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井底浮尸案中案

  • 凤仵九天
  • 凡尘望月
  • 2468字
  • 2022-05-15 10:51:06

就在苏萱为自己的这个发现感到惊讶不已的时候,死者的嘴里流出了大量的井水,由此可见,死者应该是溺水而亡,但到底是如何溺水而亡就不得而知了。

“你们是如何将井盖打开的?”苏萱起身重新走到井口,伸手摸着井口附近的裂口,问那个伙计说道。

面馆伙计刚才对掌柜说这口井是伙计们在后院修缮房屋需要取水时才被打开的,那么这尸体掉进去就有些蹊跷了。

“因为井盖笨重,小的们几个是用绳索穿过井盖的孔隙,然后一起用木棍抬起来的。”那伙计当即说道,并指了指左边地面上用过的绳索和木棍。

苏萱这个时候看向石头井盖上的孔隙位置,确实发现绳索摩擦留下的痕迹,由此证明伙计所说的确无虚假。

那么这井口的裂痕又是怎么回事呢?这道口子是新出现的,石头粉末都在上面,绝不可能是打造这口井时所留下。

伙计们使用绳索抬拉式开井盖,且不是一个人所为,这道裂口自然和伙计们无关,那么这道裂口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就在这个时候衙门的仵作和曲捕头来到了现场,当见到苏萱他们的时候,当即就知道他们来晚了,苏萱他们已经将第一手资料都掌握在手了。

“迟大人,可有何发现?”仵作大人这个时候上前来到苏萱的面前,对着苏萱询问道。他很清楚苏萱检验尸体的能力可是要比自己强太多,与其自己在苏萱面前班门弄斧,倒不如直接询问苏萱来得更加实在。

“死者应该是一个富家千金,年龄在十五六岁左右,因为泡在水里有一定时间,死亡时间无法准确做出判断,初步判断为三天左右!”苏萱当即对着仵作大人说道,“挤压腹部有积水渗出,应该是溺亡,死者随身贵重首饰都在,排除谋财害命的嫌疑!”

“如此说来,此女应该是失足落水溺亡啰?”仵作大人继续询问道。

“现在还不好说,伙计说取水之前,这口井是封着的,一打开就见到了死者,而且死者腹中已有三月有余的婴孩,你们可以查一下附近哪个员外或者官宦之家有小姐失踪,而情况与此类似的!”苏萱一边擦拭着双手,一边对着仵作大人和曲捕头说道。

“迟大人放心,我一定会将禹州城关于失踪小姐的事给查清楚!”曲捕头当即说道,看起来他对于苏萱的办案能力没有任何意义,也默认这个案子交给苏萱办理了。

毕竟他们那个垂钓老爷可不是干这事的料,案子在垂钓老爷手里,根本就是赚钱的工具,除此之外别无任何作用,更何况是这种悬案。

因此曲捕头没有任何犹豫,当即对着苏萱说了这样一句话。

“掌柜的,你对于死者可曾有印象?”苏萱当即对着面馆掌柜的询问道。

要知道人是死在了面馆的后院,说和面馆掌柜没有任何关系,似乎是有些说不过去的,因此她觉得面馆掌柜或许和死者熟识。

“虽然说小店生意还不错,来往主顾不在少数,但是小老儿做面馆这样多年,对于来过店里的主顾多少都会有些印象的,可是眼前这人样貌难识,请恕小老儿无法辨认!”掌柜的当即对着苏萱说道。

“这种发钗和手镯也没有印象吗?”苏萱继续询问道,要知道大家闺秀,佩戴的首饰都是定制购买的,款式和制作都是上品,说是独一份也不夸张,要是佩戴这些东西出现在人前,应该的可以通过这物件来作为判断依据的。

“小老儿未曾见过,再说迎来客往的,小老儿注意的只是主顾们的脸,一般是不会注意到憋人佩戴何种饰品的!”掌柜的当即对着苏萱说道。

“你们还有谁见到过这两样东西的,都可以说出来!”苏萱这个时候对着在场的所有人说道,想看看是不是还有人知道一些线索。

就在苏萱询问的时候,有一个伙计面露恐惧表情,言语颤抖的说道:“一定是冤鬼索命,她来了,肯定是她来了!”

“闭嘴!”听到这话,掌柜的当即训斥那个伙计,一副那伙计说了不该说的话的样子,恨不得立刻拿胶布将那伙计的嘴巴给堵上。

“到底怎么回事?”见到这情形,苏萱立刻质问掌柜的道,她可不允许任何人在自己面前耍阴谋,所以直接逼问掌柜的关于伙计的话到底怎么回事。

“五年前,小老儿盘下这个店开面馆,因为价钱便宜小老儿我就觉得咱俩便宜,却不想在盘下店后,小老儿才听说这后院闹鬼,说是之前死过一个女人,每每半夜传来哭泣之声。

这俗话说得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一时间后院闹鬼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甚至传出冤鬼索命的传言,让后院成为了禁地,生人勿近。

而小老儿是外地人过来做生意,所以之前的掌柜才愿意低价出让给小老儿我,说来也奇怪了,盘下这店后,小老儿原本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然而小老儿却从未听到夜晚有鬼哭之事出现,也就自然而然到认为那是传言,和现实不可同日而语,渐渐的就淡忘了此事。

后来面馆开起来,生意火爆,伙计们也越请越多,忙起来自然就没有人再记得着后院的传说了。

可是今天出了这个事情,有人联想到冤鬼索命的传言,也就不奇怪了!”小老儿这个时候对着苏萱解释这说道。

“如此的话,你刚才为何不让伙计将话说完,反而要阻止他说下去?”苏萱继续询问道,显然她在怀疑掌柜到用心。

“小老儿是做生意的,后院死人的事情已经让生意产生了影响,之后还有没有人敢上门吃面都两说,要是再和冤鬼索命的传说扯上关系,小老儿生意还要不要做了?”掌柜的当即对着苏萱解释着说道。

“当时所说后院死人的事,说的可是这口井?”苏萱听到这里,联想到那个传说,于是询问掌柜的说道。

“这个小老儿就不知道了,再说那就是个传说,没必要当真!”掌柜的全当那个传说只是玩笑,因此便没有认真,只是对着苏萱说了这样一句话。

“方捕快,麻烦你再下井去看看情况!”苏萱当即对着方捕快说道,不管这个传言到底是真是假,她都觉得有必要去查看一下,毕竟这也是一条人命的事,马虎不得。

“是!”方捕快当即应声,于是按照苏萱的吩咐打算再次进入那口井,查看一下里面的情况。

“大人这是……”掌柜的见到苏萱认真点态度,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要知道这些在他看来就是无稽之谈,根本不值得认真对待,因此她在心里不禁大骂苏萱小题大做。

“迟大人,没有这个必要吧?传言实在是不可信!”曲捕头这个时候也劝说道,似乎觉得苏萱是破案脑子破坏了,想着什么地方都有尸体,都是案发现场。

当然是你他没敢将自己心里的话给说出来,只是表现出一副善意提醒的样子,对着苏萱劝说道。

可就在这个时候,下井探查的方捕快将井下的情况通报给了陆捕头,陆捕头当即着急忙慌的来到苏萱面前,对着苏萱很严肃的说道:“大人,井下还真有发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