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末日
  • 重启成神时代
  • 沧澜望海
  • 2560字
  • 2022-05-17 07:56:42

有人说,世界,本就是圆的。

因果循环,万事更替,一切从这里开始,也会在这里结束。

“真菜!一个打野居然4-5,带不动啊!”秦沧澜靠在椅子上,看着电脑屏幕大大失败的两个字,感叹着,却全然不顾自己1-10的成果,谁让他是辅助呢,划水划的心安理得啊。

砰砰砰!“你好,您的外卖!”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秦沧澜赶忙推开电脑桌,屁颠屁颠的跑去开门。

“谢谢啊。”秦沧澜打开门,是个外卖小哥,笑的有些僵硬,估计这么笑一天也挺难受的。

门关上了还能听到外面小哥的声音:“记得给好评啊,亲。”

唉,人生不易啊。

秦沧澜坐回电脑前,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一点左右了,他打开刚到的奶茶,估摸着炸鸡应该也快到了吧。

砰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外面传来。

“我的炸鸡!”秦沧澜大喜,就要去开门,刚到门口却听到刚刚那个外卖小哥的声音。

“开开门,开开门,救命啊,有丧尸啊,救命啊,啊!!!”接下来就是一阵阵的惨叫,然后慢慢变小,嘶哑,逐渐消失不见。

秦沧澜整个人都傻了啊。

这是什么?新的恶作剧吗?他小心翼翼的凑到猫眼里往外看去,楼道里什么都没有,看上去挺正常的啊。

突然,一只满是鲜血的手伸了出来,扒在他家门对面的雪白墙壁上,又慢慢划下,留下几条蜿蜒扭曲的血色印记。

“啊。”秦沧澜被吓的一屁股做到了地上,透过门缝,他听到了外面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咀嚼声。

一小股鲜血犹如一条小蛇,慢慢的从门外流了进来。

“我擦。”秦沧澜吓的连滚带爬的往后跑去,贴在了衣柜门上,一脸惊恐的看着那扇紧闭的户门。

这尼玛可不像是恶作剧啊。

秦沧澜后背全是冷汗,他靠着衣柜门,想起衣柜里还有一把刀,一转身便从衣柜里掏了出来。

这是他上大学时参加COS社团时,为了扮演动漫人物花重金找人定制的,当时没啥经验,省吃俭用的存了两三个月的钱,花了两千多,做了一把全钢刀,几乎是完全复刻了那把刀的外形。

可是,全钢的刀啥都好,就是太重了,根本挥不动,结果后来也没用上,另做了一把塑料的。这把刀就成了鸡肋,丢又觉得可惜,只好就一直带着了,也算留个念想。

此时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刀也算是一个武器了,能给他带来一些安全感。

秦沧澜靠在衣柜门上,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嘴巴因为紧张已经没了口水,他使劲咽了咽,看着地上已经就进来的血迹,腿有些发软。

门外似乎没了声音,秦沧澜看了眼还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犹豫了一下,看着门的方向,似乎生怕门会被忽然打开,冲进一个什么怪物。

等了一会发现确实没有动静,他两步跨过床上,急急忙忙的拿起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无法拨出,秦沧澜一看电话,居然没有信号。

“怎么办?怎么办?”秦沧澜有些发慌,透过窗户往外看了一下,街道上已经是一片混乱,不时能传来惊叫声和汽车的碰撞声。

外面不时传来的惨叫声和心中的恐惧反复折磨着思考的秦沧澜,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仿佛那里随时都有可能冲出来一个恶魔将他撕碎。

秦沧澜拜拜头,似乎是想将将脑中的胡思乱想给甩出去。

“不行,我要出去,我不能就在这儿。”秦沧澜内心呼喊着,如果继续在这里,他会疯掉的。

去哪?我要去哪?

对,回家!我要回家!这里不是我的家!

