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鬼童
  • 我在泰国卖佛牌
  • 锋矢
  • 2008字
  • 2022-04-21 18:37:28

陈洋江刚下泰国曼谷机场的飞机,就收到了许多手机消息。

“哇,你去泰国了?”

“花几万去旅游,陈洋江你什么时候这么豪气了?”

“能不能帮我带个佛牌?价格好谈。”

陈洋江撇嘴,这些都是看了他朋友圈晒飞机票的照片以后来问的。

前两个他直接回复任性爱玩。

最后那个,是高中时期的女神苏悦,他沉思片刻回复佛牌没问题,价格问了再说。

对方很干脆,表示不超过一万都可以,还谢谢他说他混得好。

陈洋江心里那个不痛快啊。

他纯粹是被公司开了,带着积蓄出来散心,旅游的这点钱是他全部身家了。

好在还有一条手机短信,是泰国的堂哥发来的,让他稍微心安。

“机场南停车场等你,电话联系。”

笑了笑,陈洋江前往停车场,打个电话找到了自己的表哥王立超。

表哥早些年来到泰国打拼,最后成功留下,据说还过得不错。

上了他的豪华路虎车,陈洋江承认,他过的真是不错。

“来泰国了好好玩玩,表哥带你放松放松?泰国妞要不要试试?”

表哥一边开车一边笑道。

“还是算了吧,我可不喜欢国外的女人。”

陈洋江婉言拒绝。

一路上两人零零散散说了不少,等车停在表格的豪宅面前时,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是陈洋江还是有些恍惚。

表哥这混的太好了吧!

一进门,陈洋江就深深的松口气。

他们家实在是太凉快了。

这样热的天气,空调怕是开到了18度吧?

嫂子是个温婉的女人,她的头发扎成赶紧利落的丸子头,一身月白色的旗袍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很漂亮。

“你们来了?我本来还以为有一会儿呢,你们先坐,马上就好了。”

见两人来,她笑道。

陈洋江客气道:“嫂子你别忙了,都是一家人。”

“王惠,记得把我那瓶红酒给起开,我和洋江也好长时间没见了!”

王立超将陈洋江拉到沙发上坐着,一边高声冲厨房说道。

“真不用这么客气,咱们什么关系啊?”

陈洋江说着,从果盘中拿了一个芒果,正要移开目光,却发现这果盘的材质很不一般。

他放下水果近看。

这个果盘是用六七根象牙雕成的。

细腻微黄的象牙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青白的光。

陈洋江下意识打了一个哆嗦,不敢再细看。

“表哥,你家一个果盘都用象牙雕的?”

王立超笑笑,瞟了一眼那果盘,没有说什么,反而询问起了陈洋江在国内的境况。

见人家不愿意多说,陈洋江也不好意思多问。

王惠这时擦着手出来,她笑着招呼道:“饭好了,快来吃饭吧!”

菜色不错,加上那瓶王立超珍藏的红酒,一时间宾主尽欢。

陈洋江有些喝大了,他打了一个酒嗝,却见表哥一脸羡慕的看着他,脸上满是沧桑。

“兄弟啊,你是不知道,有些东西,有了就不在乎了。”

说着,王立超一脸轻佻的将象牙盘丢在地上,碎的满地都是。

嫂子脸色有些不悦的过来收拾碎掉的象牙盘。

陈洋江一脸惊诧,还没等说话,王立超又道:“……你说,谁能像我们一样,异国他乡的,十年就站住脚跟了?”

“我现在也算是泰国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你说我和你嫂子怎么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不像你,只要有点钱就能找个媳妇生个娃,可我现在是有钱也没用!”

王立超眼神飘忽,像是想到了什么,表情愈发痛苦。

而陈洋江此刻的表情已经有些尴尬了,这种闺房中私密的事情,他这种外人还是不便知道的。

再说了,生不出孩子去专科医院啊!

你要是不行,也别跟我说啊!

嫂子还在一边呢!

陈洋江只好闭口不言装没听到。

该不会想找我代孕吧?

王惠可能也觉得有点尴尬吧,她用力的咳嗽一声,瞟了王立超一眼。

王立超神情一凛,回过神来,好像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他抹了把脸,笑道:“你看我,喝了这点酒,就在兄弟面前丢人了!”

陈洋江继续沉默。

过了会儿,他拍拍王立超的肩膀,“唉,谁能没个难事儿呢?你看我,毕业好几年了,好不容易找个一般的公司上班,不还是被开除了?”

在别人失意的时候用自己的痛处安慰别人。

是成年人的处世规则。

他站起来,“我先上个厕所,你们慢慢喝!”

陈洋江摇摇晃晃的朝房角角落那扇微黄的门走去,在他家,这个位置就是厕所。

正要拧开把手,只听身后王惠急道:“不是那间!”

同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她急忙小跑到陈洋江身边用身体挡住这扇门,牵着他的手将他带进另一边的洗手间。

陈洋江也没多想,上完厕所饭局完了,他又被扶到另一个房间休息。

躺在床上,他慢慢进入梦境。

梦里,外面走廊传来皮球弹跳滚动的声音,还有一个轻快的脚步声。

陈洋江一脸疑惑地在床上坐起,表哥表嫂大半夜玩皮球?

还没想明白,自己的房间门就被打开了。

怎么回事?

皮球滚了进来,停在了他的床尾处,伸脖子一看,这个皮球好像是红色的。

“叔叔,球进来了,你为什么不捡起来陪我玩玩啊?”

恰在此时,门外传来了小孩子的声音。

陈洋江微微一笑,起身拿起皮球想着表哥表嫂家的孩子真有精力,大半夜的还在玩。

下一秒,他脸色大变。

表哥表嫂没有孩子,而且手中的皮球为什么黏糊糊的。

低头仔细一看,原来皮球表面红色的那些,其实是是粘稠的血液。

而此时门口,站着一个面容狰狞带着一脸邪笑的小孩子,正盯着他,那眼神就像是看玩具一样。

他的脸干枯消瘦,像是一具干尸,却还能做出表情。

诡异,邪门。

猛然惊醒,陈洋江费力的挣扎起身,双眼死死的扫过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门关着,里面没有孩子和皮球。

我疯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