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解惑

  • 我有一座众神殿
  • 日开
  • 2333字
  • 2022-04-19 12:28:12

吃完饭后,周无涯就告辞离开了道临武馆。

舒乾原本还以为他会主动找机会接近舒笑笑,但他最终还是失望了。

周无涯甚至都没有多看她一眼,脑海里全是对她神海以及境界的猜测。

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说起来这还是自他病好了以后第一次独自逛街。

之前他都没有好好看过天风这座城市,要是就这样离乡求学,他甚至连怀念的地方都没有。

想到这里,周无涯原本漫无目的的脚步突然有了方向。

他要去见一见李鸿羽,这个名义上的师傅。

一来可以仔细的观摩一下他的画,学习一下他的绘画技巧。

二来也可以趁机多了解一下天风这座城市。

毕竟,他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走遍天风,但缩小版的就另当别论了。

由于道临武馆位于市中心的位置,再加上祁天韵的别墅离此也不算远,所以没一会周无涯就到了那别墅区前。

跟门卫通报了一声后,不多时祁天韵就来门口领人了。

二人并肩而行,祁天韵边走边道:“怎么来我这了?不怕你妈了?”

“反正已经跑出来了,早回去一会晚回去一会不都一样吗?”

祁天韵想了一下,“也是,你这次来应该不是为了看我吧!”

“这不是废话吗?”周无涯有些惊诧的看着他道。

祁天韵:“......我就不该来接你,你自己慢慢走吧!”

说完,双脚用力一蹬地,整个人就飞了起来。

飞到半空的时候,祁天韵还向下看了一眼,只是这眼神分明是挑衅。

有本事你也上来啊!

周围的居民看着这一幕发出了一声惊呼。

“奶奶,奶奶,有超人!”一个小孩指着飞在半空的祁天韵大声道。

“傻孩子,那不是什么超人,是一个修炼有成的修者。”一旁的老人细心解释道。

“哦。”

很显然,小孩并没有听懂,但他眼里还是露出了一抹向往。

祁天韵下方的周无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这还是他第一次亲眼看见在天上飞的人,以往都是听说或者看一些影像。

随即他在地下狂奔了起来,一路奔向了祁天韵的住处。

别墅大门前,祁天韵早早的就站在那了。

他一边抱着膀子,一边看着气喘吁吁的周无涯毒舌道:“哎呀,在天上飞就是快啊,还方便,你说是不?”

周无涯没去管他话里带的刺,有些激动的问道:“你为什么能飞啊?快跟我说说!”

“看你累的那样子,先进来歇会吧!”

说完,转身进入了别墅。

周无涯跟在他身后,没好气的道:“你也不看看你们这小区有多大!”

正说着,眼睛忽然瞪大了,像是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

“这......这是天风?”

“不错!那幅画卷展开后就是这样了!”

“师傅?”周无涯抬头向出声的方向望去。

只见李鸿羽正站在二楼,双手搭在栏杆上。

听见他这称呼的李鸿羽不仅没有激动,反而浑身打了个冷颤。

赶忙下到一楼,“别喊我师傅了,还是跟之前一样叫李老吧!这称呼我听不习惯。”

周无涯想了想,也是,便没在这方面多做纠缠,转而开口道:“那行,李老,这画怎么变的这么大了?”

说完,还是有些震惊的看着几乎布满整个客厅的画卷。

“呵呵,这画的大小随我心意而动,我随时都能让他缩小。”

话落,‘天风’越变越小,转眼间就与周无涯第一次见时大小差不多了。

“李老,我看这画放大以后还是有一些地方没有完善,什么时候能完工啊?”周无涯凑近看去,提出了几个问题。

“估计就在这几日吧,快了,到时完工的时候我喊你到场。”

“那就这么说定了!”周无涯喜上眉梢,他迫不及待的想见识此画完工时的样子了。

见师徒二人聊的正酣,祁天韵忽然出声打断道:“喂喂喂,周无涯,你小子不是有问题要问我吗?”

提起这个,周无涯一拍脑门道:“差点把这事忘了,你为什么能飞啊?”

祁天韵见状清了清嗓子道:“坐下说吧!”

说完,整个人缓缓升空,落到了沙发上。

周无涯、李鸿羽:“......”

这沙发不就在你旁边吗?

你装什么呢?

一迈步不就到了吗?用得着飞?

见二人一言不发的坐下,祁天韵还以为他们被自己震住了,当即有些得意道:“哼哼,这就要从很久之前说起了,那时我还是个孩子......”

紧接着,一系列与话题无关的事被他娓娓道来,直听的二人有些犯困。

“后来,我终于突破到了分枝境,有了御空飞行的能力。”

终于到重点了!

周无涯心中翻了个白眼,急忙道:“你的意思是到分枝境以后就能飞行,是这么回事吗?”

“对。”

那你之前说这么多废话干嘛!

“那你之前为什么到哪都要开你那飞行器?自己飞行不是更酷吗?”

祁天韵看着他,认真道:“没有原因,就是单纯的喜欢,这问题上一次不是问过吗?”

“哦,忘了。”说着,周无涯忽然想到了什么,当即道:“你知道舒笑笑吗?”

“你说那小丫头片子?你是怎么知道她的?”祁天韵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周无涯说道。

提起这个,周无涯一脸苦笑的跟他解释了一番。

“我就说吧,舒乾那老头不是什么好人,你小心他哪天把你卖了!”

“这个咱们暂且不提,我想知道一下,你对舒笑笑了解有多少?她的神海是什么你知道吗?”

祁天韵面上露出一抹沉思,一拍手道:“她的神海好像叫什么万物治愈?是辅助类的,特别少见。”

“这个神海是关于治疗的吗?能看出别人之前患过的病是吗?”周无涯赶忙追问道。

“应该吧,她这神海挺离谱的,你把她当成个移动的医药库就行了。

估计等到她化阳之时,这天下所有的疑难杂症都是小菜一碟。”祁天韵一脸唏嘘的说道。

周无涯在听完他的介绍后,陷入了沉思。

果然天下之大,天骄层出不穷。

自己要是没有神殿的话,还真不算什么。

紧接着又向李鸿羽请教了一番关于绘画方面的问题,心满意足后才告辞离开。

从祁天韵家里出来后,太阳都快落山了。

周无涯有些忐忑的回了家中。

就在他准备迎接疾风骤雨的时候,周母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这让周无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就在他以为母亲转变的时候,突然心血来潮,对着周母使出了观心术。

他想看看自己母亲在想什么。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只见周无涯面色大变,“妈,咱们有话好好说,比如,先把鸡毛掸子放下!”

也不知道自己母亲从哪翻出来的这老古董,他只得不断求饶。

最后一天的假期就这样‘平平无奇’的过去了。

再有几天就是农历新年了,希望不会出什么岔子,周无涯如是想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