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莫失莫忘铃

“这是什么?”

林逸看着铃铛,皱眉问道。

“这叫三生三世铃。”

“是母后留给我的,说是以后遇到如意郎君,可以赠送给他,这样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不是三生三世吗?”

林逸疑惑。

“哎呀,这只是名字,不重要!”

龙清菱颇显不满。

“那就叫永生永世了!”

“不对,太难听了……”

“快,你比我聪明,快想一个名字。”

林逸凝眉,“这铃铛有什么作用?”

从铃铛上萦绕的那一股灵气,便知不是凡物。

“也没什么作用,这铃铛乃是一对,分为一阴一阳,可以互相传音,以及定位,辅助作用偏多,当然,关键时候,也能护身,这其中封印着源婴境强者的最强一击。”

“只要铃铛在身,无论你身在何处,我都能感应到你的位置……”

“这样,你就不会离开我了……”

“来,取个名,赶紧戴上……”

“不戴行不行?”

林逸感觉牙酸,这是赤果果监视我啊。

“不行!!!”

龙清菱断然拒绝,态度很强硬,大有你拒绝我就翻脸的意思。

但很快,脸上表情一变,变得可怜兮兮,泪眼婆娑。

“你果然想离开我……”

“咳,没有……”

林逸伸手,将其中半部铃铛拿在手中。

怎么说这其中都封印有源婴强者的最强一击,确实能够保命。

不过,他也看出来了,龙清菱果然不简单,身上宝物层出不穷,底牌比自己还多,幸亏没与其翻脸,不然后果难说。

能抱上这样的大腿,倒也不错。

龙清菱这才展颜一笑,“嘻嘻,这铃铛一旦戴上,没有我的口诀,可摘不下来哦。”

“这怎么有点像莫失莫忘铃?”

林逸突然想到之前看的一部电视。

“咦,莫失莫忘铃?这名字好听!”

“那以后,你的就叫莫失,我的就叫莫忘。”

“无论天涯海角,莫失莫忘……”

龙清菱笑得很开心。

林逸尝试了一番,果然发现铃铛似有一种特殊禁制,一旦认主,无法去除。

至少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无法控制损毁。

即便丢了,也能自动回归,灵性十足。

品级怕是不弱于九品灵宝。

林逸又是尝试将其收入系统空间。

倒是发现,好像可以屏蔽感知。

从龙清菱的表情来看,似乎也没发现异常,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样倒是还有一点属于自己的隐私。

不过知道这是龙清菱的好意,对自己暂时没什么坏处,林逸还是将其拿出,放在了身上。

“走吧。”

吩咐了一句,而后带着龙清菱走出客栈。

走出客栈后,林逸手上也是多出了一根早已经准备好的招幌。

上书:“妙手回春,起死回生!”

龙清菱跟在林逸身后,提着一个小药箱,看起来像是一个随从。

两人行在古街之上,很快便是引起了一群人的注目。

毕竟,林逸的招牌打得太响了。

起死回生也敢说,这让很多人都是投来鄙夷的目光,根本没人相信。

倒是不少人的目光落在龙清菱的身上,被其美貌所惊艳,看到龙清菱一脸崇拜的看着林逸时,众人也在心中惋惜,多好的一个小姑娘,居然跟了这等江湖术士行骗……

只恨自己没能力,不然无论如何也要上前,将龙清菱从林逸手中解救出来。

林逸倒是直接无视这些目光,一脸悠然自得,宛如出尘仙人般。

在街头找了一处无人的大树坐下,静静等待了起来。

两人这幅作派,很是显眼。

不多时,消息便是传了开去。

尽管大多都是调侃讥讽,但至少有人知道这里有这么一位新来的医师了。

林逸也不着急,在这个世界,武者汇聚,几乎随时都有争斗,受伤之人大有人在。

而想要寻得医师的难度,也是奇高,而且代价不小。

他并不担心不会有人前来问医。

果然如林逸所料,不多时,便有一位受伤的汉子自城外行来,看到了林逸的招幌,犹豫了半晌后,最终还是上前问医。

“这位先生,不知可否为在下诊断一番……”

这汉子气息不弱,是个武者,气血澎湃,不似弱者,但此刻对于林逸却十分客气。

医师行走天下,可谓是人缘最好的职业。

鲜有人不开眼,会愿意得罪一个医师。

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位医师到底救治过什么大佬。

特别是如林逸这般,行走天下的游医。

这种人,要么是行骗,要么就是真正的世外高人,只为悬壶济世。

若是平时,他或许会对林逸不屑一顾。

但此刻,他在外与人争夺机缘,身受重伤,急需救治,城内有名的医师,所需要的药费昂贵,根本负担不起,也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林逸之身。

林逸老神在在,闻言睁眼,打量了汉子一眼。

此人身上外伤无数,内伤也不少,如果不加以救治,重则身亡,轻则修为倒退,十分难办。

但对林逸与龙清菱而言,这只是小伤。

随意点点头,吩咐身旁的龙清菱。

“小青。”

未免身份暴露,林逸自然不可能喊龙清菱真名。

“是,先生。”

龙清菱听到这个称呼,却倍觉亲切,没有任何不满。

此刻也是很听林逸的话,十分乖巧的翻开药箱,开始寻药。

林逸看在眼中,实在很难想象,清菱公主竟会做到这般地步。

换做以前,以龙清菱的性子,想让其心甘情愿做自己的随从,那几乎比登天还难。

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好像找到了正确的密码?

有龙清菱相助,那自己以后,真可以高枕无忧了。

那汉子看得林逸似乎并没任何想要查探伤势的举动,惊了个呆,一脸疑惑道:“先生……你不先看看在下的伤势么……”

他常年在外摸打滚打,历经生死,时常受伤,也是见过不少医师的手段的。

别人可都是望闻问切,探脉寻因,再对症下药。

可眼前这先生,似乎有些不一样……

只是看了一眼,就看出自己的问题?

他心中满腹疑惑,这能医好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