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激战

  • 我有一座众神殿
  • 日开
  • 2396字
  • 2022-04-19 12:28:12

就在周无涯遇袭的同时,一幢豪华别墅里,祁天韵正美滋滋的打着体感游戏。

“啊!兄弟们!今天跟我一起全歼恶鬼!杀!”

祁天韵充满激情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别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救世主呢!

通讯器的震动声淹没在了他的热血搏杀中。

......

另一边,周无涯的箭矢并没有起太大的作用。

烟尘过后,原地没有丝毫的血液飞溅,显然出手那人早已转换了伏击地点。

周无涯见找不到那人的踪迹,便想着用激将法。

“你们黄天的人果然是一群畏首畏尾的老鼠!终日见不得阳光!”

没有回应。

此时,距离周无涯不远处的一个灌木丛中,那独眼男子想到刚才周无涯的誓言有些后怕。

他怎么敢的!

一个高中生大言不惭的说要杀尽黄天!

这要搁在以往,他肯定只当是这人脑子有病。

鸿荒这么多年都没有办到的事,他怎么可能例外?

就在他准备找机会再次发动突袭的时候,王一帆已经跟周无涯汇合了。

两人背靠背的站立。

“咱们不要硬拼!天眼突然的失控肯定会引起考官的注意,咱们只需要拖延就行了。我已经通知祁天韵了,他应该马上就会赶到!”周无涯小声的对着背后的王一帆道。

“他的修为比前些天那人要高出一个小境界,植根境后期,不是你我能敌的!”

“我知道!但我咽不下这口气,今天说什么也要杀了这杂碎,拿他的头来祭奠李满!”王一帆咬牙切齿的道。

李满,那是小胖的大名,这还是自从他们认识以来,第一次这样称呼他。

......

考场外。

就在小型天眼失去控制时,一个始终在观看画面的考官大惊失色,迅速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对着身旁的同事急促道:“快联系考核地点的人!出事了!”

接到消息的主考官立马一脸严肃的道:“所有考生立刻离开无花山!本次考核取消!再重复一次,立刻离开无花山!”

声音经过特殊设备的扩散,很快便响彻了整个山谷。

话落,整个人化作一道闪电,径直冲入了山内,他要去救助周无涯他们!

只是山体过大,他一时赶不到战场。

这时周无涯他们也听到了那声音,不过反应却是大不相同。

周无涯小心的环顾四周,“当心一点,他应该快忍不住了!”。

就在他话音落下没多久,一把匕首迅速的朝他飞来!

周无涯迅速开弓,堪堪挡下了这一击。

紧接着又是数箭齐发,向着出刀的方向极速飞去。

灌木丛瞬间被太阳真火燃烧成灰烬。

正待他想要采取下一步动作的时候,那个男人显形了。

眨眼间便到了二人的身前。

当一个刺客不再隐藏自己的身影,那就是到了必杀的一刻!

一把刀身由镭射激光构成的匕首瞬间切割掉了周无涯腿上的大片血肉。

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流下,却是紧咬牙关,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就是现在!”

周无涯迅速从随身空间里拿出了那把小型暗星炮,对着那男人的大腿就是一枪!

周围的光芒仿佛都被这黝黑的枪口吞噬了,紧接着一道散发着剧烈波动的白光从枪口发出!

剧烈的白光炸飞了那独眼男子,部分血肉在这一枪下已经消散。

后坐力让周无涯觉得臂膀酸胀无力,短时间内恐怕无法再开弓射箭了。

王一帆见状想乘胜追击,一个闪身,便来到了那被轰飞的男子身旁。

周无涯劝阻的语言还未曾发出,王一帆便已经行动了。

他心想,“老爸的研究品应该靠谱吧!那人身受重伤,我和一帆应该有一战之力!”

看着自己失去一大块血肉的右腿,周无涯忍着手臂的不适,强行发出了一箭。

这一箭灌注了他全部的精神力,太阳真火从未有如此闪耀的时刻!

箭既出,鬼神惊!

这一箭擦着王一帆的头皮径直射中了那倒地的男子。

“啊!我不甘心啊!”

一声惨叫从他口中发出,声音犹如厉鬼一般。

紧接着被这来自神话传说中的火焰燃烧成了一具焦黑的尸体。

焦糊的气味弥漫了这整片区域。

王一帆心有余悸的看着这一幕,扭头对周无涯道:“幸亏你小子箭法好,不然万一射中我,只怕是尸骨无存啊!”

其实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周无涯可以凭借意念改变箭矢的走向,毕竟它的本质还是周无涯自己消耗精神力创造出来的。

眼看危机解除,他勉强对着王一帆一笑,整个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这一战对他的身心伤害都太大了。

......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身处一个从没有见过的地方了。

距离考核结束,已经过去十个小时了,他昏迷了整整十个小时。

就在他细细打量周围的时候,门开了。

陆陆续续的进来了一批人,其中有几个熟悉的面孔。

王一帆、周天延、贺子平以及鼻青脸肿的祁天韵?

贺子平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看了一眼祁天韵,直看得他浑身打了个冷颤。

“对唔起,这是喔的错,喔不该打游戏。”祁天韵含糊不清的道。

由于面部的肿起,他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听见此话的贺子平眼睛一瞪,“说重点!这是你打游戏的事吗?”

“喔不该因为打游戏汪记了本职工作!”祁天韵快速的说道,使得原本就含糊的声音显得更滑稽了。

周无涯看着祁天韵这个样子也是有些好笑,“不怪你,即便你得到消息及时赶来了,恐怕也晚了。”

祁天韵听闻此话讪讪一笑。

确实,周无涯他们从遭遇暗杀到结束,不过短短几分钟罢了。

“我就说吧!他们鸿荒根本不靠谱!还不是靠你老爹我的新发明?幸亏我儿子没啥大事,不然非让你们这基地尝尝真正暗星炮的威力!”周天延气愤道。

贺子平这时候哪敢触他的眉头,只能转移话题道:“你右腿的伤我们已经用了我们最好的外伤药了,估计现在已经快痊愈了吧!”

周无涯听见这话细细感受了一下右腿的伤势,发现除了有些发痒之外,好像没有了其他的异常,疼痛感更是已经消失了。

“多谢了,这药很贵吧!”

一直没开口说话的王一帆见状插嘴道:“别在乎钱了,反正有人买单。”

说着眼睛快速的瞥了一下正低头看自己脚趾的祁天韵。

周无涯想了一下,也是,便没再开口询问价钱。

“李满,是不是死了。”

虽然他亲眼见证了他的死去,但还是问出了这个他明明知道答案的事情。

周无涯沉重的话语突然让整个房间安静了下来。

还是贺子平率先开口道:“我们会照顾好他的家人的,他的尸体被列在了我们地下室里,追加其为英魂,享有我们鸿荒战死之人的一切特权。”

周无涯没有接话,虽然之前跟李满也不是很熟,可毕竟也是同班同学,而且他是因自己而死。

他虽然面上没有表示,但心里还是无法释怀。

最后的一次模拟吗?

可路是他自己选的,是他自己想要抱大腿,跟上来的。

也许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