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浊世的清醒

  • 我有一座众神殿
  • 日开
  • 2294字
  • 2022-04-19 12:28:12

周无涯二人跟着舒乾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在电梯里,舒乾还在不断的跟周无涯说他女儿多好多好。

谁知周无涯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他的长相,便借口说自己还小,推搪了过去。

......

办公室,周无涯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反观祁天韵那大马金刀的坐姿,显得极为有涵养!

周无涯还没开口,祁天韵就笑嘻嘻的对着沙发对面的舒乾道:“好了,别说那么多话了,大家都挺忙的,直接给钱就完了。”说着,还装模做样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通讯器,“嗯,都快三点了,再晚你就要管饭嗷!”

舒乾爽快道:“没问题!我管饭!”

“......”祁天韵无奈的看了周无涯一眼。

你看,我尽力了,这货就是不想给钱!

周无涯开口道:“舒馆长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只是不知道您口中的红包,什么时候给我啊?”

“怎么,你很急着用钱吗?”舒乾反问道。

他是真有些好奇,一个高中生,还是快参加高等考核的高中生,能用到什么钱?

“是这样的,这不马上快过年了吗,我想着拿点钱,给父母买件礼物。

毕竟,我大概率会到外地上大学,以后归家的机会就少了,这也算是我尽一点做子女的义务吧!”周无涯轻声解释道。

听见这话的舒乾有些惊讶,“现在像你这样有孝心的子女不多了啊!”

“并不是这样的,处在这个终日奔波的时代,人们越来越沉默寡言,不善言辞的人太多了,但这并不能否定他们对父母的爱。

是吧,祁天韵!”

这边祁天韵正在挖着鼻孔,闻言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

舒乾大为赞赏,撸起袖子,手指对着周无涯的方向一划,一笔钱就转了过去。

周无涯听见通讯器的提示声,打开一看,被这手笔给惊到了,连忙道:“舒馆长,这太多了。要不,我再转给您点?”

话虽如此,但却没有一点动作。

祁天韵这时把身子凑了过来,好奇道:“他到底给了你多少钱啊?”

“舒馆长他给了我三千万。”周无涯兴奋的道。

谁知祁天韵毫不在意的道:“哦,就三千万啊,看你那样子我还以为是三千亿呢!”

周无涯:“......”

你不会以为三千万是小钱吧!

也是,这家伙一个飞行器都三个亿了,相比之下,这三千万对他好像还真不算什么。

“确实不是什么大数目,但是对于时下的你而言,应该是足够了。”舒乾看着周无涯,缓缓的道。

“不不不,真的很多了!”周无涯连忙摆摆手说道。

舒乾面带微笑道:“哈哈,等你到了那些至强者之境,钱财对于你只是身外之物罢了。”

周无涯没有接话,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有些不经意的问道:“舒馆长,我想向您打听一个人。”

“嗯?什么人?我先说,我未必知道。

毕竟这城市的人太多了,就算是我,也做不到全知全解。”舒乾思考了一下,对着周无涯说道。

周无涯缓缓道:“这个人您应该有印象,他在那精神爆发力的榜单之上。”

舒乾一听这话顿时来了兴趣,爽快道“嗯?那上面的人我多多少少都有些了解。你尽管问!”

“他叫李鸿羽,神海是一支毛笔,但也有可能不是我想的那个人。”

说完,周无涯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舒乾的表情。

只见,舒乾的神情有些复杂,一会儿是不解,一会儿是遗憾。

还没待他开口,祁天韵脸上露出一抹思索,当即道:“李鸿羽?这名字好耳熟啊!好像在哪听过一样。”说着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对着周无涯道:“今天下午那个画画的老头是不是就叫李鸿羽啊?”

周无涯看着他的眼睛,缓缓的点了点头。

“还真是啊!俩人应该只是重名吧!”祁天韵有些惊讶的说道。

周无涯不确定,眼睛定定的看着舒乾。

显然,他刚才的表情是不正常的。

舒乾叹了口气,缓缓道:“你所说的李鸿羽跟那榜上的是同一个人。”

没等周无涯回话,就接着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我慢慢的跟你说。

这李鸿羽今年大概有六十三岁了,却一直卡在碎壳巅峰这个境界。

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

我只记得,当年他入馆之时就已经三十多岁了。

他当时冲上榜可引发了不小的骚动,可当众人知道他已经年近四十却还停留在碎壳境的时候,纷纷散去。

李鸿羽也不在意,他只是继续作画,想找到一个真正欣赏他作品的人。

为此,他至今都是孑然一身。

你说,他怪不怪?”

顿了一下,舒乾继续道:“我猜测,他为此已经入魔了。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得知他的,但是我奉劝你一句,还是离他远点吧!”

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那就是,跟这样的人认识,就连说出去都是一种耻辱!

周无涯看着他,轻声道:“舒馆长,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什么方法来挽救他吗?”

“你的想法我明白,可道临武馆可不是什么慈善机构。

我们的建馆理念是让天下人习武,这点不假,可我们不会把太多的精力以及金钱浪费在一个潜力有限的人身上。

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周无涯木然的点了点头。

果然,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舒乾见状转移话题道:“好了!咱们不聊他!继续说正事吧!

你现在已经是我们武馆的一员了,欢迎你加入道临武馆这个大家庭!”

说着,伸出了右手。

周无涯有些恍惚,但还是把手握了上去。

握手结束后,祁天韵就开始催促了起来。

“行了!钱也到手了,咱们撤!”

说着整个人就跳了起来,刚想走,却被周无涯伸手拉住了。

祁天韵有些不解,怎么了?

哦!这小子肯定是反悔了,想要狮子大开口!

嘿嘿,上道!

这样想着,祁天韵就安静的重新坐了下来。

等待着周无涯的开口。

周无涯恐怕要让他失望了,他认真的看着对面的舒乾道:“我想给您看一个东西。”

说着,一副画卷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舒乾有些疑惑的接过来,展开这幅画。

上面画着一个少年以及一只猴。

他有些疑惑道:“这少年是你不假,可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啊!”

周无涯默默从他手里接回画,弯腰道了个谢,带着祁天韵走向了外面。

这画,当然是李鸿羽作给他的,他觉得这画里藏着一种意境。

人与猴,这么可笑的组合在这张纸上显得极为荒诞不羁,给人一种不真实感。

但恰恰这幅画是真实存在的!

无人欣赏。

也是,这样的画在哪个时期都不会被人喜爱。

恐怕自己也是一个怪人吧!

要不然为何会向舒乾展示这幅画呢?

周无涯不知道,他只是单纯的想这么做罢了。

没有原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