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上天的馈赠?

“看来自己是误会他了?”

龙清菱心中喃喃。

几次试探,已经确定林逸没有太大问题,让她稍显安心。

不过一切都得问清楚。

“小林子!”

“公主。”林逸走了过来。

“你之前施展的剑诀从何而来?练习了多久?”龙清菱询问道。

“回公主,这剑诀乃是属下之前无意间在一处山洞所寻,至今才修炼不过几月时间……”

林逸有着瞒天过海,撒谎眼都不眨。

这才明白之前龙清菱对自己起了疑心,很可能是因为这剑诀的缘故。

但如今已经开问,那说明已经消除了很多疑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几月?就能做到这种程度?”

龙清菱微感愕然。

但又继续问道:

“你进宫时,是什么修为?”

“属下进宫时,就是淬体三重,公主不是知道吗……”

林逸眨了眨眼。

“那你为何要隐瞒修为?”

“公主……隐瞒修为,可以扮猪吃虎啊,你想,敌人看你只是凝元境,是不是就以为你软柿子,结果你是道基境,对方是不是就傻了?出其不意,胜算不就大很多了?”林逸解释道。

“扮猪吃虎?”龙清菱皱了皱眉,好像有点道理。

“那你这才半个月,就突破到了道基境?”

“还得多亏公主提供的资源……”

“你再修炼一次,突破给我看看?”

龙清菱很清楚,只要确定林逸在进宫时只有淬体三重的修为,以及林逸确实拥有这般恐怖的修炼速度,那么就能彻底证实自己的疑虑是多余的。

这样的人,才能够完全得到她的信任。

林逸哑然,看了看这灵气几近与无的荒郊野岭,而后道:“公主,在这?”

龙清菱点头,“放心,有我在,不会有人伤到你。”

说着,又是随手布置了一个防护灵阵,将两人笼罩其中。

林逸见状,知道没办法避免,只能从储物戒中拿出灵石,堆放在面前。

“你哪来这么多灵石?”

看着这接近数万枚灵石,龙清菱好奇问道。

“咳咳……都是公主宝库中的,以备不时之需……”林逸神色尴尬。

“难怪……”

龙清菱想起之前那熟悉的丹药瓶子,顿时恍然。

不过她也不是小气的人,否则也不会将宝库钥匙交给林逸了。

只要是自己人,这样的天才,哪怕把宝库搬空,她也不会多说什么。

对于现在的她而言,这些东西价值并不高,以她的手段,想要弄点灵石,还是很简单的。

看到龙清菱并无生气,林逸悄然松了一口气,深怕被仙人跳,试探问道:“公主,那我开始了?”

瞧得龙清菱点头,林逸也是闭上眼睛开始修炼,同时也是分出了一份心神,提防着龙清菱,以免被背刺。

神象镇狱劲催动,上百头巨象微粒像是活过来一般,开始疯狂吸收着灵气。

加上荒古圣体,几乎是瞬间,数万枚灵石就是轰然破碎,化作一地石屑。

尽管不是第一次见到,但这一次隔得如此之近,龙清菱的感受变得更为真实。

她感觉此刻的林逸,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

不只是灵石中的,就连这附近山脉中的灵气,也是在疯狂朝着林逸体内涌去。

几个呼吸间,方圆十里,就已经成为了一片真空地带。

这一次,龙清菱关注得更为仔细,灵识落在林逸周身,时刻关注着林逸的气息变化。

可这番关注下,龙清菱的脸色变得极为精彩起来。

林逸炼化灵气的速度,比起之前更快了几分。

之前还需要一炷香时间,可现在,又是缩减了整整一倍……

半柱香时间,就已经运转完了一个大周天。

“这……”

龙清菱一时间竟是有些无言以对,找不到言语形容此刻的心情。

“修炼速度这么快,应该不只是功法的原因,难道也身负特殊体质?”

心中疑惑,细细探查之下,她发现此刻林逸体内的血液是金色的,骨骼是玉色的……

“果然是特殊体质!难怪气血这么强横!”

“可这种特殊体质,在古籍中都未有记载,会是什么体质?”

“天命眷顾,真是难以想象……”

龙清菱心中竟是有几分羡慕。

此刻她也完全确信林逸不可能是卧底什么的了。

毕竟,谁会派这么好天赋拥有古籍中都不存在的特殊体质来当一个卧底?

那肯定是脑子抽了!

拥有特殊体质,以及连她都看不出来的功法,达到这样的修炼速度,并不奇怪。

她比不上也是正常。

自己怎么能与天命之人比较呢?

“不过,为什么这么强悍的天赋,在前世却从未听闻其名?”

“按理来说,他能够成长起来,说不定能够打破自身缺陷所带来的枷锁,达到十大强者那种境界,甚至是更高?”

“怎么会一直籍籍无名……”

龙清菱有些无法理解。

“难道说,是因为进了宫中,前世没得到我的赏识,没有足够的修炼资源,所以导致其天赋根本无法发挥出来?”

“或者说……此人是唯一的变数,因为时间回溯,某些既定的轨迹已经被打乱?”

“说不定是上天派来让我逆天改命的存在?”

这样一想,龙清菱瞬间感觉清晰了许多。

因为她能够看到别人的信息,在她眼中,本身就是一种来自上天的馈赠。

那林逸说不定也是……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竟然还怀疑他,差点酿成大错……”

龙清菱心有余悸,目光灼灼看向林逸,神色有几分激动。

她本不信天命,但奈何,前世种种,让她不得不信。

冥冥中自有天意!

或许就是如此。

“之前也是林逸引导,才让我知晓父皇的病因,他就是一盏明灯啊……”

“如果他真的是卧底,怎么会帮自己呢?”

“龙清菱啊龙清菱,你也太笨了,真是白活了百年……”

龙清菱在心中自责起来。

“可他应该能够感觉得出来自己对他的不信任,他会不会生气?待会等他醒来,要不要跟他道个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