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大赦天下!

“大胆!”

刘宽白眉微凝,一声轻喝。

在其身侧,两位公公便是出手,抬手就是一击。

两人身居二品,实力也是不弱,已经步入元丹后期。

这一击之力,极端恐怖。

便是龙清菱天纵之才,两个境界的差距也是不可逾越的鸿沟,几乎是瞬间就被逼退。

不过他们力量掌控得恰到好处,龙清菱并未受伤。

他们也清楚,龙清菱好歹也是公主,无礼归无礼,但真的伤了,怕也会触犯龙威。

“公主,没事吧。”

林逸心中微凝,抬手将龙清菱接住。

这群太监,可真厉害,连公主都不给面子,实在难以想象。

看来魔门应该知道大周内部也是根烂了,所以才会选择对大周出手。

“你们胆子不小!竟敢对本公主出手!”

龙清菱心中的怒火几乎是在瞬间升腾起来。

她已经很久,没有受过这种委屈了。

堂堂女帝,竟是被她眼中的几个蝼蚁所制,实在憋屈。

“呵呵,公主请回吧!”

刘宽冷冷一笑,不再多言,转身便走。

龙清菱看着刘宽背影,玉掌紧握,杀意满满。

她真不想如此,但奈何,非要逼她。

既然如此,那便怪不得我!

“发生何事?”

也在这时,一道蕴含威严的声音响起。

“父皇!”

听到这声音,龙清菱顿时一喜。

林逸也是抬头,看向前方宫殿,正在宫娥太监的陪同下缓缓行来的那道身影。

那人一身皇袍,身形精壮,神态威严,长相亦是不俗,与龙清菱有七分相似。

正是当今大周陛下,龙无涯。

在其身侧,有一个凤冠霞帔的宫装女子。

长相也是极美,看起来极为年轻,只比龙清菱年轻几岁。

风姿卓越,有着一股端庄之美,在其眉心,还有着一点朱砂,平添几分美意。

特别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那一双狭长双目,似有水波荡漾,妩媚至极。

红润小嘴微微掀起一抹弧度,成熟的同时又有着别样的风情,看起来有些楚楚可怜,惹人心生怜惜。

“果然不愧是帝皇的女人。”

林逸只是看了一眼,便连忙低头。

在宫中若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和嘴巴,十个头都不够砍的。

这一点,林逸还是很清楚。

“参见陛下!”

刘宽等人也是连忙行礼。

龙无涯目光只是淡淡一扫,便是落在了龙清菱身上。

下一刻,原本威严的眸子中有着喜色浮现。

“清菱?你终于愿意见朕了!”

龙无涯顾不得其他,连忙快步走下玉石阶梯,来到龙清菱面前,喜不自禁,甚至林逸还能看到其眼中那淡淡的雾水。

龙清菱看着这熟悉的脸庞再度出现在自己面前,鼻尖也是忍不住一酸。

前世的她,因为其母后之死,责怪龙无涯,从不与龙无涯相见。

整整十年!

直到得知龙无涯的死讯,她才突然感觉到似乎有些东西失去了一般,那种痛苦无法言喻,追悔莫及。

“父皇……”

“你……你叫我什么……”

龙无涯微微一怔,瞪大眼睛,似有几分不敢置信。

这句话,他已经十年没听到了。

自从清菱的母后在怀胎时不幸去世之后,他再也没听到龙清菱如此叫他。

每每回想起来,心中都是隐隐作痛。

“父皇……”

龙清菱重复了一句。

“清菱,你是原谅父皇了?”龙无涯强压心中喜悦,小心翼翼问道。

一旁的刘宽和贵妃,以及四周的宫娥太监,见到这一幕,皆是不敢置信。

他们知道龙无涯宠爱清菱公主。

但却从未见到过堂堂大周陛下,露出这幅模样。

刘宽更是心中一紧,他好像错估了这父女两人的感情……

若是龙清菱参自己一本,这龙无涯会不会……

贵妃神色微凝,蛾眉轻皱,似有不喜,不过却没有多言。

龙清菱嘴唇微抿,没有说话,只是微微颔首。

几十年了,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任性的小女孩了。

而且自己母后的死,与父皇根本没有直接的关系,只是自己当初太过固执……

“哈哈哈,好,太好了!”

龙无涯大笑出声,而后道:“为庆此事,当大赦天下!”

“陛下……不可!”

刘宽与贵妃都是面露惊色,连忙开口。

大赦天下,不但要广开粮库赈济灾民,更是要放走很多天牢的死囚……

如今大周很多地方都是对皇权不满,此举无异于会平复民心,对他们的大计而言,很不友好。

“哼,有何不可?”

龙无涯却是冷哼一句。

刘宽正欲解释,但被龙无涯打断,“朕意已决,不必多言。”

刘宽眉头紧皱,只得道:“是,陛下。”

龙清菱倒是很开心,因为她也是有打算劝自己父皇此事的,没想到,却如今轻松……

这样可以解决大周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至少可以让大周危机推迟很长一段时间。

而她也拥有了足够的时间,去做更多的事情。

想到这里,龙清菱这才道:“父皇,现在想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

刘宽听得此言,顿时面色一苦。

“哦?清菱,这是什么话?这皇宫,你不是想进就进么?怎么?还有人拦你不成?”

龙无涯微微挑眉,已经有了几分不悦。

他可是巴不得龙清菱来看望他,竟然还有人阻拦?

这不是找死?

“有啊,我前后入宫两次,都说父皇不召见我,我还以为父皇在生我的气呢!”

龙清菱也是很懂得心计,说话时表情楚楚可怜,给人的感觉,像是受了天大委屈。

而龙无涯的面色,则是一点点黑了下去。

“来人!”

“陛下!”刘宽连忙上前一步。

龙无涯威严道:“将这些乱传圣旨的家伙,压入大牢,择日问斩!”

“啊……陛下……”刘宽吞咽口水,惊恐无比。

“怎么?”龙无涯龙目扫过刘宽,吓得刘宽连忙跪倒在地。

“陛下,你不是说,这段时间都不要打搅陛下,所以奴才……”

“原来是你?”龙无涯面色更沉几分。

刘宽面色惨白,连忙解释,“不不不,陛下,不是奴才,乃是二皇子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