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阴物的秘密

吼~

怪物一声怒吼,腹部的爪子忽然抬起,将斗斗的身影打飞出去。

徐盛目光瞬间阴冷起来。

“该结束了…”

心忧斗斗的徐盛,再也顾不得磨砺,所幸不讲武德,脚底的靴子忽然弹出两道匕首。

双拳如火,双脚带匕首。

噗呲!

在怪物因斗斗偷袭分身的一瞬间,徐盛一手格挡住怪物的嘴巴,一手握拳,轰然击中怪物下颌。

与此同时,左腿用力向上抬起,鞋上的匕首划破空气,骤然插入怪物腹部。

但怪物体型庞大,这般伤势甚至都无法影响其行动速度。

徐盛回头看了眼斗斗,其正在挣扎着爬起来,

没死就好。

“斗斗,不要过来!”

怒吼过后,徐盛的身形也向后退去。

匕首无用,但匕首上带着东西。

氯化氢,近代生化武器的主要毒素之一,带有强烈的毒素,稍稍吸入,便会使人窒息而亡,更何况,徐盛的匕首是在氯化氢中浸泡过的!

六腿怪物向徐盛追击,数十步后,它的动作迟缓下来,但对徐盛的敌意驱使它不断的追逐着。

一人一兽开始了追逐战。

它追,他跑,他插翅难逃……

整整游走一个多小时,徐盛凭借这畜生般的体质坚持了下来。

那怪物的行动越来越迟缓,六腿迈动的频率越来越缓慢,呼吸越来越急促,终于,又是一个多小时后,它的身躯轰然倒下。

徐盛再度向后退出几步,困兽犹斗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动物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击最为恐怖。

几分钟后,徐盛向前试探几步,确认怪物的死亡。

怪物一死,另一旁的斗斗状若疯狂,那怪物尸体仿佛散发着猫薄荷的味道一般让它着迷,挣扎着从地上站起,疯狂的向怪物的尸体冲来。

这怪物是用氯化氢毒死的,徐盛自然不会让它靠近,一只手将其抓住,提了起来。

他缓缓靠近怪物尸体,赤红双手握紧,高高跃起,如同天神举锤,轰然砸落!

砰!

在最后的一瞬间,怪物想要发出最后一击,但徐盛的拳头已经到了。

小炎手第三层增幅在徐盛十几倍常人的力量上,这一击力量超过30!

怪物的脑袋瞬间扁了下去,泊泊的红色液体流淌出来。

这怪物的血液也是红色的。

怪物已死,徐盛没有耽搁,赶忙伸手触摸。

艹!

竟然还是没有讯息!

这转化点数所需要的阴物,究竟是什么东西!

徐盛心头大恼,他今日外出,费劲千辛万苦所求来的氯化氢如此使用,想到其花费的金钱与人情,他的心仿佛在滴血。

狠狠的在怪物尸体上踹了一脚,‘真尼玛废物!’

检查了一下,斗斗的伤势挺严重的,两条后腿严重骨折,“别动了,回去给你吃好吃的。”

徐盛有些烦躁,看向远处的密林,这尚未进入密林,便遇到如此怪物,让他心中对自己的武力值产生了怀疑,心中升起退意,这密林,恐怕不是现在的他能够进入的。

几分钟后,徐盛看了眼自己脑海中的计时器,时间快到了。

想到回去至少还得行进三个小时,徐盛没有再耽搁,拖动这怪物的尸体向家中走去。

氯化氢这种毒素还算好处理,只需要大量清水洗涤,便能够将其毒素破坏。

这是他之前看到斗斗对着怪物尸体的渴望,让他想到的,这怪物是不是…能吃?

与昨天一样,回去的路上依旧很是顺利,如果略过道路上莫名闪过的几道黑影的话。

徐盛捏着赤红的双拳,站在原地怔怔发呆,刚刚那穿过去的黑影,究竟是什么东西?

距离超过数十米,在迷雾中只能看到影子,根本辨别不清原貌,但却给他带来一种极端的惊悸感。

幸好他反应快,抱着斗斗卧倒在怪物尸体后面,才没有被那道黑影发现。

黑影的出现,让他对方才斩杀六腿怪物所带来的洋洋得意消散一空,在心中告诫自己,这是一方诡异的世界,所见到的一切,都是诡异危险的。

他行走的愈发小心,时刻注意这迷雾中的一切。

直到来到家门口,凝重的心情才正式放松下来。

抱着斗斗靠在沙发上,用力的喘着粗气。

这次穿越,让他更加意识到那个世界的恐怖,那个无人的黑色小镇,诡异的黑色六腿异兽,还有最后隐藏在灰色雾气中的几道影子……

徐盛心中的压抑感愈来愈盛。

按照第一天遇到的那五人所说,夜幕降临的时候,是必须要出去的。

徐盛不想挑战这种类似于规则一般的存在,但他的门后面的世界,未免也太过恐怖,这分明不是新手村剧本,完全就是高难度的剧本。

阴物、功法…

必须尽快的获取了。

“小成,帮我找找有没有新出土的古董,尤其是土夫子之类的人,还有就是,继续帮我找一找古代的那些功法,无论是练气士的还是武学侠客的,尽量帮我找一找。”

“阿盛,你要做什么?你别做傻事啊。”孟成回复信息,徐盛肺癌晚期的事情,他是知道的,第一次犯病晕倒,还是他送去的医院。

徐盛:我一个将死之人,做什么傻事,我就是想见识见识以往没有遇到过的事物,你知道的。

孟成答应了他的请求。

徐盛心底默默说了声抱歉,孟成是他最好的朋友,只要他将这些作为他临死前的最后心愿,孟成便一定会帮他完成,甚至连原因都不会过问。

从桌子上抽出一根烟,在小炎手第三层后,肺部已经没有一点难受的感觉,他担心癌细胞彻底消失。

脸上闪过一道怪异之色,昨天的他还在憎恨体内的癌变细胞,此刻竟然担心这些细胞会消失。

男人果然是善变的生物。

初生的阳光照耀在他的脸颊上,忽然想起什么,徐盛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斗斗受伤了。

他站起身,之前重伤的豹猫,此刻竟然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斗斗!”

想到什么,他向洗手间跑去,他家洗手间很大,有一个小小的浴池,刚好能够容纳晚上带回来的那只怪物尸体,为了消毒,他将其浸泡在其中。

推开门的一瞬间,他惊呆了。

血淋淋的浴池,让他一度以为来到了某个杀人魔的杀人现场,豹猫斗斗狂野的站在浴池中央,在上面不断的撕咬着。

徐盛走进一看,那只怪物的尸体,从腹部已经被斗斗彻底剖开,露出里面粉色的内脏,心脏之类的应该是已经被这家伙吃下,剩余的是一些肠子之类的内脏器官。

担忧异兽体内的毒素未清理干净,一把将斗斗抓过来,仔细的看着它的异样。

斗斗智商很高,它意识到自己闯祸了,被徐盛一爪,竟然没有丝毫反抗。

徐盛诧异的看了这家伙一眼,豹猫野性难驯,护食是他的天性,今日竟然如此乖巧。

真是奇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