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内息

第二天,徐盛依旧没有去清风城,他要等待纪云身上的人皮诡异‘饿’,将其中一门功法修炼至第四层。

纪云身上的诡异是他的,耶稣也抢不走。

白天索性没事,徐盛便开始修行《飞龙功》,这功法与青云腿一般,需要雄厚气血才能入门,气血达标,开翼便很是简单。

徐盛的气血自然是足够的,一整个白天,便完成了飞龙功的入门,开翼成功。

开翼的感觉很奇妙,就仿佛背后蝙蝠肌被拉长,真的就像是在他背后长出一对翅膀一般。

虽然入门,但徐盛并未加点升级。

下午的时候,纪云便打电话过来,说‘它’饿了。

徐盛带上车钥匙便离开了。

杨舒站在窗口,看着徐盛离开,“姐,你怎么回事,学长怎么又跑了?”

杨捷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她现在已经重新认识了杨舒这个妹妹,她失忆后,两者的姐妹关系发生了变化,杨舒反而像是姐姐一般。

……

金源酒店1801号房。

纪云感受到熟悉的窒息。

徐盛一脸满足,借助诡异修行,点数积累的果然迅速。

不过今日两次,竟然只有6点,已经比昨天少了一点,希望这是正常的波动,不是递减数列。

提起裤子,丢下几沓红色纸张,徐盛走出屋子。

纪云在背后幽怨的看着他,男人果然都是提起裤子就不认人。

……

回到家中,徐盛看着面板上所有功法后面的加号,一脸满足。

只要愿意付出双倍点数,哪怕没有功法秘笈,也能正常加点,真是爽啊。

他看着几门功法,想了想,选择了小炎手。

这门功法比较奇特,只要他不点燃心火,那么浑厚的气血便累计在心脏周围,根本不会泄露分毫。

作为一名资深老六玩家,能六到别人,无疑是件极其开心的事情。

蛋白粉、气血丸、黑兽肉…

一切准备就绪,徐盛深深吸了口气。

“古人云,有绝世天才者,历经磨难,修行前所未有之功法,今日便以我本科生的智慧,加上面板的协助,给我…加点!”

轰!

第四层功法的突破,远比他想象中的要浩大,浓郁的气血瞬间透体而出,化为炽热的能量。

茶几上的几张咖啡馆营业表瞬间化为灰烬,窗帘倒卷,在楼外的风与徐盛炽热的气血中,随意卷动。

在同一时间,徐盛整个人的身躯以前所未有的姿态,飞速萎缩下去,原本魁梧的身姿,竟然缩水到皮包骨头,肺部坚持抽烟好习惯培养的癌细胞,丝毫没有抵挡住这次突破所带来的剧烈变化,被抽取一空。

几分钟后,徐盛睁开双眼。

此时的他,形似骷髅,脸颊深深陷了下去,整个人宛如一具干尸。

但双目明亮,仿佛蕴含神光。

来不及多想什么,随手从一旁抄起食物,狼吞虎咽。

整整十二枚气血丸、七十桶蛋白粉被他吞噬一空。

他的整个身躯也重新焕发光泽,开始充盈起来,肌肉高高鼓起,也许是心火在心脏处,他的胸肌高高隆起,蕴含着惊心动魄的力量。

站在镜子前,欣赏了一番自己的变化。

徐盛伸出手掌,摊开掌心,一道微弱的红色气旋萦绕掌心,合掌,气旋瞬间消失。

原来,这就是内息吗?

功法第三层与第四层,宛如两个天地,两者之间的差距,根本无法比较。

最大的差别便是,在突破后,体内雄厚无比的气血,会自发产生一种名为内息的事物。

内息者,沿于体表不散,可强身借力。

有些类似于华夏武侠小说中的内力,但又不同,内息无法彻底透体而出,只能穿过体表,第四层小炎手产生的内息,只能允许徐盛的内息透体而出三公分。

了解了什么是内息,徐盛也明白了当日青云馆主段青为自己造云时,进入自己体内的那股温热能量,想来便是内息了。

这么说来,他现在若是有入门之法,倒是也能够帮旁人入门功法。

莫名的,他再度想起了在黑雾山中遇到的那个赤衣怪人,那人为自己燃心火,无视自己的体质气血,也不需要什么材料,只是一掌。

那人又该是何等实力?

困惑他的事情他不会深究,那人离他的层次太远,多想也是无益。

倒是体内诞生内息,可以伤到诡了,这才是让他开心的事情。

本来武者面对诡异,遇到异怪还好说,至少有真实形体,但若是遇到诡异,肉体凡胎实属无奈,现在倒是有了应对的手段。

一连四天,徐盛不断的在纪云那里薅羊毛,但结果并不满意,从第一天的七点,到第四天的1点。

好像人皮诡异被他薅光了,徐盛遗憾的停了下来。

【姓名】:徐盛

【等级】:凡人

【功法】:小炎手(第三层)、青云腿(第三层)、五毒功(第二层)、飞龙功+(入门)

【属性】:体(87.6)、力(93.4)、智力(2.6)

【点数】:6

将中二症发作的孟成‘请’出去,让他继续寻找古代武学与练气功法,地球人类,尤其是华夏,五千年文明结晶,他不信,一门能够修炼的功法都寻不到。

深夜,徐盛再度进入里世界。

刚刚来到青云武馆,孙红便寻上了他,他表情复杂,看着徐盛说道,“师弟你去哪了,金山武馆馆主韩山曾经来闹过,是来找你的。”

“找我的?”徐盛心头一动,他杀了韩用的事情败露了?

果然,孙红说道,“金山武馆大师兄韩用失踪了,最后一次出现,是跟金红梅小姐出城,最后不知道为什么,韩山闯入咱们武馆,最后被馆主劝退。”

“师弟,你跟韩用的失踪,没有关系吧?”

徐盛摇摇头。

看着孙红的背影,徐盛心中发冷,为何韩山要大闹青云武馆,是金红梅告诉他了?

徐盛心中升起想要去找金红梅的冲动,但随即压抑住了,若真是金红梅出卖了自己,那么现在找她,也已经无济于事,反而会自投罗网。

当务之急,是要搞清楚金红梅是否出卖自己,以及韩山知不知道韩用死亡的真相。

悄然离开武馆,徐盛在城中随意找了家酒楼,寻了个店小二,让其去金家传信,约金红梅过来一绪。

若是金红梅一人来,说明金红梅没有出卖自己。

反之…

徐盛眼底冰寒。

这家酒楼距离金家不算太远,约莫半个小时的路程。

让徐盛松了口气的是,金红梅来了,而且是一个人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