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会不会是他?懒狗公主?

龙清菱想起林逸诸多命格,觉得也不怎么奇怪了。

如今林逸身上的诸多命格,都一一应验,确实是个难得的人才。

只不过,如果不是自己人。

再难得的人才,那也无用。

突然,她似乎想起什么,猛才睁眼,问道:“你刚说什么镇?”

“凤来镇……喔,奴婢差点忘了,这好像是公主母后的祖地?”海公公道。

“凤来镇,小乞儿……会不会是他?”

龙清菱想起自己幼时回祖地的一段经历。

那时候的她,才不过六七岁,跟随自己母亲祭祖时,遭遇了刺杀,与皇族高手走散。

后来是一位小乞儿救了她,还给了她一个发霉的馒头……

当她获救后,想要再去找那个小乞儿时,却是已经找不到了。

这件事,也算是她心中最大的一个遗憾。

尽管十年已经过去,物是人非,但记忆却是没有半分模糊。

不由得,她握紧茶杯的都是有几分颤抖,睫毛眨动,立马喊道:

“宣林公公!”

但话刚出口,她便又道。

“不……等一下,现在太晚了,还是不要打扰林公公了。”

她努力压下心中思绪,竟是有几分期待。

但又有些害怕自己空欢喜一场……

瞧得公主这副模样,海公公大感不解。

却也不敢多问,只好开口道:“公主,那其他那几人……”

“先不用管!你先退下。”

龙清菱大手一挥,说完也不停留,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些卧底,对她而言,威胁不大。

虽说是刺,但只要清楚知道在哪里了,那就不必担心了。

关键时候,还能为自己混淆视听,有着大用。

况且之前自己杀鸡儆猴,也只是想警告一下那几位皇子而已。

躺在床上,龙清菱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脑海中不断浮现当初的记忆。

尽管没有任何男女情愫在内,只是单纯想要报恩,但她依旧有些纠结。

如果真的是林逸的话,自己该不该与他说实话?

说来她心中也是有几分内疚。

如果不是自己,或许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不论是不是,明日旁敲侧击,一问便知!”

……

翌日一早。

林逸尚在睡梦之中,便被侍女声音吵醒,心中颇有几分不耐。

但一想到今天是要与公主入宫面圣,只得不情愿换上衣衫出去。

不过,林逸却并未看到公主。

只看到一桌丰盛的早餐。

“林公公,公主吩咐,用过早膳后,便去云莱宫!”

小玉提醒道。

“知道了。”

林逸点了点头,正欲拿起筷子,却见小玉此刻的表情有几分不对。

不由得摸了摸脸,好奇道:“怎么了?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小玉反应过来,小脸上顿时红扑扑的,颇有几分羞涩。

“公子……你,变化好大啊!”

“什么变化?”林逸更好奇了。

“就是……比之前英俊了好多,有点小白……”

小玉低声说到,本想说小白脸的,但意识到林逸太监,说这话怕是会得罪林逸,便连忙住口,赶紧解释道。

“公公,奴婢不是那个意思……”

便是如今她是龙清菱身边最受器重的婢女,也不敢与林逸地位相比。

“哦?”

林逸又不是真的太监,没有其他人将这个看得那么重要。

对此倒是无所谓,心中反而疑惑,难道不是错觉?

早上起床的时候,他还照了一下镜子,感觉确实比之前帅了几分,当时还以为是错觉。

毕竟,他每天都是被自己帅醒,已经习惯了。

看来融合荒古圣体,不但令自己体内发生变化,连魅力都顺带提升了。

不过林逸感觉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越帅就越引人注意,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当个咸鱼卧底啊。

而且万一有女人被自己帅气倾倒,主动投怀送抱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他好歹是个正常男人,也有需求的啊。

又不是那些太监主角文,看到女人都坐怀不乱,比真太监还太监。

还美其名曰,不是看到女人走不动路,只是正人君子心无旁骛什么的……

好好的美人不享受,难道要做圣导师吗?

“难顶……”

林逸无奈摇头,又是为自己长得太帅气而烦恼的一天。

用过早膳,林逸便顺着记忆中的路线,去往了云莱宫。

来到此地的时候,公主并不在此,林逸也只能静等。

可这一等,便是两个时辰。

日上三竿的时候,龙清菱才慢悠悠坐着华轿而来。

今日的龙清菱,依旧是一身宫装,只露出一张洁白无瑕的脸庞,发髻高挽,有着凤冠,高贵气质尽显无疑。

与往日不同的是,她眉宇间有着淡淡睡意,看起来多了几分慵懒,又让人觉得有了一种极为特殊的气质,动人心魄。

林逸看着显然还没睡醒的龙清菱,顿时心中就有几分不爽了。

好家伙,让自己在这里等,自己睡懒觉?

如果不是因为眼前人是公主的话,林逸是真蚌埠住了。

不过,林逸倒是发现,这个公主,似乎和传闻中的,有几分不一样,竟是一个咸鱼懒狗。

身负特殊体质,居然不好好修炼,还睡懒觉……

若是被那些没日没夜苦修的修士知道,怕只是会痛骂一句暴殄天物啊!

更令人无法接受的是,便是天天睡懒觉,修为还这么恐怖……

“这么懒的公主,怎么会想到去争皇位的?”

林逸不理解。

龙清菱走入大殿,来到高位坐下,揉了揉眉心道:“让林公公久等了。”

由于林逸的提议,令她有了别的选择,加上那件事,令她心绪不宁,无法入定,只好睡觉。

百年来,她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过一次了。

尽管修为高深,不睡觉也是可以,但那种感觉,却令她十分怀念。

一不注意,就睡过了头。

知道还让我等?

林逸忍不住腹诽,但嘴上却是不敢,口是心非道:“公主言重。”

龙清菱微微抬眸,打量林逸。

“咦……”

可这一看,便不由惊咦出声。

这一天未见,林逸变化很大。

五官虽然依旧,但却白皙不少,更显俊秀,而且身上多了一股无形气质,有种飘然出尘之感。

“你又突破了?”

龙清菱眼中有着好奇,讶道。

“回公主,尚未突破……”

林逸已经习惯,如实答道。

便是真的突破了,也不可能说。

这一天一个境界,那还得了?

自己表现太过,万一让公主和其他人感受到威胁,那就全完了。

毕竟自己不是皇室中人,大周可不会因为你天赋好而死命培养你。

“那你……”

便是龙清菱曾是女帝,见多识广,也有些不太懂了。

没有突破,是怎么做到这种近乎于脱胎换骨的?

当然,她也不会猜到林逸是融合了荒古圣体所导致。

“看来又是有着什么奇遇……”

龙清菱摇了摇头,只能归咎于林逸的命格之上。

金色命格,果然非同凡响,无法以常理度之。

没有在此事上多提,转移话题道:

“林公公,本公主有一事想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