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心不安镖局涉险,事不妙暗箭招身
  • 断刀志
  • 双木林
  • 1684字
  • 2022-04-21 15:02:47

入夜,暗云密布,四处静默无声,林深之处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微弱的月光下,何为策马在道路上疾驰,迅速临近此地。

只见其策马过了几个弯,方见的得远处林中火光点点。

“追了几日,终是追上了。”

何为自语,勒紧马缰,随即便下了马。

前方若是再这么莽撞的进入,怕是会被镖局里的兄弟当成敌人。

而何为之所以偷偷追来,便是因为镖局此次出镖,存有诸多疑点,让他放心不下。

此次下单之人,虽是个短褐素衣的穷酸老头,可出手却极为阔绰,张口便是一万两银子的高价,其掏出两千两白银的订金时,眼皮都不眨一下。

再就是那镖物,长八尺,高三尺,浑身黝黑,不知用何物制成,形似一口大棺材。

那老头深夜孤身来到镖局,并指名道姓的要他的义父何正青带队出镖,从那时起何为心中便有了些不详之感。

他义父何正青也深知其中风险,可无论何为如何劝说,他终究还是接了这趟镖!

而何为实在放心不下,央求义父让他加入镖队,但何正青却不同意,无奈之下,何为表面上作罢,可等义父等人离去一日后,他这才偷偷的骑马跟上。

此时,他已经从应天府跟到了岳州府。

“此镖的行程都已过了大半,就算此时我出现于义父的眼前,估计老头子也不会把我撵回去。”

“况且老头子都要将那宝贝的戚家刀法传于我了,我早晚都要闯入江湖,这次就当提前历练了。”

何为自语着,想到戚家刀法时,心头不由的升起一腔豪情。

仗剑江湖,行侠仗义,路与不平事,抽刀断恩仇,这是他一直以来的理想!

心里想着,何为便朝着林深处走去。

镖师出镖所护皆是贵重之物,故岗哨对于镖队的安全而言必不可少,一般根据镖队的规模,在行路前后各自安排数名岗哨。

一般三里一人,延展数里,形成数层警戒线,每人配有敌哨,只要发现情况,便会吹哨警示镖队。

何为去的岗哨位在最远警戒点,离镖队大概有六里地。

他在林子深处摸黑前行,不多时便到了外层岗哨所在的位置。

四下一瞧,只见那站岗之人抱着刀倚靠在河边的老树之下,像是睡着了,看其身形,正是镖局里的王二。

何为暗暗觉得好笑,这王二哥平日对自己颇为严厉,做事也是一板一眼的,今日怎么却在偷懒?

他心思一动,玩心升起,打算靠近王二哥,吓他一跳。

行至五步远时,他终于看出了端倪,王二的脖颈处,分明插着一支吹箭!

何为脸色骤变,迅速的摸出敌哨便想要通知镖局里的弟兄。

可这时,又是一吹箭飞来,径直的刺穿了何为的手掌!

何为左手吃痛,敌哨也掉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在其背后,长刀破风之声骤然响起!

他脸色再变,想也不想,抽出王二怀中的刀,转身防去,堪堪挡下了这一击,当即虎口酥麻。

这下他终于看清了敌人。

那是两名身着黑色便服的长刀客,这两人似乎没料到这刀会被挡下,有了瞬间的愣神。

何为见状,眼中掠过一道狠色,脚下不退反进,弃刀而一拳直击对方面门!

不料此人速度更是了得,以后发之势出掌,接住了他这出其不意的一拳。

随后一个弹腿,直直踢中了何为的胸口。

只见何为一口浊血喷出,身体如破布一般倒飞出去,直直的撞在了老树之上。

“不行,我不是这两人的对手!”

何为眼神不断变换,心中当即有了算计,只见他身子一滚,直直的落入了河中。

其中一人起身想追,却被另一人拦了下来。

“罢了,别忘了正事,箭上有毒,他活不过今夜。”

在水中的何为只觉得全身上下没有不痛的地方,刚刚那一脚便可知那人拳脚远在自己之上,何况对方还动用了内力。

普通汉子接这一脚,起码断七八根肋骨,何为能接这一脚,完全得益于其自幼习武,身体精实。

“我得速速去告知义父!”

虽然心里这么想,可他的身体却不听使唤。

江边长大的孩子,或多或少懂些水性,他平日水性不错,曾也是江上的弄潮儿。

可如今他拼尽了全力,也只是堪堪可以浮在水面之上。

不知经过了多少次浮沉,他终于爬上了一湾浅滩,此时他已是精疲力竭,脑袋一歪,竟是昏死了过去。

待何为醒来,已是第二日上午,他刚想撑身子,左手却传来刺骨的疼痛。

定睛一看,昨日中镖的手掌此时伤口发紫,鲜血凝固却不结痂。

他几乎咬碎了牙根才将毒箭拔了出来,随意处理了一下伤口,心里想着的却全是义父何正青的安危。

他摇摇晃晃的沿河向上游走去,不知走了几里地,终于看到了弟兄们的身影。

然而何为却并没有半分的欣喜,漆黑的眸子猛然睁大,脸色突变,宛若失去了所有血色,苍白如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