样下去我这脑袋迟早当即给敲成傻瓜起来。”

说完这话,她自然也不敢再在原地耽误时间,紧跟着苏萱他们一起朝着前沿走了过去,没有打算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了。

贾大善人,那可是禹州府的名人,但凡有个旱涝灾荒年成不好,他都会拿出自己储备的粮食和银钱,出来搭棚施粥,给灾民们提供三餐温饱。

也正因为如此,这里的百姓们都对他家十分尊重,称呼他为贾大善人。

苏萱他们要找这个贾大善人,自然是费不了多少周章,就找到了贾府大院。

此刻的贾府正在忙着办喜事,到处是张灯结彩,吹拉弹唱的,好不热闹,就好像是根本就没有女儿失踪这一件事情一样。

苏萱很难将这个贾府和井里的浮尸联系在一起,更加找不到这两者之间的亲情感。

“大人,他们在办喜事,这似乎和女儿失踪的事情有着截然相反的对比,咱是不是走错门了?”小镜子这个时候对着苏萱说道,“此贾非彼贾。”

“不可能,属下已经在禹州城打探过了,这整个禹州城,就只有这一家算是富贵让你家的贾府,其他的都是穷困潦倒的佃户,根本不符合咱们排查的条件!”陆捕头当即解释着说道,表示自己查探得很仔细,自然是不会出错的。

“如此说来,还真是这家!”苏萱听到这话,当即说了这样一句,然后招呼大家说道,“那咱们现在就进去,给这位贾老爷拜个寿!”

“咱就空手而去?这不好吧?”小镜子一听这话,当即对着苏萱说道。这好歹是参加酒宴,他们既没有凑份子钱,也没有带礼物前来,似乎觉得他们不符合规矩,别人怕是连门都不让他们进去。

“咱们不是带着这个吗?”苏萱当即拿起手里的手镯和耳环,对着小镜子说道,一副让小镜子不要担心的样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