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韩用!

徐盛再度睁开眼,已经出现在金家的休息营地。

他的手紧紧的拉着金红梅的手。

金红梅浑身颤抖,整个人浑身颤抖,两人拉手的地方,充满了滑腻的感觉。

她太恐惧了。

徐盛看向远处几乎与他同时睁开眼的韩用。

两人对视一眼,韩用眼神冰冷,但嘴角挂着笑,“徐师弟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带着红梅出来了。”

徐盛没有笑,“运气好而已。”

他已经明白了惊悸稻草人的杀人规律。

恐惧,是唯一离开那片世界的办法。

保持恐惧,任由恐惧侵蚀你的心神,若能抵挡,那么便可脱离。

若是被恐惧彻底侵蚀…

徐盛抬头看了眼远去的惊悸稻草人,稻草人背后所挂的标本,便是归宿。

如徐盛之前预料中那般,这稻草人杀人拥有规律,就像是一款难度极高的电脑有些一般。

至于韩用为何要带一个情绪几乎崩溃的护卫,徐盛此刻也明白了几分。

只要与旁人一起,便会被判定为一体,在那片田野中,会化为同一个稻草人。

这样一来,所化的稻草人便不会缺乏恐惧。

只要能够抵挡一次次血鸦的侵蚀,保持不被恐惧崩溃,迟早会脱离出来。

想明白这些,徐盛不禁松了口气,幸好他带上了金红梅,否则的话,他屏蔽了所有恐惧,或许会见到惊悸稻草人最恐怖的手段吧?

不难想象,这些手段一定不会温和…

徐盛低着头,他见过的诡异也不算少了,但前几次在黑雾山见到的诡异,与这清风城所遇的两只诡异,截然不同。

清风城中的诡异,对于杀人,看起来是那么的…克制!

竟然还能留下活口。

他暂时不清楚为何会有这样的不同。

总不能是地域差距吧?

金红梅颤抖的身躯终于不再颤抖,她猛然扑向一旁的徐盛,“谢谢徐师兄…”

徐盛将她放下。

金红梅很感激他,不断的向他承诺回去后会报答他。

另一旁韩用的眼神愈发危险。

在惊悸稻草人走后,此地仅剩下四个人,韩用以及与他一起的护卫,徐盛、金红梅。

韩用对金红梅说道,“红梅,走吧,咱们下山吧。”

今日遇到的场景未免太过恐怖,金红梅早就想走,听到韩用的话,没有任何意见,只是将目光投向徐盛,在征询他的意见。

韩用只是平静的看着这一幕。

一行四人,收拾行李,向山下走去。

在即将走出丛林的时候,韩用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口说道,“徐师弟,那边似乎有一株蛇爬草,搭把手,过去帮金梅摘下来。”

徐盛似乎从他眼中看出了什么。

金红梅或许是怕紧了,开口阻拦到,“不必了,你们两个都走了,我…害怕。”

韩用看了眼护卫,“放心吧红梅,小刘会保护你的,相信你的护卫。”

说完看向徐盛,“走吧,徐师弟。”

徐盛缓缓停下脚步,看着韩用半晌,才开口说道,“韩师兄,是想要杀我吗?”

韩用面色不变,反而笑了,“你我同生共死,我怎么会杀自家兄弟。”

徐盛不在说话。

但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韩用动了!

只见他人影一晃,一记金山拳正路强攻,直拳打向徐盛胸膛。

徐盛面色一变,一脸惶恐之色,以一种极其狼狈的方式避开这一拳。

“韩师兄,你这是?”

此刻已经几乎走出山林,韩用已经懒得隐瞒,并且他丝毫没有反派应有的想法。

竟然不做解释,继续悍然攻击。

另一边金红梅大惊,一边喊一边向两人冲来,意图阻止两人间的战斗,“别打了。”

韩用皱了皱眉头,“拦住她!”

护卫间金红梅拦住,脸上表情羞愧,“小姐…”

金红梅脸上瞬间大变,怒视韩用,她直到这一刻,才明白了什么。“韩用,你想干什么?”

韩用根本没有理会她,见徐盛躲开他的拳,他也并不气恼,反而双拳连线,化为一道金线,宛如山的轮廓,一闪之后,便出现在徐盛身前。

“倒是小瞧你了!使出你隐藏的手段吧!”

徐盛右腿抬起,以膝盖为武器,硬生生将这一拳接下,落空。

看了一眼韩用,心中微微诧异,这韩用,果然有秘密。

此人心思缜密,徐盛是亲身经历过那稻草人的田野世界的,知晓那样的恐惧下,能够时刻保持清醒的人都有多么可怕。

韩用更是在那惊悸稻草人出现后,便没有怕过,可想而知其人意志坚定。

而且方才那一下撞击,韩用的力量竟然与自己不分上下,自己可是拥有两门达到第三层的功法。

徐盛目光闪烁,双腿互相交叉踢出,生生幻化出无数幻影。

韩用双拳如山,直拳轰击,宛如山川大势。

两人便在这林间,毫不掩饰,以拳腿相撞。

韩用越大心中越是惊讶,他达到第三层金山拳已有一年,期间更是服用过天才地宝,气血雄厚如牛,竟然拿不下徐盛。

另一边,徐盛也对韩用愈发谨慎,此人不愧是金山武馆出名的天才。

不多时,徐盛右腿抬起之际,左腿已然蓄势待发,即将交替右脚,阻拦韩用直拳。

却没想到,韩用冷笑一声,一招直拳打出,中途连变三次。

徐盛见招拆招,韩用直拳化勾拳,随后在勾拳与徐盛即将接触时,竟然化拳为爪。

五指指甲上,闪烁着五种妖艳的色彩!

徐盛连忙后退,但已经晚了,韩用已然爪破他的裤子,内里的高分子材料护具仅仅挡住一瞬,便被爪破,五道浅浅的印子留在徐盛腿上。

“这是什么东西?”

被爪破皮,徐盛本没在意,但五脏六腑竟然同时传来痛感,胸口泛起恶心,大脑更是默然生出晕眩之感。

韩用冷笑,“要你命的东西!”

“五毒功!韩用你竟然学会了五毒功!徐盛快走!”金红梅的喊声从远处喊来。

韩用皱了皱眉头,看着徐盛那张脸,直到此刻,徐盛依旧在装老师,想着金红梅他已接近数月,竟然被眼前这小子破坏。

心头宛如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当下怒从心起,一个箭步冲过去。

咚咚!

两声闷响过后,徐盛被他逼退,不断向后靠去。

渐渐的已经看不到金红梅和那护卫。

韩用步步向前,“怎么了?感觉到痛苦了?”

他脸上露出笑意,“你不是喜欢扮猪吃虎吗?不是喜欢隐藏吗?没想到我比你隐藏更深吧?”

“你要恨的人,是金红梅,若是她不把你带出城,你也不会得罪我,今日也不用承受这杀身之祸。”

徐盛靠在一株树上,右腿不知何时绑了一条破布,牢牢将伤口封住,不让毒素继续蔓延。

他一言不发,抹了抹脸颊,湿润的感觉浮现在手指间。

徐盛心头感慨,他甚至有些发怔。

从他成年后,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被人打过脸了,还是这种将脸皮打出血的情况。

眯起眼,他身上的气息隐隐与之前不同。

心火!燃!

这韩用确实实力很强,而且隐藏的手段很是高明。

可惜…

方才的交手,即是对抗,也是试探。

他对这韩用的实力,心中已经大抵有数。

生死之争…

你可以永远相信一个患了癌症的老实人,对生命的渴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