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卫宫切嗣一-三合一卫宫士郎

“正好月色这么美,要听一个故事吗?”在一个弯月当空的晚上,一个和服黑发,脸色灰白的男人正坐在日式的走廊上抬头看着天上那轮皎洁的明月,蓦地,或者是因为察觉得到自己将要离开人世,男人想把握机会和坐在旁边的小男孩相处最后的时光。

旁边的小男孩和男人一样穿著纯白的和服,银白的及腰长发像是瀑布一样洒在脑后,并没有束上任何的发带,小男孩精致的脸蛋在月色之下散发着一种圣洁的美,格外动人。

看着小男孩静静的坐在这里,男人的思绪开始模糊,两个女孩子的身影在他的脑海出现。那两个女孩子对他来说都无比的重要,然而他却给不了她们任何的幸福,甚至已经触碰不到她们,温柔的对待眼前这孩子是因为想赎罪吗男人苦笑了一下。

银发的小男孩思考了一会,点了点头,男人见状便开始叙述起故事,一个梦想成为正义的化身却因现实的残酷而对梦想感到迷惘,最后一生中一事无成,没有赢得任何胜利的男人的故事……

故事不算长,或许是因为很多东西不能告诉小孩子而被缩短吧,故事说完后,男人默默抬头看向挂在夜空的月亮。楚楚夜色,这应该是最后能看见的景色了吧,男人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

小孩从男人说故事开始就一直默不作声,如果是以前那个天真的他的话,一定是笑着说要继续男人的梦想吧相反,如果单纯的是那个沧桑的他的话,一定是嘲笑男人的梦想吧但,自己却谁也不是。岁月的洗磨已经令他成长了许多,从前的一腔热血原本是应该冻结了的那幺,为何,在亲身再临此境时,心中却要鸣动?

理想和现实的交战,令男孩一直的沉默着他脑海苦苦的思量,仍然不能做出决定,最终在看向男人那孤寂的身躯后,叹了一口气,下了最后的决定。

“那个梦想,如果你已经没办法实现了的话,就让我来代替你实现吧。”仿佛惊讶一向冷静成熟,拥有和外貌不符的智能的小孩也会说出如此不现实的发言,男人带着疑问的目光看向小孩,回答他的却是坚定且清澈,不带一丝迷惘的眼神。

“您已经错过了,所以可能没办法挽回。但是不用担心,您那个梦想,我会贯彻始终的。请放心吧!”“这样吗?啊啊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安心了。”小孩的性格,和他生活了多年的自己可说是相当了解,在任何时候都保持理性思考,一但下了决心,那就绝不回头。获得宛如誓言的回答,男人好象看到以前的自己。到底在多少年前呢?他也曾经如此发誓过,在某个比谁都重要的人面前如此说道。

但,如果是他的话,应该不用担心吧,他有着自己所没有的坚毅和远胜自己的天赋,更重要的是那纯洁的心灵。即使他走上和自己一样的道路,也绝不会变成自己。男人这样想着,这个一生中一事无成,没有赢得过任何胜利的男人,在最后的时刻,带着满心释然,犹如睡着了一般,停止了呼吸,走完了一生的道路。

看到身旁的男人安静地合上了自己的眼睛,小孩再一次叹了一口气。不像原著一样仅仅以为养父只是睡着,小孩卫宫士郎明白这个男人卫宫切嗣是永远的死去了。坚定不移?太高看自己了吧之所以努力不懈,只是为了尽自己的力量,尝试改变已知的历史,但结果显而易见,受圣杯污染的卫宫切嗣依旧跟原著死去,同样的晚上,同样的月色。一时一刻都没有延长。

卫宫士郎慢慢的看向月亮,没有流泪脸色却比哭出来更难看。背后停止了活动的养父正清清楚楚的告诉自己再一次的失败。对,和上一世一样,自己的双手再一次没挽留住自己珍视的亲人。

或许因为此世比上一世更强,或许因为上一世已经好象离开自己很远,或许身后的养父比上一世懂事时已死去多年的亲生父母来得要真实无尽的悲伤好象高不见顶的大山重重的压在自己的心头。

上一世时,听领养的亲戚说自己的父母是因为无能而被仇家杀的,虽然在武术有成之后抓出了那亲戚为利益仇家勾结把父母杀死的证据,但也无补于事。父母已死多年,不管那亲戚为什幺收养了自己那幺多年,恩情就是恩情,在制服了那亲戚之后,干净俐落的把自己的武功废掉就离开了。在走出亲戚家的大门后整个人好象失去了目标,大脑像死了机一样,走着走着就被车子撞到了。

在那一刻久经历练的身体便告诉了自己的必死,头痛欲裂,看出去的景物都缠绕了赤红的丝线。就在此时,意识陷入了黑暗之中。

当卫宫士郎再次睁开眼时,他已置身于火海之中,四周炽热的赤舌和纷飞的火花都在告诉他这并非梦境,而是真实。头还在痛着,四周的景物缠绕着若明若暗的红色丝线。再次昏倒之前看到的是一个由远处急急奔来,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命运之夜型月一套动漫的名字,自己为了让对自己有所避忌的亲戚安心下来决定伪装成宅,结果变成真宅总之是在那时利用完全记忆能力记下的一大堆动漫当中其中之一。卫宫士郎,一个天真,无力的男主角,一个想所有人都幸福起来却令自己变得不幸的蠢材,但这想要令人起敬。为了他人而舍身,就像古代的圣人一样令人敬佩。(本书采用H-F线的黑化结局)但,这也仅是原著而已,作为已知剧情的人,卫宫士郎的一生荆棘满途,如果以他在原著剧情的实力来推展的话,只会像原著一样眼睁睁的看着重要的人死去,堕落,没有一点点的挽回之力。纵使甚至做出了移植英灵手臂这种惊世骇俗的举动仍是无补于事,死于黑Saber之手。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并不是纯粹的卫宫士郎。在醒来之前,卫宫士郎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何其的真实以及荒凉明明不属于他的记忆却疯狂涌进来,伴随记忆而来的,是百战的经验藉由这无限剑戟的世界,卫宫士郎可以肯定的是,他成为的是原著卫宫士郎和红A的混合体。

不过让他出奇的是红A的心并不如表面一样冷酷。脱去那外层的伪装后,剩下的是深深的内疚,对着saber的,对着凛的以及对着樱的那股心情,纵使是两世为人也仿佛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因此,为了确实的救到所有人,卫宫士郎也没有满足于熟练和强化投影魔术就满足,他瞒着卫宫切嗣偷偷的去「打劫」教会的知识(迅速利用记忆能力记下所有的魔术再放回原位)学习所能看到的魔术,尢其有关圣光类的魔术如什幺治疗术,圣疗术,净化术之类的。本来这种魔术要不使用对神的信仰(很遗憾,身为一个穿越党对神不太感冒)要不像远坂家一样挥金如土(用宝石治疗,但卫宫士郎怎看都不是有钱人),要不用生命力。在选无可选之下,卫宫士郎只好打起投影的主意,花了N时间在找有关圣光类宝具的介绍,再想象出来。

结果投影是投影了出来,随便用了个借口送了给卫宫切嗣,想看看能不能减缓一下此世之恶对卫宫切嗣的诅咒。但事实却告诉他,就连这自己锻造得最满意,可列为C级的圣光项链(不可能拿把剑给卫宫切嗣吧)也没有起到作用,可能是因为此世之恶的诅咒太强了吧总之,魔术是学了不少,但能拿出手的就只有那幺三四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