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盛世画卷

  • 我有一座众神殿
  • 日开
  • 2044字
  • 2022-04-19 12:28:12

周无涯二人一路出了门,向飞行器走去。

祁天韵兴奋道:“哎!你小子现在有钱了,必须请我吃饭!”

周无涯无奈的笑了笑道:“好!把一帆跟贺伯伯都喊上吧!不过现在天色还早,你送我去商场吧!我去挑挑礼物!”

“没问题!走着!”

一听有的吃,祁天韵当即爽快道。

等到二人走到飞行器旁边时,周无涯忽然惊讶道:“李老?您怎么在这?”

李鸿羽站起身来,嘿嘿一笑道:“周少爷,老朽我叨扰了。”

“没有,只是看您这样子是在等我吗?”周无涯摆摆手,反问道。

“对......”

“行了,咱们上去再说。”周无涯见祁天韵已经上了飞行器,当即开口道。

李鸿羽犹豫了一下,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咬了咬牙,跟着周无涯进入了飞行器内。

祁天韵见周无涯把他也带上来了,也没多说什么。

只要自己能吃大餐就行!反正花的也是周无涯的钱,他爱带多少人带多少人!

飞行器缓缓升空。

内部,周无涯跟李鸿羽并排而坐。

见他有些拘谨,周无涯微笑道:“李老,您是长辈。不用一口一个周少爷,再说了,我也不是什么少爷。”

想了想,接着有些好奇道:“您是怎么得知这架飞行器是我们的?”

李鸿羽见周无涯不像之前的权贵子弟那般盛气凌人,当即松了一口气道:“我这些年一直在留意这些大人物的座驾,您二位都是生面孔,这飞行器也是最新的,不难猜!”

祁天韵刚想反驳自己可是这的老熟客了!

但想了想,这些年还真没见过李鸿羽,便没开口。

周无涯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老者,开口道:“不知李老找我有什么事情?”

听见周无涯这话,李鸿羽显得有些紧张,尴尬道:“是这样的,老朽看您挺喜欢我的那幅画的,想让您给点评价,当时太过高兴,一时忘记了。”

“我道是什么事呢!我还真有一些浅知拙见!”

“恳请赐教!”李鸿羽大喜过望,连连说道。

周无涯面上露出一抹思索,不多时,缓缓开口道:“这幅画在我眼里,前所未有的好!您的风格荒诞不羁,却又夹杂着一种真实感,这很难得!”

说完,李鸿羽整个人好像是中了彩票一样,眼里饱含热泪,喃喃自语道:“终于,终于有人读懂了吗?”

涕泪纵横!

你很难想象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哭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

周无涯看着这一幕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他。

哭吧!这些年的委屈今日都化作了一滴滴泪!

他都能想象到之前李鸿羽是如何低声下气的请求别人看一看他的画作的。

可那些人只当它是垃圾。

没有人愿意看,哪怕只是一眼。

周无涯还未曾开口,祁天韵倒是先坐不住了,向后瞥了一眼,淡淡道:“吐车上两千!”

听见这话,李鸿羽瞬间止住了哭泣。

周无涯:“???”

李鸿羽擦了擦眼泪道:“多谢。”

“没事,这也只是我心里所想罢了!”周无涯看着他道。

这一次,李鸿羽罕见的没有用您来称呼自己。

显然,周无涯的肯定让他迎来了新生。

虽然他依旧是坐在那里,但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之前周无涯见他之时,他身上虽有一些仙风道骨的意味,但一开口这意境就没了。

现在,李鸿羽就连骨子里都透露出一股文人的雅气,超凡脱俗!

或许,这才是他原本的样子吧!周无涯暗暗想道。

周无涯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小心翼翼地道:“李老,您至今还停留在碎壳境巅峰是吗?”

说完,生怕伤害到李鸿羽的自尊,连忙摆手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好奇,嗯,好奇。”

谁知李鸿羽洒脱一笑道:“好了,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不错,我现在还是碎壳境巅峰。”

语气中竟然有些自豪?

这下周无涯更好奇了,“您既然能榜上留名,就算不能成为什么大人物,也不应该卡在这才对啊!”

“这个问题,需要你亲眼来见证一下。”李鸿羽神秘一笑道。

“此话怎讲?”

这一刻,李鸿羽不再唯唯诺诺,潇洒道:“去我家吧,我让你看看我这几十年修为未有寸进的原因。”

周无涯想了想,反正现在时间还早,就对祁天韵道:“祁大哥,麻烦去一趟李老的家,等会咱们再去买礼物。”

祁天韵一直在偷听他们的谈话,心下也是有些好奇,当即爽快道:“行!我无所谓!晚上管我饭就行!”

李鸿羽闻听,不紧不慢的说了一个地址。

飞行器在空中急转而下,迅速掉头去了另一个方向。

没一会,停在了一处有些破败的小区里。

一下车,周无涯就看向李鸿羽道:“李老,您家在哪栋?”

“在这边,跟我来吧!”说着,率先朝西边的一栋楼走去。

周无涯二人跟在他的身后,亦步亦趋。

进入楼道,只见李鸿羽没有上楼,反而去了地下室。

周无涯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一言不发,脸色有些阴沉不定。

阴暗、潮湿的空间除了一张床之外,再没有别的家具了。

周无涯有些忍不住的说道:“李老,您就住这地方?政府的补助金呢?”

好像是早就想到他会这么问,李鸿羽显得极为不在意,洒脱道:“不错,我就是住在这里,至于政府的补助金我没要,我有手有脚的,就别给政府添麻烦了!

再说了,这又不是不能住,我倒觉得还挺舒服的!”

周无涯没有回话,他现在心情有些复杂。

有些人,明明自己都已经很困难了,却还是不想去麻烦别人。

祁天韵神经则是有些大条,一脸疑惑的问:“这地方跟你一直没有突破有什么关系吗?”

李鸿羽闻听此话,伸手抬起了自己的床,扭头笑道:“这,就是我这些年一直没有突破的原因!”

说着,床被立了起来,一副半悬在床底的画展现在二人眼前。

“这是......”周无涯细细看去,喃喃自语道。

“不错!这是一副盛世画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