秦沧澜眼睛忽然亮了一下,仿佛找到了目标。他毕业后就来了湖海市,年轻人嘛,谁都想出来闯荡,可是这里再好,也不是他的家。

他得回去,不能就在这个鬼地方。

秦沧澜看着那扇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慢慢的向门处靠近。

走到门边,秦沧澜侧耳听了听,外面很安静,已经没有了响动。似乎先前的一切只不过是幻觉,如果听不到窗外不断传来的惨叫声的话。

秦沧澜朝猫眼看了看,外面已经黑了,过道是声控灯,此时外面没了声音,自然也没有了光亮。

秦沧澜手放到门把手上,犹豫再三,在内心强烈的回家念头驱使下,他还是缓缓的转动门把手,打开了门。

咔哒…,轻微的一声响声。

门开了。

秦沧澜慢慢的将门打开了一条缝隙,这时候他也不敢发出声音,他透过门缝看了看,外面很安静,没有了声音。又过了一小会,见什么事都没发生,秦沧澜放松下来,慢慢的将门开大了一些,外面什么都没有,先前的外卖小哥也不在了,只留下地上一摊血迹,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住的地方一层4户,其它3个门都紧闭着,看到外面什么都没有,他安心了一些,吐了口气。心一松,整个人感觉也失去了力气,瞬间觉得手中的钢刀重的举不动,从刚刚一直手举着,已经有些脱力了,这边一松,钢刀就掉到了地上。

哐当一声,楼道的声控灯被这一声给打开了,周围泛起了有些昏黄的灯光。

秦沧澜吓了一跳,连忙用另一只手去拣起了地上的钢刀,刚一抬头,就发现从楼道里冲出来一个人,满嘴的血,一双眼睛只有白色的眼白,皮肤散发着一种怪异的青紫色,张大了嘴就朝他扑了过来。

秦沧澜连忙想关上门,可是太近了,眼看要关上,那个人却已经撞到了门上,猛烈的撞击直接把秦沧澜撞的后退了两步,秦沧澜刚稳住身形,那个人已经冲了进来,一把将秦沧澜扑倒在地上,张口就对着秦沧澜的手臂咬了下去。

秦沧澜手臂一疼,双腿应激用力一蹬,那个人影被踹飞了出去,同时把秦沧澜手臂扯出了一道血口。

秦沧澜连忙起身,顾不上手上的伤,眼看那个人又朴了过来,秦沧澜一发狠,抡起了手上的钢刀,对着那个人的脑袋就狠狠的劈了下去。

人啊,一旦陷入险境往往会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秦沧澜这一刀结结实实的劈中了那个人的脑袋,虽然刀没有开刃,但是这股力量还是直接将刀砍进去了一半。鲜血混杂着白色的物体沿着刀身涌了出来,那个人也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不动了。

秦沧澜抬起一脚踹到了那个人身上,把他踹出了门。他反手带上了门,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反锁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他就跌倒在了地上,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想着刚刚的场景就一阵恶心,在手上的血腥味的刺激下,一下子就吐了,仿佛要把胃都吐出来一般。

吐了一会实在没得吐了,他才靠在了床角,浑身一片瘫软,手臂传来一阵麻痒和疼痛感。他这才想起来自己被刚刚那玩意咬了一口,抬起手一看,手臂一片血肉模糊,伤口周围有些发紫,让他想到了那个人青紫的皮肤。

“完了完了,我被咬了!”秦沧澜一阵心慌,心中暗骂:“这下可真是掏粪的敲门——要死了啊!”。

看着可怕的伤口,更恐惧的想到自己变成了那种怪物的模样!

“我不会变成那样吧!”恐惧感随着秦沧澜的想象慢慢的爬上秦沧澜的全身,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在慢慢的变黑。

人往往在濒临死亡的时候才会体会到死亡的恐惧,秦沧澜脑袋里一片空白,他捂住手臂的伤口,不知道该怎么办,脑袋里传来一阵阵的眩晕感,他痛苦着,渐渐晕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