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义庄大火藏真相
  • 凤仵九天
  • 凡尘望月
  • 2093字
  • 2022-05-01 10:51:04

“林晚荣?”听到这话,苏萱十分震惊,怎么爷没有想到眼前这桩命案和他要追查的凶案有这样直接的关联。

“没错,就是槐树村的林晚荣!”听到这话,贺年当即对着苏萱肯定的说道,很显然他觉得自己所陈述的一切都没有不妥。

“本官答应你,寻找出真相,还令妹真娘一个公道!”苏萱当即说道。

别说这件案子和林晚荣被害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就算是毫无半点关系,她也必须一查到底,将一切都给查个清楚明白,毕竟人命关天,她担待不起。

“谢大人!”贺年当即给苏萱三拜以示感谢。

“贺年,接下来本官有些话想要问你,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本官!”苏萱这个时候说道。

她是来寻找林晚荣被害案真相的,义庄是她了解事情真相抽丝剥茧的第一个位置,现在她还没有探查有关义庄起火的事情,倒是听了半天的真娘案。

如今真娘案已经了解了大概,所以他开始进入主题,探查义庄失火案的真相了。

“大人有话只管问,小民一定知无不言!”贺年经过之前的一番试探,觉得苏萱是个有能力,且十分正义的官,这才肯将真娘案交给苏萱来侦破,并且十分信任苏萱。

现在听到苏萱说有话要问他,自然也是知无不言的,因此他直接让苏萱询问便是,保证自己将一切都毫无保留的说出来。

“一年前义庄起火是怎么回事?能否给本官好好说说?”苏萱见到对方答应的爽快,立刻趁热打铁,询问道。

“一年前,这里分为东西两间屋子,那些无人认领的尸体都被装棺放在这两间屋子,那天小民在山下喝酒回来,就发现东边的屋子起了大火,情急之下,小民拼命推倒中间的隔梁,造成东边屋子的坍塌,才避免的西边屋子的焚烧厄运。”贺年当即说起了一年前的那场大火,似乎到现在都感到心有余悸。

“你是说现在这间屋子不是焚烧的那间?”苏萱听到这话,立刻询问道。

“不是那间,当时这间屋子和那间屋子只有一墙之隔,因为年久失修,中间隔挡的隔梁都摇摇欲坠,小民向州老爷请求过修缮义庄,但是周老爷以州府财政紧张唯有,一直拖延,直到大火焚烧也没有修缮,不过也得亏没有修缮,否则那隔梁小民是断然推不倒的,这一间房屋也难逃被焚厄运。”贺年继续讲述着当年的事情,似乎那一切就发生在昨天,依旧那样的清晰。

“你想想,在那场大火之前有没有什么可疑之事发生?或者有没有新的无主尸体运进来?”苏萱继续盘问着,似乎觉得大火之前必然有什么异常之事发生一般。

“大人这样一说,小民还真想起一件事,大火前一天晚上,州府衙门送来了一具无人认领的尸体,原本无主尸体应该是交由义庄收殓装棺安置,然后义庄再向州府领取所需费用的,但是那天州府送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一副装殓好的棺木,当时差爷是十分大方的给了小民一定五两的银子,正因为小民有了钱,又因为小妹真娘的去世而悲痛,就去了酒肆喝酒,结果午夜回来,就发现起了大火。”贺年继续说道。

“你是说真娘跳楼死亡是在义庄失火之前?”苏萱听到这里,似乎联想到了什么,但是在没有证据之前,她无法证实自己的推想有事实依据,所以她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推想,而是直接询问贺年一些细节。

“的确如此,这有何不妥么?”贺年有些疑惑,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说错了什么。

“没有什么不妥,本官就想问问你,那副空棺是怎么回事?你妹妹的尸身是否已经安葬?”苏萱继续询问道,既然这两个案子有所关联,那么苏萱就觉得自己必须弄清楚这两个案子的细节,任何一点点错漏都不允许出。

“小妹在出事后,经过仵作检验认定为跳楼自杀,小民不接受这样的结果,打算找知州大人鸣冤,为舍妹真娘讨个公道,所以就将真娘的尸身放在了这口旧棺材里,大火当天,小民拼命推倒隔梁是存有私心保护小妹尸身的,可那之后,小民要带着棺材去找知州状告林晚荣害死舍妹真娘的时间,却发现真娘的尸身却不翼而飞,只留下一口空棺再此!”贺年机洗说下去。

当说到那口棺材变成空棺的时候,很明显贺年的声音在颤抖,感觉身负天大冤枉却无处可伸一般,整个人都是无助的。

“所以你认定令妹死于非命,凶手是林晚荣,而令妹真娘尸身不知去向也是林晚荣毁灭证据的做法,因此你就盯着槐树村宋婆婆家,盯着林晚荣,甚至想过自己动手杀死谋害令妹的真凶,可你偶然间发现宋婆婆告官说林晚荣不是自己女婿。

因此你犹豫了,你害怕报错仇杀害无辜,恰巧在这个时候,本官出现在了槐树村,并且查出了真假女婿案!”苏萱接着分析下去道,“你为了找到真正的林晚荣,就做局让本官进入这义庄,才有了今天的事情,对吗?”

“大人所言不差,小民正是此意!”贺年这个时候说道,俨然一副觉得有苏萱在,大仇一定可以得报的样子。

“既然你知道真假女婿之案,就应该知道真正的林晚荣在城隍庙外死亡的消息,因为这正是乞丐阿木冒充真正林晚荣的开始!”苏萱继续说下去道。

“他死了?”贺年显然不知道这件事情,当即表现的很震惊。

“阿碧曾经和阿木来到禹州城,来到义庄找寻林晚荣的尸身,但却被告知义庄起了大火,尸身被焚毁。”苏萱继续对着眼前的贺年说道,“假如本官没有猜错的话,那口由知州府衙装殓的棺椁一定就是林晚荣的尸身!而那场大火恰恰就烧毁了放置在东院的那口棺椁,是也不是?”

苏萱一步步扣上这些细节,再结合情理,自然就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不,这不是真的,他们在说谎,阿碧和阿木根本就没有来过义庄,这一点小民记得很清楚!”贺年当即对着苏萱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