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国际通缉犯

沧源别苑是海华市高档小区之一,里面环境优雅,安保服务严格而到位。

保安听我们是刑警,查核过证件后,热心的领我们到了李月凡家门口。

此时,李月凡己休息,我们在门外等了足足十分钟,他才来开门。

然而打开门,看到的不是李月凡,而是一位披头散发,穿着一件篮色丝绸睡衣的中年女人。

据了解,李月凡应该是独居的,在海华市也沒有亲戚和朋友,这女人是谁?怎么会在他家里?

“我们是警察,来找李月凡的,他人在吗?你和他什么关系?”

我亮出证件,在她眼晃了晃。

“找李月凡?李月凡是我表哥,他怎么了?”中年女人神情紧张地问。

原来,中年女人名叫李颖,今天下午6点多刚到海华市,是从云南来李月凡家访亲。

由于她来得突然,事前也没告诉李月凡,所以李月凡也没去车站接她。

到李月凡家时,已是晚上7点多了。

为了给表哥一个惊喜,就用之前李月凡送她的家门钥匙直接打开了门。

沒想到,进屋后发现家里灯全亮着,但却空无一人!

“你是说,从晚上7点到现在李月凡都不在家?”

“是的,他的电话我都打五六次了,可是一直没人接听。警察同志,我表哥会不会出事了?”

“现在还不好说,我们能去他房间里看看吗?”我继续问。

“可以,请进!”

李月凡家里是三室二厅的复式楼,装修的十分精致。

全白色的实木家具,亮晶晶的水晶灯,让整个家显得干净利落又贵气十足。

只是他的书房里布置有些奇怪。

台灯开着,靠窗的地方放着一个挂衣架,上面挂着一个大布娃娃。

窗外风一吹,大布姓娃的头就在灯下左摇右晃。

原来如此!

崔晓亮就在对面楼里24小时监控李月凡,居然沒有发现他晚上根本不在家!

挂衣架的高度整好一米八左右,上面挂的布娃娃让崔晓亮误以为是李月凡一直呆在书房里。

那么下午3点到5点间李月凡是否离开过家里呢?

如果有离开,那么他是凶手的可能性就不言而喻了。

可是这个节骨眼上,崔晓亮又去了哪里呢?

打电话,总不在服务区。

真是急死我和官队了。

“李月凡不在家里,此刻梁院长会不会有危险?”

我转身提醒官队。

“没事,只要他敢去,医院里己布下天罗地网等着他呢,现在最怕的是他不去!”

官队胸有成竹的样子,惹笑了我。

生活中的官队风趣而幽默,但一旦办起案件来,就总是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

这会儿,他脸带着狡猾的笑容,能不惹笑我吗?

离开李月凡家,官队看了看手表,笑着对我说:“都12点了,你先回家吧,我再去趟医院!”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可怜的流浪猫。

本来还想和官队一起会医院,但这会儿我有些犹豫了。

也不知道猫孩儿怎么样了?食物吃完了吗?喝水了吗?

“沒事,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回去好好睡个觉,明天还有更艰巨的任务等着你去完成呢!”

官队见我犹豫不决,轻声安慰我。

“好吧,你小心!”

看着官队开车扬长而去,我只好开车回了自己家。

一打开门,我惊呆了。

只见门口一双圆圆的、闪亮亮的蓝色发光大眼睛正死死盯着我。

我心中一惊,这是什么怪物呀?

打开灯一看,原来是猫孩儿!

它看到我,又喵喵地叫起来。

果然,玻璃碗里的鸡蛋奶酪已经吃光光了。

这猫孩儿眼睛在黑夜里竟象两颗蓝宝石一样闪烁耀眼,昨天夜里发现它的时候还没这么明显。

这是怎么回事呢?

而且,很明显,就一天时间它的毛长长了不少,身上肉肉似乎也多了。

总之,现在看上去,再不是一只瘦瘦弱弱的可怜猫。

相反,秒变成一只四肢健壮,毛色光亮,眼睛明亮的公主猫了!

哇,这也太神奇了。

想不了那么多,我打开购物袋,从里面拿出两袋猫粮,一个自动喂食猫碗,还有一个圆形的灰色猫窝放在了阳台一角。

这些都是我委托大学同学凯明威今天跑了几家宠物店帮我买来的。

对了,猫砂和猫砂盆还在车箱里呢。

于是,我又去了车库。

刚到车库,听到熟悉的手机玲声,循声找去,原来是从我的车里发出来的。

我打开车门,手机玲声嘎然而止停。

或许是太困的缘故,居然把手机遗忘在车上了。

我拿起手机,打开未电来电一看。

八个未接来电,都是官队打来的。

打这么多电话,肯定是有急事。

我赶紧回拨了回去。

沒等我开口说话,官队抢先说:“怎么一直不接电话?李月凡死了,这个案件可能与国际通缉犯杰克•赛琼斯有关,你马上赶到刑警队来!”

杰克•赛琼斯?!

我心里一惊。

这不是杀人不眨眼,手段残不忍睹,令人闻风丧胆的杀人狂魔吗?

他在英国一连杀害三名知名企业家,盗取了企业商业机密后,又流窜到日本。

在日本残忍杀害二名科学家,盗取了二份绝秘科研成果后便消声匿迹。

之后,被国际刑警以高级商业间谍、杀人犯通缉整整三年,遥无音讯。

这个魔头就象从地球上凭空消失了一样,再也沒有出现过。

他怎么会突然来到中国,并且出现在海华市?

怪不得官队如此紧张,这么着急招我回刑警队。

哎,当刑警就是这样,通宵达旦办案早已是家常便饭。

尽管如此,我还是争分夺秒把猫砂盆和猫砂拿回了家。

一阵手忙脚乱,安顿好猫孩儿以后,我便驱车赶往了刑警队。

停尸房内,李月凡的尸体躺在冰冷的解解剖台上,宋岚正左手拿着钳子,右手拿着镊子,在李月凡剖开的胸腔内翻腾着。

李月凡死相惨烈,大张着嘴巴,舌头被连根拔出,耷拉在脸上。

腿上有车子撞伤痕迹,一刀毙命,左手手腕上被烫上了一个猫爪型图案。

这死状象极了杰克•赛琼斯的杀人手法:残忍,每次杀完人都会以不同方式留下猫爪型标志。

现在,只要看到猫爪型标志,人们就会不惊失色,想起杀人狂魔杰克•赛琼斯。

“刀深度5公分,直捅心脏,当场毙命。胃里发现一张纸条,由于胃酸的作用,字己模糊不清,隐约只见`琼斯`两个字……”

宋岚放下左手的钳子,拿起放大镜,看着左手镊子上的纸片说。

这是什么意思?想告诉我们凶手就是杰克•赛琼斯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