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面馆惊现离奇案

  • 凤仵九天
  • 凡尘望月
  • 2224字
  • 2022-05-14 18:51:01

“大人,人带到了!”陆捕头亲自将那要饭的小子带到了苏萱的面前,并让其跪在了苏萱的面前,然后对着苏萱说道,“只是这小子是一个疯子,说话前言不搭后语,逻辑不清楚,看来咱在他身上得不到任何线索。”

在带这小子过来的时候,陆峰已经试探性的和对方交流,但得到的结果却差强人意,因此他第一时间对着苏萱说出来这个结果。

“你叫何名?衣服是怎么样在你身上的?”苏萱听后,也是一副死马当活马医的架势,直接询问这个要饭的。

她清楚一个要饭的肯定不可能有这身衣服,毕竟这是公门中的官袍,不吃公门饭的让是不可以有的,眼前这个小要饭的自然是不应该有这东西,所以她必须问问来历。

“吃饭饭,穿衣衣,阿婆叫小宝回家啰!”对方答非所问,像是在说着一段儿歌一般,完全无视苏萱的询问,正如陆捕头所说,这个人压根就没有与人交流的能力。

“大人,这小要饭的是不是傻子呀?”小镜子当即看着小要饭的后,对着苏萱说道。

苏萱白了小镜子一眼,却没有说什么,尽管她不乐意听到傻子两个字,但是眼前的一切她又觉得逃不出这个判断。

“刚才他就一直说着这几句话,反反复复的,也不知道什么意思!”陆捕头继续补充着说道,很清楚苏萱想要从这小要饭的身上了解那件公门衣服的来历,根本就不可能了。

“算了,将他放了吧!”苏萱很无奈,她夜明白留下这个小要饭的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只能想其他办法。

“是!”陆捕头当即应声,然后吩咐手下的人将小要饭的给放了。

但是小要饭的却没有着急走,二十在周围兜圈子,跑来跑去的,似乎不清楚他自己是自由的还是没有自由的。

“安排两个人跟着他!”苏萱紧跟着对陆捕头说道,似乎对于这个小叫花子还是不怎么死心,非要从他身上获得一些线索不可。

“大人,咱们跟着一个疯癫小叫花子有必要吗?”陆捕头是完全不理解了,按道理说他们既然要查那间衣服的来历,就应该趁早相别的办法,在一个疯癫小叫花子身上浪费时间,实在是不明智。

“这小叫花子虽然流落街头,神志也不轻,没有办法和人交流沟通,但他身上穿的这身官袍却干净不邋遢,所以本官断定他应该是有落脚点,而且还有人收留的,咱们跟着他,一定可以找到这个人,到时候说不定还能找出些线索也不一定!”苏萱当即解释着说道。

“是!属下这就安排下去,让兄弟盯着他!”陆捕头听到这话,立刻明白了苏萱的意思,于是当即应声,并且第一时间安排下去。

“走,我们先找个地方吃东西!”苏萱见一切兜安排好了,于是对着陆捕头和小镜子说道。

这个时间他们兜饥肠辘辘,饿得不行了,需要找个地方吃点东西,补充一下体力,只有吃饱喝足了,才能更好的做事。

随着苏萱这话说完,大家都跟着苏萱进入了一家叫做老张面馆,找了个靠近窗子的位置坐了下来。

陆捕头当即找来小二,给大家点了一碗老张面馆的招牌面。

当热气腾腾点面端上桌,大家狼吞虎咽到一半的时候,却有人在面馆后院尖叫起来,紧接着就有杂役从后院跑了出来,大声对掌柜说道:“死人了,死人了!”

“怎么回事?”掌柜立刻询问,脸上充满了恐惧和不敢相信。

“伙计们修缮房屋,打开水井上的封盖,却见到了……一具尸体……”伙计惊恐万状,当即断断续续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赶紧报官!”掌柜的惊魂未定,好半天才招呼人去衙门里报官。这出人命了,他这的生意可就没法做了,此刻他就是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几个伙计不敢耽误时间,当即出门去了衙门,而面馆里的客人一听说死人了,有些害怕逃离了,有些出于好奇,朝着后院挤进去看热闹。

苏萱何陆捕头他们此刻也来到了后院,朝着案发地点而去。

当苏萱来到后院的时候,才发现后院的井边已经拥满了人。

“都散开!”陆捕头当即和方捕快将堵住苏萱道路的让给拦开,给苏萱和小镜子留出一条带路来。

苏萱很顺利的来到了井边,来到了出事地点。

苏萱仔细查看了一下井里的情况,再看向那两块被挪下来的石头井盖,发现井盖和井口边缘有被坚硬物体碰撞而留下的口子。

而周围并没有发现能够将石头弄出裂口的工具,这让苏萱很疑惑。

在检查完井口后,苏萱对着陆捕头说道:“将尸体打捞上来!”

“是!”陆捕头当即应声,然后就让方捕快去找绳子,方便他们下井打捞尸体。

可就在这个时候,掌柜的阻止了他们的行动:“等会,这个事情已经报官,必须等衙门的人来了才能动尸体,你们这样破坏现场,会影响官府办案的!”

看起来这个掌柜的还是懂得一些官府办案程序的,所以不让苏萱他们擅自挪动尸体,尽可能的保护好现场。

“这是我们金山县知县大人,我们就是官府之人,快点让开,免得耽误办案!”陆捕头当即对着那掌柜的说了一句,就直接冲着掌柜的说道。

掌柜一听这话,自然也是不敢阻拦了,毕竟阻拦官府办案的罪过他是耽误不起的。

方捕快找到两根绳索,然后用一根绑在了自己身上,由陆捕头牵引着进入那口井,将另外一根绳索绑在了尸体上,之后方捕快被牵引出来后,合力将尸体拽出井,摆放在了地面上。

苏萱让人散开,并交代小镜子打起伞,之后来到尸体边上,蹲下身子开始力对尸体的检验。

这是一具女尸,年龄在十五六岁左右,随身佩戴有白玉发钗一支,翡翠手镯一枚,身上的衣服奢华,是丝绸材质,看起来应该是富贵人家。

尸体没有明显外伤,因浸泡时间长的原因,出现皮质松散膨胀,很难从外貌判断出是什么人。

苏萱将死者手腕上的翡翠镯子和耳垂上的耳环收起来,包好交给小镜子手里后,苏萱开始按压了两下死者肚子,想知道死者到底是溺水而亡还是死后被让推下水,如果是溺水而亡的话,腹部一定会藏着积水,她这一挤压嘴角自然会有水涌出。

但是她这一挤压,却让她有了更加奇怪的发现,脸上瞬间出现了疑惑何不敢相信的表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