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醒醒吧!大清已经亡了!

“姓名?”

“徐三。”

“性别?”

“男。”

“年龄?”

“八十有七。”

“八十七?哼!老实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贫道真的八十七了。”

徐三摸着下巴,老气横秋的说着,面对着对面一身蓝衣装扮的衙役,他漏出了慈祥的笑容。

“我看我是给你脸了吧?八十有七?八十有七!我爷爷都没八十七!”

“那敢问老先生今年高寿?”

“七十九。”

“身体可好?”

“还好,还能下地干活......我,t ,现在是我在审问你!不要以为装傻就能逃避法律的制裁!”

徐三摸着没毛的下巴,开始思考他醒来后的第一问题:“我的胡子呢?这光秃秃的下巴,摸起来杂就那么不得劲呢?”

“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多大?”

“贫道真的八十有七了。”

徐三依旧漫不经心的回答着,现在的他还在考虑胡子的问题。

面对如此滚刀肉,褚大志真的想上去给他两个嘴巴,再把他从审问椅上拉下,踢上两脚。

可是,上面有纪律,不能动手,不能动手,不能动手!

“啪!”实在受不了的褚大志给了自己一个嘴巴。

不能打你,我打自己还不行吗?

“小友,为何自残,要知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闭嘴!”褚大志咆哮着站了起来,但是衣角却被拉人拉了一下。

“褚哥,不要激动,慢慢来!这不是你教我的吗?”在一旁的实习警官许冬梅提醒到。

“好,好,我不激动,我不激动,我不激动。”褚大志嘟囔着,重重的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

看着对面气哄哄的褚大志徐三摇了摇头,他捏着没毛的下巴思量:“这个后生好重的戾气,待他气息平稳后,讲段《清静经》与他听,望他听了经文后,能有所顿悟,不然如此重的戾气,怕是会经常惹火上身。”

“好,八十七岁!写!八十七岁!”褚大志转过头对着许冬梅狠狠地说道。

许冬梅撅了撅嘴,心想,跟我使什么劲呀,人家说八十七就写八十七呀。

“户籍?”

“祖籍古城渭水华一县。”

“现在住哪?”

“五台山清凉观。”

“同伙还有谁?还盗过那些古墓?”

提到清凉观的时候,徐三才意识到:

我不是羽化了吗?

难道这里便是飞升之后的仙界?

徐三摇摇头,自己的有多少道行,他还是清楚的。

羽化飞升?

那是痴人说梦。

可为什么我还会坐在这里呢?

如果不是仙界,那对面的是应该官府的人。

可是他们的辫子呢?

还有,我的胡子呢?

没胡子!

不得劲!

这太影响思考了!

想着想着,徐三又开始捋起自己那没毛的下巴。

然后,

他入定了。

.

.

.

.

见到没了反应的徐三,褚大志捏了捏拳头:“问你话呢!”

徐三闭着眼睛,悠悠地说道:“贫道也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小友。”

“说!”

“你的辫子呢?”

“辫子?”褚大志觉得现在已经完全跟不上徐三的节奏了,审问刚刚有了一点点进展,怎么又跑到辫子上去了。

在一旁的许冬梅似乎听了听明白了徐三话。

她憋着笑,严厉的说道:“醒醒吧!都已经2000年了,大清已经亡了!”

徐三点了点头,但是还是没有睁开眼睛,“王朝更替本就是天道轮回,亡了,便亡了罢。”

徐三的反应让许冬梅很是意外,她本以为徐三在听了大清亡了之后应该捶胸顿足,抱头痛哭才对。

可徐三抱头痛哭的情景并没有出现,反而平淡的出奇。

“问他同伙还有谁?怎么就扯到大清上去了。”褚大志小声提醒许冬梅,工作时间不要乱扯没用的。

“我这也是在审问,我怀疑他这里有问题。”许冬梅小声地说道,并用手指了指脑袋。

褚大志嘬了嘬牙花子,“你是说他是傻子?”

“不是傻子!是精神有问题。”

“那不还是傻子吗?”

“和傻子不一样,精神有问题的人不一定傻,也许比你我还要聪明。”

褚大志抓了抓头发,听的一头雾水。

“警校的教官讲案例的时候,就说过精神病犯罪的案例。”

褚大志点点头,好像是听明白了许冬梅的话,“你是说,他是精神病?”

许冬梅轻轻地点了点头。

褚大志皱着眉抓着头发,“要真是精神病怎么审啊?就TMD抓了这么一个盗墓贼,领导可是等着要笔录呢!”

“警校里的教官说过,他们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只要把他们从自己的世界中拉出来,就能找到突破口。”

“那,怎么拉?”褚大志把目光投向了许冬梅。

“我想想啊。”

思考了片刻,许冬梅从上衣的口袋里翻出了一个化妆镜,递给了褚大志,“他一直说自己八十七,让他看看自己的样子,也许就能把他从自己的世界中拉出来。”

徐三接过褚大志递过来的小镜子,自己的容貌出现在眼前。

“咦,这是谁?”徐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惊诧。

翻转了一下手中的小镜子,确认没有什么机关,这才确定镜子里的是自己。

仔细观看,镜中之人确实依稀的有着自己年轻时的影子,年纪应该在弱冠之年,皮肤光滑白皙,双眸漆黑有神,深邃无比,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宛如瀑布般披散到腰间。

脸,是没什么问题了,看起来还挺精神的。

只是这衣服看起来有点不对劲。

蓝色,绣着金色的福字。

咦?

这不是寿衣吗?

自己怎么会穿着寿衣呢?

还好,徐三是修道之人,对于生死看的很淡。

对于自己穿着寿衣这件事倒是不太在意。

只是......

我的道袍呢?

我的宝剑呢?

还有我的胡子呢?

难道......

自己在羽化之前炼制的丹药具有返老还童的效果?

可是,在羽化之前,他炼制过十几种丹药。

有吃了的,还有没吃的。

到底是那种丹药产生了返老还童的效果,徐三自己也不知道。

想到了丹药,徐三的手又情不自禁捋起了没毛的下巴。

.

.

.

.

.

麻蛋,

没胡子,

真不得劲!

啥都想不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