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何谓无生

“东西带来了?”徐盛随意的坐在沙发上,向孟成问道。

孟成一脸猥琐,“好家伙,这是双胞胎吧?你小子可以啊,不声不响的搞了手大的。”

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徐盛身边,拍了拍徐盛的肩膀,“放心吧,等你死了,我会帮你养着她们的。”

徐盛上去就是一脚,“滚你丫的,你死了老子都不会死。”

“这可是你说的啊,你得给爷好好活着,不然你死了,爷必当曹贼。”

“草,你这激将法激一个死人活下去,真有你的啊。”徐盛自然知道孟成话里的意思,心中有些感到,但开口也是大骂。

孟成坐在徐盛对面的沙发上,面上的猥琐也消失不见,“最近检查了吗?医生怎么说?”

徐盛挑了挑眉毛,“孙大夫是你给我介绍的,你会不知道?”

他沉吟了一下,“小成,我身体恢复了很多,至于怎么恢复的…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真相。”

取出一大坨红中带黑的血肉,这是那天那只六腿怪狼的血肉,他亲自尝试过,服用后是拥有提升身体素质的效果的。

“这玩意,你带回去慢慢吃,一次性不要多吃,也不要告诉别人。”

孟成这人是绝对值得信任的,毕竟是从小玩到大的死党,但他也深知,这位发小不为人知的一面,这家伙是个中二症患者。

一旦知道里世界的存在,多半会瞬间将自己代入主角的身份,在里世界,这种想法无异于找死。

但并不妨碍他帮助孟成提升身体素质。

孟成也不含糊,直接拿过去,没有再问,从包里取出一个木匣子,“这是前段时间土夫子那边新挖到的古代练气士功法,你看看。”

徐盛接过后,随意的翻看着,经历过《正一雷法》的失败后,他对现实世界的功法,已经不抱有希望。

《天罗至圣妙法弥罗都天功》

这名字…

他翻看着,孟成见他陷入进去,便起身提着肉离开,他心情还是比较愉快的,不但从孙大夫那里听到了徐盛癌细胞被抑制的消息,还看到了徐盛已经开始‘泡妞’,说明离他们‘恒城双霸’重现江湖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徐盛看书一直看到下午七点多,期间做了顿肉,给杨家姐妹送过去一份。

期待的向左向右两兄弟一直没来,手中的功法也无法在面板上显现出来,徐盛心中断了念想。

算了,估计是被什么事拖住了。

他已经拿到了杨舒家中的钥匙,今晚决定再去清风城,尽快让段青给他‘造云’。

杨捷已经在里世界待了数日,若是她不想进去,也不会被黑暗拖入其中,他决定一人过去。

……

清风城外。

向左面色难看,他已经达到了青云腿第二层,但面对眼前的人依旧有些难以应付。

“向右,这次走镖有点难啊,这钱真难挣。”

向右一拳轰出,将一个山匪轰出去数米,“咱们想挣钱,也就这走镖来的最快,风险最小吗?”

“也是。”

“别逼逼了,赶紧上,解决这个,至少能多挣几个银骨玉。”

……

两边时间流速不一样,这次穿越,确实清风城的中午。

徐盛穿过棚户区,在外城街道上迅速穿行,因为小腿上的血色印记,他总感觉在外城随时会遇到那条血河诡异,除非必要,根本不想在这外城久留。

在路过清风城城主府前方的广场时,很多人正在聚集。

一时好奇,徐盛上前查看,

只见在广场中央,搭建了一座面积很大的高台,足有三米高,数百平米大小,上面站着一个脸上覆盖青铜面具的人,身后跟着数十名童子。

面具人鹤发白须,看不清面容,声音苍老,一身白衣,甩过手中拂尘,朗声开口。

“曾有弟子百姓问我,何谓无生?”

“无生者,非先有生,后说无生,本自不生,故名无生。”

“今有无生典,凡持诵之士,必当斋戒身心,洗心涤虑,存神默诵,诚如对越上帝,默与心神交会。”

徐盛站在人群中,看着那青铜老道神神叨叨,转身准备离开,却在回头看过去的那一瞬间,陡然停下。

只见那道人手中蓦然间出现一本经书,随后经书飞至天空,迸发万丈光芒,堪比那正午骄阳。

与此同时,方才那青铜面具老者的话语,萦绕在徐盛心头,他竟然在一瞬间,产生了皈依的念想,断绝自身杂念,皈依无生。

脑海中竟然莫名浮现无生教义,以无生求永生。

他脸上浮现陶醉的表情,仿佛那经书散发的光芒中蕴含着让他如痴如醉的至理。

片刻后,心火骤然升腾,徐盛脸上恢复平静,他再度看向那经书时,眼中的陶醉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比慎重,无比忌惮的眼神。

这便是无生教传教的手段吗?

武道还是戏法,亦或者…仙道手段?

徐盛一瞬间,脑海中闪过无数中猜测,他实在不明白,这种诵念经文,迸发无数光芒的手段,其本质究竟是什么,他只知道,若非体内心火自然升腾,他继续陶醉在其中,此刻就算不皈依无生,也定然会亲近无生。

这无生教的手段,远远比他想象中的可怕。

他起先接触听到无生教这一势力,是从李三口中得知,在知晓那失魂散便是无生教所炼制后,他便一直以为这无生教不过是隐藏暗中,施弄手段的阴险邪教,眼前的这种手段,他真的无法理解。

微微躬身,将自己高大的身形缩在人群中,因为那经文的出现,此刻已经无人在离开现场。

他不想将自己的另类展现出来。

静静的等待着。

那道人经书散尽光芒,透过面具露出的眼睛中,闪过一道满意之色,随即经书迎风长大,化为一叶扁舟,但这扁舟,极其诡异,竟是一张人面,只有双眼,无口无耳无鼻!

徐盛心中骇然,这手段……

这人,修行的一定不是武道!

他心中骤然燃起一股贪婪,对那道人功法的贪婪。

看到周围百姓开始四散离去,徐盛跟随人流,缓缓退去。

走在前往青云武馆的路上,徐盛心中不断沉思着,这方世界,似乎比自己想象中更加诡异。

且不说遍地的诡异,便说那无生教的传教邪异手段,若是在现实世界中施展。

难以想象其后果。

他心中升起无限疑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找向家兄弟去询问,这两人有官方背景,知道的内容定然比他多的多。

“徐盛兄弟,来了。”孙红一脸笑意的迎接徐盛。

徐盛笑着点点头,“有些事情耽搁了,我这要是不来武馆,这钱会不会计算啊?”

孙红拍了拍他,悄悄的向他挤了挤眼睛,“这自然是不算的,徐盛兄弟你回家两天,我这边给你记了两天半。”

徐盛有些惊讶,这孙红对自己,好的有些过分了,注意到孙红的热切目光,徐盛不自觉缩了缩臀部。

这家伙,不会想冲吧?

微不可查的避开孙红要来抓他的手,尬笑着说道,“多谢孙红师兄了,日后等学成武功,出去赚钱了请你喝酒。”

“好兄弟,这可是你说的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