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因为我们来过

  • 多塔封神演义
  • 回梦梦初
  • 2225字
  • 2022-05-11 00:33:16

大汉带着流民冲向镇子入口,他挥舞着拳头,他呐喊着,他握住刺穿自己胸膛的长枪,眼前的光明渐渐消逝,心间只能对着大伙抱歉‘对不起了,但我必须这么做。以后,他们会设立粥棚救济难民,会让更多的人度过这个灾年,这因为我们来过,来抗争过。’‘天真的弟弟啊,希望你能活下去,带着我的期望好好的活下去。’

镇卫兵最差的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启蒙学徒战士,舍弃长矛后,拔出佩刀,对着手无寸铁的流民,明显是降维打击,一下,两下,三下,就把冲在前面的流民砍死,遏制住了流民向前的趋势,让流民惊恐的后退,争相逃跑。

青风将父母送到宅院,望着镇门口因混乱而冒起的尘烟,看着传令兵一边呼喊“流民暴乱了。”一边冲向镇务处,赶紧告别父母。

风来,青风飞向镇务处。

“教长,您好,请问有什么事。”镇务处的卫兵向青风敬了个礼。

“赖乡公在不?”

“请您稍等,我进去确认一番。”门口的一个卫兵便朝院子里走去。

没过多久,便见赖世仁一脸高兴的出来:“今天一早就听到喜鹊叫,我就一直等这好事来,这不青风教长光临,蓬荜生辉啊。”

赖世仁边说,变握住青风的双手,将青风迎入镇务处最高级别的待客室。仆人迅速摆好瓜果,泡上一杯热茶,在赖世仁挥手示意下,放下魔法热水壶,退出会客室,关好门。

“赖乡公,这荒乱的年景,也就你这能吃到这鲜果好茶,真是令人怀念的味道啊,我都快一年没吃到了。”青风挑了个香梨,啃上一口,就一口醇香黑茶,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这可折煞我了,贵教物华天宝,我这点小特色可不敢卖好,这也就你来了,要不我还不舍得拿出来。”赖世仁也是久经战场,沉得住气,笑哈哈:“三溪深受贵教福泽,贵教三溪神址理镇务处也不远,教长也得多多福泽我们政务处啊。要是白天事务繁忙,也可以晚上去我府上,我们抵足夜谈,把酒言欢。”

“赖乡公厚爱,那我就长话短说了”青风敬了杯茶,说起自己来的目的:“近一年天干物燥,江河断流,民众颗粒无收,时至今日,余粮已空,饿殍遍地,恳请赖乡公体系生民,开仓放粮,救助流民。”

“教长,你可为难我了,雩州都受了灾,这粮食受上级统一调配啊,我是没有权限调动的。”赖世仁大呼冤枉。

“三溪是雩州的三溪,三溪生民是神的子民,救助三溪的生民,就是救助帮助雩州,大家都是神的子民,理应互相帮助。”青风正了正声色。

“教长高义,这事我去屏城请示请示,想来城主大人也是会体量我们的,会同意这事。”赖世仁听了青风的话,有些感动,还有这样的人,真是少见啊。

“今天我看镇门口有流民冲击,这事让州里知道不大好吧,总这么闹也不是办法?”

“一群贱民,赐予他们土地耕种,是让他们有活路,不知好歹,还冲击镇里,我看这些已经不是流民了,都是匪寇了,留不得,都得杀光了。”

“杀光了,谁来种地,靠镇里这帮长期不事农事的镇民,还是靠那五六十个人种一亩地的种植大师,真叫镇里这些人去种地,不杀一半人怕是没人屈服,毕竟原来不是最惨的,现在要他去做最惨的供给者,不是逃跑便是要反抗的;还是真当种子撒下去,躺着睡大觉等着收获就行了。”

“没人种就没人种,人少了,也好管理不是,大家都能照顾得过来。”

“然后呢,自己种田自己吃,我是农民出生,就职的还是农业德鲁伊,种田还是没问题的,不知道赖乡公力能耕否,家里上百口人吃什么,喝什么,光种田,可没现在吃的这些好茶、好果、好糕点。”

“人不是到处都是,到时候抓一些人来就好,这些事都不用担心。”

“抓人来做农奴,怕不是隔天就要被别人讨伐。镇里的战士、骑士,大都不是来自贵族,这么做,不怕寒了他们心,跑去给别的领主卖命去了。”

“一帮初级、中级物理职业者,没什么大不了的,到处都是,去了又能有什么前途。”

“三溪镇和平很久了,赖乡公应该没上过战场吧,在战场上,正式法师都能被初级职业者砍死,所以见到法师,就发现他们周边都有很多物理职业者保护,毛之不附皮之不存,赖乡公应该听过也理解过吧?”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规范里面的,并无僭越,最多是工作没做好,能力不足,也不是我的责任,到时候去城里生活好了。”

“三溪镇都被玩完了,你就跑了,去了城里你真能过得好?你不准备晋级了,这好茶,在屏城,可是正式职业者才能经常享受,三溪镇领主,不论是对于高级学徒来说,还是帝国乡公的爵位,可都算不错的;回了城里,赖乡公怕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说不定还会因为这事被责罚,毕竟根基的贵族,也是软柿子不是?”

“我不是被吓大的,我在屏城还是有很多亲朋好友的,要不也做不了这三溪镇领主。”

“那说不定三溪镇不到毁灭,你这边积重难返,你的亲友团就过来顶替你了,毕竟大小是一镇之地,经营好了,资源也少不了。”

“答应你也不是不行,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说看”

“听说你得了云雨术的精髓,能下饱含灵气的雨水,我建了一个小魔药园,你帮我每月下十次灵雨,下三个月就好。”

“三次,每月一次”

“嗯~,这也太少了,加一些”

“话已至此,我就先告辞了。”

“行,行,行,答应你了。这次我可要顶好大一片压力,这灵雨可得给我下得质量高一些”

“那就为那些活着的人,感谢赖乡公仁义了。需要下灵雨的时候,到神庙找我,或留言即可”

“哪里,哪里,都是神的子民,应对互帮互助”

青风目的达成,便拜别赖世仁,也许明天,镇外便架起了粥棚,流民便能得到生的希望,希望旱灾尽快过去,大家都回到各家,恢复生产。

至于镇里的那些蛀虫,这次旱灾死了这么多人,哪养得起这么多贵族精英和商人,都下村劳作去,一个子都别想带出三溪。竭泽而渔,命都竭掉了,一点都不符合德鲁伊天人合一可持续性竭泽而渔的思想,就是异教徒,当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