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巧算计被摆一道

  • 凤仵九天
  • 凡尘望月
  • 2121字
  • 2022-04-30 08:47:03

金山河边,原金山县令赵东辰此刻正坐在钓台上,手里拿着钓竿专注的盯着河面,身上穿着的七品官服异常显眼,与眼前垂钓的身姿完全不搭。

一个衙役不顾自己身上的炙热而,一手给他打着伞,一手摇着扇子,时而奉承他的钓技高超,时而夸耀他的斩获颇丰,逗的赵某人是开心不已,飘得都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而在旁边的一块空地上,摆放了一张条案,两边站满了衙役。

这是跟随赵某人当差的两班衙役,他们左右对立,呈现出公堂之上的笔挺站姿,极为庄严和肃穆。

他们的中间位置上,跪着一个老妇人和一个小孩子。

此刻,这老妇人在烈日炙烤下显得有些虚脱,表情痛苦却不敢有任何不满,只是尽可能的用自己身体遮挡住一些阳光,好给她身边的小孩多留下一些阴凉。

没有人理会她们,就如空气一般的被人无视却又真实存在着,因为他们根本无足轻重,不会影响到在场所有人的心情。

苏萱和小镜子来到了河边,便直接朝着空地处而来。

负责站班的差役正要阻拦她们两个,小镜子就立刻对着那个差役说道:“烦劳这位大哥去禀报你们赵大人,新上任的金山县知县大人迟瑞求见!”

“迟大人?”差役很诧异的看了一眼苏萱,眼神复杂却没有说什么,许久才丢下一句话,“等着!”

之后就转身朝着赵东辰垂钓的方向走过去。

赵东辰也发现有生让来到了这里,凭着他多年敛财的经验,自然是你知道这两个人不是来找他断案的,于是他立刻不满的询问身边的差役:“怎么回事?不是交代过不让任何人打扰本官钓鱼么?”

“回老爷的话,当班的兄弟过来禀报,说是新上任的金山县知县迟瑞大人求见您。”那差役不敢隐瞒,将当班兄弟报过来的情况在赵东辰面前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然后就等待着赵东辰的吩咐。

“这如何可能?他不是在驿站……”赵东辰瞬间没了钓鱼的雅兴,当即从椅子上爬了起来,脸上出现那种惊讶和不敢相信的表情。

“老爷,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如今他们抵达了这里,该想想如何打发他走才是关键?”差役当即对着赵东辰说道。

“来便来了,有何打发不打发的?驿站大火和本官又没有任何关系,本官还能怕他不成!”赵东辰当即转身,对着身边的差役说道,“走,随本官去见见他!”

“是!”那差役自然是不敢怠慢的,当即对着赵东辰应声,紧跟着赵东辰一路朝着苏萱那边而来。

赵东辰来到苏萱的面前,因为不是故交,自然也没有什么客套,直接对着苏萱问道:“你说你是迟瑞迟大人,官凭可在?”

“小镜子,打开给他看看!”苏萱听到对方的询问,当即对着小镜子说道。

小镜子立刻领命,从包袱里面拿出一份东西,当着赵东辰的面,展开来给赵东辰看。

那上面清楚的写着上任的时间,迟瑞的大名以及吏部盖上去的大印凭证,全都一应俱全。

“既是迟瑞大人到了,本官自然遵照吏部安排,回到县衙便将将金山县一切交接给迟大人,但是在此之前,本官必须先将眼前这对祖孙交给迟大人,这也是迟大人为官一方所该做的事情,本官就不便过问了!”赵东辰脸上明显不待见苏萱,却无从奈何,最后只是看了一边跪着的老妇,然后对着苏萱道。

“这是怎么回事?”苏萱才发现那个老妇和小孩,不明原因的她当即对着赵东辰询问道。

“你是知县大人,你该问她而不是问本官,明白吗?迟大人!”赵东辰当即对着苏萱说道,俨然一副要看苏萱笑话的样子。

说完这话,赵东辰就拂袖而去。

随着赵东辰离开,两班衙役和身边的差役都在这个时候紧跟着离开,没有任何一个人打算留下帮她做事。

“他这是什么意思?把所有人带走了,让我们家大人如何断案嘛!”小镜子见到这情形,当即冲着这些差役离开的背影大声说道。

“算了!他都恨不得见到我消失,又怎么可能把人留下来帮我们?”苏萱倒是看得透测,知道金山县水深,如今他们所遇到的也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今后遇上的,怕是还要比这更加困难,她必须做好心里准备才行。

“那现在怎么办?”小镜子可是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了,要知道她们现在可是要人人没有,要职位职位也不曾获得,赵某人简直就是准备一大坑让她们踩,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在这个时候,老妇人晕厥下去,小孩子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小镜子,赶紧打碗水过来,先救人再说!”苏萱当即对着小镜子说道。

虽然她不知道这个老妇人有何怨情,但既然她遇上了,便不能不管,更何况现在这人有生命危险,她不管也不合适。

小镜子不敢耽误,当即在那条案上拿起一个碗,直接冲到河里,打了碗水交给苏萱。

苏萱左手托着老妇人的头,右手接过碗,将水喂给老妇人喝下,好一会老妇人才睁开眼睛,可她却没有对苏萱说一句感谢的话,倒是先哭上了。

“老人家,你可是有何冤屈,只管和本官说来,本官一定替你做主!”见到她那受委屈的样子,苏萱也顾不上其他,直接询问老妇人说道。

“老妇人没有钱,老妇人打不起官司!”老妇人当即从苏萱怀里挣脱,跪在苏萱的面前,对着苏萱说道,“老妇不告了,大人,您就让老妇人带着孙儿回家吧!”

看起来是因为刚才赵某人对她的态度让她彻底失去了信心,她觉得所有的官都不可靠,所以她此刻所说的诉求就是让她回家了。

“老人家,本官和赵老爷不一样,本官不需要你一分银钱!”苏萱很同情老妇人,觉得自己来晚了,这才让老妇人遭到这种非人的待遇,所以她心存愧疚。

“大人,您不要老妇人的钱,可您现在就孤家寡人一个,连个听话当差的人都没有,又怎么可能给老妇人做主?”看来刚才发生的一切老妇人都看在了眼里,所以才说了这样一句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