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掌印太监刘宽

“滚开!”

看着严阵以待的禁军,龙清菱眼眸低垂,那绝美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不耐烦,整个人的气质都是在此刻陡然一变。

林逸站在其身后,明显感觉到了一股寒意袭来。

这是杀意!

在外游历那几年,林逸见过不少人,一般拥有这股气息的,最起码都得是手上沾了血的。

而且与普通的凶煞杀意不同,这股杀意,几乎凝为实质,甚至不输之前林逸所见过的一些魔门长老。

“这得是杀过多少人?”

林逸心中微惊。

他还是第一次发现龙清菱这不为人知的一面。

这还是那个看起来绝美得甚至有些可爱,对自己笑脸相迎的小公主?

在他的印象里,龙清菱可是极好说话的。

甚至感觉,她有些天然呆……

否则也不会见到自己第一面,就对自己那么好,而且还丝毫不吝啬……

但此刻,这印象几乎是瞬间转变。

她绝对不是看起来这般人畜无害,这么简单。

若是小看她,那肯定会吃大亏。

不只是林逸,连那些步入道基境界的禁军此刻也是眉头紧皱,喉咙滚动,被这股无形杀意吓得不由自主退后了数步,看向龙清菱的眼中,充满了忌惮,却是不敢在多言半句。

龙清菱也不言语,自顾自朝着宫中走去。

林逸迟疑了一下,也只能跟上。

其他禁军眉头皱得更紧,对视一眼,而后还是硬着头皮咬牙道。

“请公主止步!”

龙清菱脚步一顿,周身已经隐隐有着金色的灵力涌动。

“上!”

禁军统领沉喝一声,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其他禁军闻言,接连拔刀出鞘,拦在了龙清菱的身前。

“找死!”

龙清菱冷喝一声,玉掌微抬,便是一掌轰出。

金色灵力爆发,瞬间击中最前方的几位禁军身上,将其轰出老远,撞在路旁的圆柱之上,气息瞬间萎靡。

其余人见状眼皮直跳,忌惮地看向龙清菱。

果然不愧大周第一天才,这实力,当真恐怖。

他们并不是对手。

“再敢拦路,不管你们为谁卖命,下场都是死!”

龙清菱冷冷的声音传来,惊出几人一身冷汗。

这清菱公主,实在是太过可怕了。

但几人并未就此放过,而是跟随着龙清菱的步伐向前。

林逸一直跟在龙清菱身后,眼中若有所思。

从刚才龙清菱这简单一击,对比了一下自己的实力。

他发现这简单一击,蕴含灵力之下,还不如他普通挥出一拳。

也就是说,如今林逸只凭借肉身力量,就能堪比道基中期的武者了。

不过,林逸知道,这并不是龙清菱的全部实力,还没有催动武技,否则破坏力绝不会这么低,只怕是一招,便能要了这些禁军的小命。

天才的战力,果然不简单。

只是林逸也清楚,自己施展全力,怕也能够与龙清菱抗衡一下。

如果加上斩天拔剑术,获胜难度更高几分。

这让林逸心中稍稍多了几分安全感。

“公主,这话可不兴说啊!”

也在此刻,一道阴恻恻的声音响起。

林逸抬头看向前方,阶梯之上,出现了一个身穿紫色太监服的太监。

这太监年纪不小,眉发皆白,但看起来却异常红润,宛如婴儿般稚嫩,好似返老还童。

其胸口纹着象征着一品的蟒纹,标志着此人的地位。

周身那股隐而不发的气息,更是令人心悸,怕是实力也绝对不弱。

在其身侧,还有着两个公公候在一旁。

龙清菱的目光同样落在这个太监头上,眼中有几分凝重,同时闪过其人生剧本。

【姓名:刘宽】

【命格:紫·位极人臣,紫·一代枭雄,青·野心勃勃……】

“果然!”

龙清菱丝毫不意外。

刘宽,宫中掌印太监。

代替传圣旨圣意,地位极高,位居一品。

从某种角度而言,比起王公大臣更得陛下青睐。

而其实力,也是极为夸张,已经步入紫府境大圆满,在宫中只有大将军等一品大臣能与其媲美。

但龙清菱却知道,这不过是他掩人耳目的手段。

其实他的实力,早已经达到了源婴境,与自己父皇都相差无几。

在前世,自己父皇陨落之后,这位刘宽野心勃勃,意欲染指宫廷,仗着得父皇信任,提拔五皇子为傀儡,想要独掌皇室大权,也是给她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刘宽目光也是落在龙清菱身上,眼眸低垂,始终一副笑吟吟的模样。

如果不了解他的性子,怕是会以为他是什么好人。

但龙清菱却知道,他所修炼的乃是童子功,专门吸纳童男童女之精元,提升自己实力,十分阴狠歹毒。

不过其行事十分隐秘,基本上没人得知。

“皇道灵体果然不凡,可惜……”

刘宽心中暗感可惜,如果其不是公主,若是吸纳其精元,那自己的实力又将有着精进,自己大计的成事几率也会高上几分。

他看都没看其他禁军,便是捏着兰花指道:“你们退下吧!”

禁军们对视一眼,不敢多言,连忙退去。

刘宽的声音又是响起。

“公主刚才此言,是连陛下都不放在眼里啊!”

“让开,本公主要见父皇!”

龙清菱却是懒得与他争辩。

她很清楚,这刘宽知道这些禁军都是其他皇子收买好的。

这般说法,只是故意令自己为难。

不过自己可不是十六岁的小孩子那般好糊弄。

“未得召见,不可入宫,难道公主连这规矩都不知道吗?”

刘宽依旧笑吟吟的模样,但声音却是有了几分冷意,丝毫没有将所谓公主放在眼中。

大周东西二厂,他是东厂厂公,权势滔天。

他唯一忌惮的,除了大周陛下,便是左右丞相与镇国将军。

其他朝臣,连三公都得看他脸色。

区区公主,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便是在陛下面前给他打小报告,也是无用。

除非陛下敢直接不要东厂!

而那样的话,朝廷将会大乱,陛下敢吗?

他知道,陛下没那个魄力,而且如今心思不在朝政,根本不会管这些事情。

更何况,眼前公主与陛下十年未见,早已经失势,感情恐怕早已经淡薄如水,更不放在眼中。

“哼,此事你可做不得主!”

龙清菱冷哼一声,直接便是冲上前去。

这群人越是不让自己见父皇,那就肯定有鬼。

虽说自己对那个父皇没什么好感,但当彻底失去的时候,才发现,后悔已是无用。

她必须得想办法解救自己父皇,不能让其蒙在鼓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