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剖真相让人震惊

  • 凤仵九天
  • 凡尘望月
  • 2288字
  • 2022-05-12 10:51:00

“接下来如何?”赵东辰听到这里,自然是更加勾起了心中的好奇,虽然说真娘堕楼案发生在一年前,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来禹州府就任,自然不关他的事情。

但一件堕楼案可以审到这个地步,他也实在是好奇这个案子最后会是个什么样子的结果,真凶又是如何一层层被揭露的。

至于那贺年伤心不伤心,自然是和他无关,他也不会去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真娘如约来到了观星楼,书生表现得很大气,购买票后便和真娘上了楼,并且来到了观星台观赏满天繁星,那一天星辰特别明亮,真娘这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晚上的浪漫。

可悲剧也是从那一刻开始的,那天观星台的情形也和翩翩堕楼那天一样,有舞蹈,有奏乐,气氛相当的欢愉,对吗?掌柜的!”苏萱当即对着一边听到这个故事而瑟瑟发抖的观星楼掌柜问道。

她觉得那天的情形,观星楼掌柜自然是比她这个外人更加熟悉,更何况现在是当日情形在现,掌柜眼前的立体感自然也就更加清新了。

“是……是这样的!”观星楼掌柜的紧跟着说道,眼睛里惊魂未定,好像苏萱所说的这一切已经令她脑海里浮现出出事那天的一幕,想起这些就像是刚才发生在眼前一样的清晰。

“只是书生没有想到,那天为其歌舞弹唱的正是乐技坊的歌女们,而他所钟情的歌女也正巧出现在了观星台上跳舞。”苏萱继续说下去,很显然她已经掌握得八九不离十了,基本上可以复原当晚观星楼上的情况了。

“是翩翩?”听到跳舞,所有人都想到的是翩翩,因为在乐技坊内,舞跳得最好的就是翩翩,每一次出演都是让翩翩担任舞姬的,所以此刻一听到乐技坊的跳舞表演,立刻本能想到的就是翩翩。

“教坊司大人,恐怕只有你清楚当日跳舞的是谁吧?那个时候可没有现在的四才女,乐技坊也没有如今这样大的名气,对吗?”苏萱当即看向偏门那边,正看向这边的教坊司大人。

教坊司大人没有说话,但却始终看着眼前这个一声不吭的黑衣人,眼神里充满了怜惜的心疼感,恐怕这一刻已经是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了。

“也正是因为教坊司大人在禹州的人脉广,达官贵人都会留面子,这就直接导致本官去观星楼询问掌柜关于真娘堕楼案的细节,掌柜的却不敢说话,本官让陆捕头和方捕快拦住掌柜的,才迫使掌柜吐露一些实情。”苏萱继续往下说道。

观星楼掌柜的被说中心思,默默低下了头,因为她知道这次自己是怎么也逃不出教坊司大人的严惩了,尽管不是她说出来的事实。

“那真娘又是如何堕楼的?难不成她和翩翩一样,是被人下了千日醉?”赵东辰着急的询问,希望尽可能快的听到苏萱接下来的剖析。

“当然不是,真娘与书生来到观星楼是偶然,乐技坊来到观星楼表演更是偶然,那是因为观星楼掌柜为了拉大观星楼的人气,请乐技坊去演出的,因为是初次在外面登台表演,教坊司大人担心出错,就亲自去了督导,也正因为这次亲自督导,才酿成了真娘堕楼的事实。”苏萱继续往下说道,并且将两份纸质材料展开给大家观看,证明自己的推断有据可依,绝不是无中生有,“这是哑巴仵作当日的检验格目、以及做的相关笔录,证人证言都在其上。”

“说重点!”赵东辰听到这里,继续催促着说道。

“当日歌女见到自己心爱的人竟然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观赏繁星,遂即停止跳舞找书生理论,真娘这才知道歌女在她和书生之间的存在。

可书生却为在歌女面前表心迹,当着歌女的面否定自己和真娘的关系,真娘痛不欲生,觉得自己遭到了书生的背叛,就逼书生给自己一个交代。

歌女不依不饶,挡在真娘和书生之间,竟然和真娘扭打在了一起。

教坊司大人见到歌女和真娘动起了手,不由分说去帮歌女拽拉真娘,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教坊司大人竟然将真娘推搪下了楼,直接导致真娘从观星跌落下,命陨当场!”苏萱继续说下去道,“当日哑巴仵作检验尸体的时候,被要求按照教坊司和当时知州大人的命令隐瞒事实,以意外堕楼处理真娘之死。

哑巴仵作不忍死者蒙受其冤,却又碍于教坊司大人的权威,在不违背良心的准则下,没有及时收敛尸体,希望真娘家人可以获知一些线索而为其鸣冤。

哑巴仵作知道这样做,深知当权者会要了自己性命,于是他没有回知州府衙门,而是背井离乡,从此销声匿迹!”苏萱说道,“可皇天不负有心人,哑巴仵作还是被方捕快在定远县找到,并且将人带了回来,此刻就在外面等候,他可以证明本官所说的事情是否属实。这也是本官手里这两份书面证据的由来。”

“但是本州有一件事不明白,教坊司大人可是朝廷编制内掌管歌舞技乐的官,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区区歌女而犯下这等害人性命的大罪?”赵东辰觉得教坊司大人的动机不合乎情理,所以这个时候质疑道。

“这一点,也困扰了下官许久,一直没敢下定论,直到方捕快从定远县回来,才让下官茅塞顿开,困扰下官的这个问题也迎刃而解了!”苏萱当即对着赵东辰说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快点说!”赵东辰当即对着苏萱说道,显然是急于想知道真相了。

“这得从教坊司大人的私生女说起!”苏萱见剖析已经到了这里,这关键的一步自然是也没有办法减少,于是她继续往下说道,“之前罄瑶他们一直怀疑翩翩是教坊司大人的私生女,甚至于所有乐技坊的人都这样认为,那是因为大家都感觉教坊司大人对翩翩实在是太好了,和亲闺女没什么两样,本官就让方捕快去了定远县教坊司大人的老家调查这件事,没想到这一查,还真有其事,只不过那个私生女主角不是翩翩,而是真娘堕楼那晚跳舞的舞姬,教坊司大人的表演实在是太好,令下官不得不佩服!”

听到这话,所有人诧异的眼睛都看向教坊司那边,俨然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一年前真娘堕楼案发生时,除了那个涉事的歌女在场外,还有另外一个人也在场,那就是此刻已经香消玉殒的翩翩小姐。”苏萱继续往下说着,并且次又一次的给大家带来震撼,现在又爆出一个爆炸似的真相,一下子让所有人都惊讶不已,他们谁也不敢相信,翩翩竟然也和真娘堕楼案有所牵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