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观星楼探查真相
  • 凤仵九天
  • 凡尘望月
  • 2052字
  • 2022-05-02 10:51:11

“你确定阿碧和阿木没有来过义庄?”苏萱一听这话,立刻感觉事情有了新的发展,出现了另外一个结果。

要是阿碧和阿木没有来过义庄,那真正的林晚荣之死就以待商榷了,因此她很严肃很认真的询问贺年道。

“小民平时是好酒,也都可以喝得酩酊大醉,但自从真娘出事之后,小民就觉得是自己喝酒误事,没有保护好自己妹妹,所以打那之后就断了饮酒这件事,小民头脑很清醒,自然记得有何人来过义庄,做了何事!”贺年继续说下去道。

“大人,看来阿碧和阿木没有说实话!”小镜子这个时候对着苏萱说道。

当时她可是在槐树村宋婆婆家里,对于苏萱问案是很清楚的,所以阿碧和阿木他们说了什么,自然是清楚明白的。

“这个等我们回去找他们!”苏萱当即对着小镜子说道,之后看向眼前的贺年,并且对着贺年说道,“可否带本官去观星楼看看?”

苏萱心里有太多的疑问没有得到解答,这两个有联系的案子除了涉案人员都是林晚荣同一个人外,也没有找到有效的关联之处,就如七巧板少了一块永远也凑不齐一样,所以她必须去观星楼的现场走上一遭,或许还能有所发现也不一定。

“是!”贺年自然不会拒绝,因为他知道这是苏萱要着手查他妹妹的案子,他当然是欣然带领苏萱他们去了。

说完这话,贺年便在前沿引路,带着苏萱他们一行人离开了义庄,朝着外面的林子里走去。

当他们走到那棵着火的大树边时,大树上的火焰已经熄灭,只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树桩,小镜子好奇的跑过去,仔细查看了一下周围的痕迹,果然在大树左边的地面以及连接大树的地方,发现了引线燃烧后留下的碳灰痕迹。

因为没有下雨,不曾被雨水浸泡过,哪些痕迹显得异常的清晰可见。

“大人,您果然说的没错,那棵大树就是被人为引燃的!”小镜子检查完,当即对着苏萱投来佩服的眼神。

“你呀,对啥都好奇!”苏萱用右手指头顶了一下小镜子的脑袋,然后对着小镜子说道,“走吧,咱要是耽误时间,就没办法在城内吃饭了,那些什么烤鸡、烤鸭啊,粉蒸肉什么的,可就吃不上了哦!”

苏萱故意勾搭小镜子的胃,差点没将小镜子的馋虫给勾出来。

说完这话,苏萱便和陆捕头他们一起朝着前沿走过去,一副不打算等待小镜子的样子。

“大人,等等我!”小镜子一着急,当即叫了苏萱一声,然后紧跟着大家的步伐而去,生怕自己耽误了时间,弄得自己去的肚子。

一行人从林子里出来,就直接来到了禹州城的大街上,绕过了两条繁华一些的街道,就来到了观星楼。

观星楼,也就是一座比较高的房子,站在上面可以观看整个禹州府房子和河流,景色相当美,到了晚上,这里自然就是小情侣游逛的好去处。

这也让人看到了商机,自然就有人花大价钱将这里包下来,开始收费买卖门票了。

苏萱他们来到这里,自然也就被拦下来最好门票了。

苏萱看了一眼小镜子,立刻示意小镜子将银钱交给老板。

小镜子不肯,苏萱便上手抢夺,将小镜子手里的钱拿出来一些,交给了老板,并且让老板陪着自己上楼瞧瞧,而陆捕头他们则跟在远一些的距离,随着他们登楼了。

“掌柜的,这观星楼的生意还算火爆吧?这样多人都将手里的钱往你这送!”苏萱闲聊一般的问道。

“哪里呀,这都是主顾们照顾!”老板一边有意无意的回答,一边数着手里的钱币,贪婪的样子表现的淋漓尽致。

“掌柜谦虚了,看现在这生意,是一点也没有受到去年那间事情的影响嘛!”苏萱有意无意的提起真娘跳楼的事情,想要看看掌柜的反应。

毕竟这个掌柜在这里做生意可不是一两天了,对于那件事情应该多少有些了解的,因此苏萱开始了旁敲侧击。

掌柜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当即看向苏萱这边,满脸疑惑的询问道:“你们到底什么人?”

“你别管我们是什么人,只管回答我便是!”苏萱可是不打算解释太多,当即对着掌柜的说道。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掌柜的见到苏萱不肯说明身份,当即一副不待见的样子,说了一句应付的话,转身就打算离开。

可就在掌柜的想要离开,陆捕头和几个捕快立刻拦住了他们的去路,那架势简直就是苏萱不发话,绝不允许掌柜的离开。

掌柜见到这个架势,只能回过身看向苏萱,然后说道:“公子,你到底想做什么呀?老婆子是个做生意的,您为难老婆子也没啥用不是?”

“你只要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话,我保证不为难你!”苏萱当即对着掌柜的说道,显然没有得到她想要的东西是绝不会让对方走的。

“公子,你这可是为难老婆子了,您所说的哪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老婆子真不明白?”掌柜当即诉苦,表示苏萱实在是太为难她了。

“那本公子给你提醒下?”苏萱从这老婆子的表情里可是看出来猫腻,断定这掌柜是肯定知道里面的事情,只是不肯说,于是苏萱直接对着掌柜的说了这一句话。

老婆子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俨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不管苏萱怎么样提醒,她都是打死不承认,她不相信苏萱还能拿她怎么样。

“你说,这观星楼足足有三十来丈吧,这要是有那样一个女孩,扑通从这里跳下去,那不得变成肉饼呀?”苏萱不好明着说什么,所以就这掐头去尾的说了这一句话。

苏萱说话得时候,用手比划着,将所有的一切都弄的十分生动,就像是现场发生的一样,这如果是在现场看着这一切的人,不吓得背过气去才怪。

掌柜子的当场被苏萱一说,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起来,额头还渗出来一些汗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